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上的男老师们
时间:2013-04-23 20:53:2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鲸安在  阅读:

到中学后女老师越发少了,在基本都是留守学生的乡镇中学,男老师,是与青春期的我们接触最密切的男人。

张火柴

张火柴老师,瘦高,教语文,学校主任,略有文人气质。

一个冬日早晨,他和他妻子做爱。情到深处忘记拉上窗帘,而他家在一楼,卧室窗口正对着操场。学生们都在做早操,于是他无意中给我们上了堂稀缺的性教育课。

那时我们年级上,有女生初潮,跟爷爷奶奶长大的她以为自己患了绝症,把自己反锁在房间内近一周,想饿死不拖累老人。直到班主任去家访。班主任是男老师,默默地去村口给她买卫生巾。回校后啼笑皆非地告诉同事,“快给自己班女生讲讲,流那个血是不会死人的。”

初一课本上有一章讲生理知识,我第一次看到“手淫”俩字,惊得满脸通红。同学都偷偷摸摸地在反复翻看那章,生怕被人发现。

有女生被强暴后怀孕,不堪其辱去跳河。被同班男生救起,送到三轮车上陪着回学校。一身水草垃圾,衣服在挣扎中被撕破,目光呆滞地在大家的观望中走回寝室。我现在才知道那些观望的残忍,并庆幸我不在其中。她父母知道后,让施暴者给了一万彩礼,把那个女生嫁到了他家。

就是在这样懵懂压抑又不时有惊爆消息的环境里,张火柴老师,在上百位学生的注视里,与妻子做爱。

他终于发现,暴怒异常。跳出被窝,一把拉上窗帘,拖着两只不一样的拖鞋就跑到操场,把离窗口最近的男生一脚踢翻,再扯起头发给了男生两巴掌。那只亮色的女士拖鞋,像是骤然加速又失去燃料的火箭,飞出很远,倏尔坠落。

火柴老师的妻子是他的表妹,或是因为近亲的缘故,儿子有先天重疾,医生说活不过二十岁。因为小孩不能走路,他的家都在一楼,他孩子所在的教室也在一楼。我看过他送小孩上学,先从家里背出来放到摩托车上,再开车到教学楼下,然后背着孩子去一楼的教室。他常常在学校陪儿子玩溜溜球。儿子玩,他在一旁看得呆呆的。儿子一手扶着他,一手飞快地转动。不一会又因为莫名的原因——可能只是觉得有人在看他,就赌气不玩了。个性里有残疾孩子特有的敏感和暴烈。

 

听说火柴老师什么事都很迁就他的儿子,觉得要在他活着的时候给他最好的。

那个小孩,如今已经有十八岁了吧。

 

李大手

李大手老师,教历史。小眼高鼻,有费翔似的大背头。颇有才华,书法极佳,写得一手漂亮的板书。上课时声如洪钟,总是笑嘻嘻的,讲到激情处,头向上一昂,再猛地拍下桌子。学生们在下面开小差,互不相扰。把他惹急了,他就把铁质的保温杯用力砸到墙上,水花四溅,“不听课就给老子滚出去!”下节课还是笑嘻嘻地走进教室。我曾请他帮广播站写材料,他很爽快答应了。次日就来教室给我,字体苍劲飘逸。没有多的话,交给我就走。

歌咏比赛时(就是那种全班一起穿校服唱红歌,每个学校都有办过的歌咏比赛)我才知道他居然弹得一手好琴。学校没有像样的电子设备,伴奏都很难准备。他摆半张桌子在副台,琴边放话筒,给我们伴奏。

我记得那个春天,油菜花与粪水的味道一阵阵地光顾学校上空。他在春风里微闭着眼,学生在台下嗑瓜子,领导打着呵欠张开了大嘴,旁边的同学声嘶力竭地吼“红星闪闪放光彩……”,空气中看不到的花粉和粪水,和春风一起附着在他油腻板结的头发上。我知道他通宵打牌,妻子常年在外面打工,家境艰难,他嫖娼,患性病,他花了很多钱也没有治好……这有什么关系呢?他在春风里微闭着眼,舞台风大,没有人在意他的琴声,流水行云动人心魄。

这有什么关系呢?

再后来,他妻子回老家,过年的时候他们经营鱼摊,我去买鱼。他殷勤招呼我,我只觉得心酸——真的不用这样的,我是你的学生呀。

 

我也不用忘记他为我杀鱼时手上划出的大口子,粘稠的鲜血流到鱼肉上,他的疼痛和尴尬。

我也不用只记得他那个春风沉醉的下午,粪水的味道和琴声。

这些都只是他的人生。

 

周西服

周西服老师从来不和除李大手外的老师深交。周西服,教历史,瘦高,眼镜,初三时,学校第一次发奖学金,年级第一50块,依次递减,第四的我20,后面的一人5块。而他在我们初一时,就自费上千块,给学生买学习机,班会给学生买烟,他带的班历史平均90+,而其他班班平不及格,学校第一名到不考试的混混都喜欢听他的话。

西服老师才情与大手老师比肩,但较大手老师努力。用高三实验班的要求我们乡镇学校初三的学生。我们没考上九十分的同学,自己走到讲台摔手——就是把手狠狠地摔到桌上,而且大家都心服口服,觉得对不起老师。

我们自习他在教室晃悠,西服背面全是干硬的米粒和油污。妻子是介绍的,没文化,不爱他,据说只是看上了他的教师身份。他讲一战拿学生会举例子,说学生会是学校的走狗。我当时是学生会主席,同学们转头看我的反应。晚上放学回家,路上已经没有人,他停下摩托车载我,告诫我一定要考名牌大学挣大钱出人头地……这些话由他讲出来,居然听着不刺耳。绝口不提学生会走狗的事情。

西服与大手老师一样,时运不济。

这里不得不提一位女老师袁气球,气球老师梦想让儿子出国。她名义上的爷爷与她母亲生的她。名义上的父亲,事实上的哥哥是个弱智。不知道是否是这样的出身给了她屈辱感,她一直以异常亢奋激进的方式赚钱,希望能送儿子出国留学。初三她请假去看她生病的爷爷,同学都惊讶她年近四十爷爷居然还在——我心里冷笑,公爸爸。不觉得自己刻薄。卖教辅、刻光碟、办英语辅导班,学校赚钱的生意他们夫妻都在做,做到让人厌恶的地步。

因为西服老师办的班比她人气高,她于是举报,教辅班这种事情本来就说不清楚,可大可小。

但西服老师被罚了巨款。妻子照样天天打牌,索性饭都不做了。生日给他短信,“女子啊,老师在河边钓鱼……”他总是称呼我们为“女子”,用方言喊出来亲切得有宠溺的味道。

我当时在想,何必为气球女保密。天真地想以这样的方式帮西服老师出口气,最后还是不屑于揭人短。而今我才觉得,西服和气球是同一类人,心比天高,一心想摆脱小镇的荒芜给人的绝望。只是西服通过与学生真切交流,给自己建造世外桃源;而气球的目标只有一个,逃离,彻底摆脱这个地方。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