半个月亮爬上来
时间:2013-04-27 07:50: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舟中人  阅读:

  一
  盛夏的夜晚,有阵阵凉风从海面上轻轻地吹过来,仿如少女的纤纤细手,温柔地抚摸着这个繁华而美丽的海滨城市,给人一种轻松舒爽的惬意感觉。海上的渔火,隐隐约约,好似天上的繁星闪烁着一种朦胧、幽深而飞扬的诗意。大街小巷车水马龙,热闹非凡。站在高处鸟瞰,整座城市仿佛是一片流动的海洋:人的海洋,车的海洋,灯光的海洋。红男绿女欢笑逗乐的大小歌舞厅,一阵紧似一阵地飘来感情格调各不相同的优美旋律……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在欧阳秋一的心目中仿佛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此时的她,独依窗台,心烦意乱,眼前的繁华与诗意,与她此时的心境格格不入。凝望慢慢爬上窗台的那轮弯月,欧阳秋一烦乱的思绪像脱缰的野马穿过时空的距离飘飞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她心目中那枚象征爱情韵味的月亮,曾一度圆了又弯,弯了又圆,正所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而此时此境的欧阳秋一,人已憔悴,心已破碎。在她看来,这座原本不属于她的南方城市,终究不是她长期栖身的地方。这正与她两年前的感觉恰恰相反。两年前,当她携带着女儿,带着户口、档案等,在打通各种关节的基础上正式调入这座南国海滨城市的时候,她曾欣喜若狂地认为,这座繁华而美丽的海滨城市从此将是她深深扎根的第二故乡,因为她的梦想在这里变成了现实,她的“爱情鸟”在这里筑了一个崭新而温馨的“巢”。而如今,也就是仅仅过了两年,维系她生命、触及她灵魂的爱情鸟就那样绝情地飞走了,永远地飞走了,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异乡城市,她简直成了一叶无人帮她摇橹、无人帮她掌舵而随风飘流的孤舟,她恨透了陆文刚,也恨透了那个勾去了陆文刚魂魄的“狐狸精”。在去法庭公证离婚的那天,欧阳秋一产生过杀人的念头,甚至也产生过自杀的念头,但她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所幸的是,她的理智战胜了感情。在深思熟虑之后,她认为,为了一个喜新厌旧的臭男人而做出那样愚蠢到寻死的事情真是不值得,而且也有悖于她一贯以来的做人原则。但是失去了一个男人而且又是一个与自己建立了八年夫妻关系的男人必竟不同于失去一把使用了八年的旧雨伞。何况欧阳秋一曾刻骨铭心地爱过陆文刚,当然,陆文刚也曾深深地爱过欧阳秋一。虽然,离婚后的痛苦、忧愁、彷徨、无奈等消极心境把欧阳秋一煎熬了两个多月,但欧阳秋一还不时追忆起八年来同陆文刚之间所建立的夫妻感情,在爱与恨交集而成的感情网络中,她是一条难以游上岸而又无法沉入海底的鱼。比如在此刻,在这个海风拂面、半个月亮爬上窗台的夜晚,她的思绪禁不住穿过了十一个春夏秋冬,禁不住飞越了万水千山……
  
  二
  欧阳秋一初识陆文刚,是在十一年前的一次旅途上,准确地讲,是在那年欧阳秋一第一次去省城上学的途中。那年,她还是一个十八岁的喜欢做梦的青春少女。在她的梦想中,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美好而温馨的,包括她心目中未来的事业和爱情。那个涉世未深的欧阳秋一,那时她根本就不懂得这个世界上客观地存在着许多阴暗面,就像那轮光芒万丈的太阳也客观地存在着不可抹灭的太阳黑子一样。对于那时一直在读书的欧阳秋一来说,她生活的范围多数局限在学校与家庭这两点一线上,她经常接触到的人就是老师、同学和家长,而这些人给她的印象都是美好而善良的,再说,她的学习成绩也一直称心如意,经常受到家长和学校老师的表扬,学习的挫折和生活的磨难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这正如在她的理想与梦幻的境界中只有晴空而没有阴云一样。欧阳秋一的父母都是医生,良好而温馨的家庭教育环境培养了她自强、自立的性格特征。当她如愿以偿地接到那所省城医药学校寄来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她出奇地激动和兴奋,以致于她前后两天都无法静下心来吃上一顿饱饭(当然她自认为吃饱了),因为做一名白衣天使是她自读书以来的一个最为心仪最为迫切的愿望。记得小学一年级的语文教材中有一篇题目为《你长大了干什么》的课文,当时,语文老师一个一个地向小朋友们问起“你长大了干什么”这个问题,当老师问到欧阳秋一的时候,她便毫不犹豫地大声答道:“我长大了当医生!”或许她这个美好的理想是受她的父母潜移默化的影响所致。本身是当医生的父母一直鼓励她从事这门职业。
  到通知书注明的上学日期那天,欧阳秋一是自己一个人带着行李上路的。尽管她父亲再三提出要亲自将她送至省城,但她还是婉言谢绝了。她说,我已是一个成年人了,我应该学会自己走自己的路,去社会大舞台见识一番,闯荡一番。当然,这里所说的“社会大舞台”首先是指从家乡县城到省城这五百多公里的路途上。
  启程上路的那天,欧阳秋一没有在父母面前流下一滴依依惜别的泪水,她只是面带微笑地向前来送行的父母及兄妹情意深深地挥了挥手就毅然决然地踏上了这初次远行的旅途。
  长途汽车行至半途的时候,天已傍黑,当时已是傍晚七点半钟左右,车上很多乘客都要求司机将车暂停下来,先吃了饭再开路。
  其他的乘客全部下车吃饭去了,唯有欧阳秋一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没动,她刚吃了几块面包,不想去吃饭。这时,司机催促她下车,锁上门以便统一保管乘客的行李。欧阳秋一以前没有这样的经历,现在听司机这样一说,她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啊,如果就她一个人留在车上,要是别的乘客吃饭回来说丢了东西,那责任由谁承担?想到这一层,欧阳秋一的心里陡然萌生一种紧张的感觉,她有些担心,为别人,也为自己,因为她那个真皮小抻包里装了三千元现金(包括她这个学期的学费和部分生活开支),这在当时来讲,可说是一笔不少的数目。于是,欧阳秋一就将小抻包随身挂在身上,自信地下了车。
  公路旁有好几间饭店,还有几个零食摊和书摊,当时车多客多,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欧阳秋一不想吃饭,也不想买零食,她车上的行李袋中还装有面包、花生、水果、熟鸡蛋之类的东西。于是,欧阳秋一就往书摊走去。当她发现书摊上有本名叫《天涯芳草路》的书时,就好奇地拿起来逐页翻看,因为这本书的封面画意境幽深,配上这个书名就更有诗情画意。当她仔细看过之后才知道,这本书原来是新近出版的台湾著名女诗人席慕蓉的抒情诗集。席慕蓉是欧阳秋一最崇拜的女诗人之一,于是她决定买下这本书。书价是二元八角。为了找这二元八角,她摸遍了所有的衣裤袋都没有找到零钱。原来,上车前急急忙忙,把平时积攒的那些零用钱都给忘记装了。于是主拉开垂挂在腰上的小抻包找,可里面的钞票汇除了一百元的之外,其它都是五十元和十元一张的,最后好不容易才抽出一张十元的钞票付了书款,找回零头。  1/9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