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裆下
时间:2013-04-21 22:12:3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刘亚楼2012  阅读:

  本故事是一件笔者亲身经历的事件改编,思想数日,还是决定把故事以小说的形式写出来,故事的两个主人公,在当下扭曲的社会中相识,又谈了一场极为扭曲的恋爱,他们的爱情被家庭所不齿,被社会所唾弃,但是他们依然走完了那短暂的,拧巴的恋爱之路,他们的故事对我的触动很大,也许是我旁观者清吧,在故事中,一眼望去,尽是无奈,是对整个社会的无奈,也是对我们整个80年代孩子的无奈。

  (本故事发生在北京,所以北京话偏多,脏话偏多,不喜自关。)
  故事的主人公叫荆明,一个并不多见的姓氏,应该是满族的老姓,他的父亲打他没出生起就是个生意人,大概也是希望自己的儿子长大后处事精明,日后好接自己的班儿。
  他也算对的起他爸爸,从初中以后就辍学在家,整天吃喝玩乐,他的父母是30多岁才有的他,他出生时又体弱多病,当时所有的医生都觉得这个孩子活不长久,劝老两口尽早考虑要第二胎,可是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要想再要第二胎,难比登天,老两口不信邪,心说了,我们孩子不聋不哑的,好歹也是个全乎人,硬是用钱堆着孩子一岁一岁的往上长,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随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免疫力高了起来,这件事让老两口明白了一个道理,钱!是万物之根本,是钱救活的他们孩子,他们还需要赚更多的钱,从此老两口为了孩子,对钱更多了几分热爱,最后赚钱赚到了狂热的地步,在荆明成长的这些年,老两口真是卯足了劲去捞钱,最终修成正果,在生意场上百花齐放,资产过亿,对于荆明,更是视其为掌上明珠,太过溺爱骄纵,荆明终于在18岁以后,加入了“光荣”的啃老族,在他18岁生日的当天,老爷子高兴,多贪了几杯,语重心长的对他说了一番话:“儿子!你这辈子的钱,老子已经给你赚出来了,你什么都不用干,唯一要考虑的就是教育好你的下一代!”

  从此荆明算是得到了“啃老许可证”,18岁以后,他花出去的每一分钱,都会有人买单。
  这世界上,不知道钱是好东西的只有两种人,第一种是含着金勺子出生的富家公子,他们自打出了娘胎就跻身富人行列,所以不知道赚钱是多么辛苦的事儿,也许他们更觉得每天考虑怎么花钱倒是个苦恼的事情,他们对钱完全没有概念。
  第二种就是一辈子都没钱的人,他们是穷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1分钱掰成两半花,买一样东西之前恨不得要考虑半年,每天为了柴米油盐愁眉不展,这种人没花过钱,自然也就不知道钱是个什么东西。荆明属于前者。
  ......
  荆明昨晚是爬着睡着的,晕晕乎乎的睁开一只眼,刚好和窗帘缝隙外射进的一柳儿毒辣阳光对视。
  “我操!……”一句脏话伴随着无力的腔调脱口而出。
  荆明揉了揉眼睛,懒惰的,伸腿用脚趾头把窗帘拉好,完全打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脏乱的酒店房间中,比视觉晚醒了一点的嗅觉告诉他,整个房间充斥着一股恶臭,房间里的椅子都歪倒在地,满地散落着避孕套的塑料包装和自己用过的套子。
  荆明太过熟悉这一切了,不一样的是这次场景从高级酒店的套房变成了廉价窄小的快捷酒店。

  他坐了起来,探了探身子,想看清楚昨晚的女主角相貌如何,女孩的脸被长发覆盖着,正巧这时她似醒非醒的转了个身。
  看过长相后,荆明又张嘴说了第二次脏话:“我操!……”
  心想,昨晚上真是喝大了,也呼大了,喝断片儿了竟然跟这个丑妞开了房。荆明只记得昨晚在夜店,这个女孩一听说自己是富二代,就上赶着往他跟前贴,一对巨乳蹭的他心慌意乱,当时这个女孩画着浓妆,那种气氛灯光昏暗爆闪,烟雾缭绕的还真把她当天仙了。再后来的事情,打死自己也想不起来了。
  荆明穿上内裤去卫生间,首先冲掉了马桶里昨晚的呕吐物,酒店提供的毛巾散落一地,显然昨晚他们俩在卫生间也经历过一场大战,他看着这一切,突然有种反胃的感觉,如果说床上躺着的女孩稍微长的一般点也就罢了,竟然那么寒碜,而且还一身赘肉,现在荆明只想快点冲个澡,把自己洗干净了赶紧走人。
  澡正洗到一半,屋里的女孩突然一丝不挂的走进了卫生间。荆明本能的用毛巾遮住了私处:“你进来干嘛?”

  “还能干嘛,上厕所啊!”这个女孩也真够野的,赤身裸体坐在座便器上就尿。
  荆明皱了下眉头,用最快的速度冲洗掉身上的泡沫,离开了卫生间。
  临出卫生间时故意瞟了女孩一眼,女孩满足的目光一直望着他,眼睛里似乎在告诉他,昨天晚上他是最勇猛的战士!
  荆明囫囵套上衣服,收起一切属于自己的东西,踱步出了酒店。
  临走时,女孩大喊:“你干嘛去?说好了今天中午请我吃饭的!”

  “吃个蛋!”荆明狠狠的甩下一句话,直冲出了房间。  
  日期:2013-01-03 20:43:19
  荆明狂奔下楼,习惯性的找到了自己的英菲尼迪轿车,上车后手握住方向盘,眼睛看了看外面,愣了,随之惊出一身冷汗,昨晚自己喝成那样,竟然还能把车开到酒店,而后一想,也不奇怪,昨晚还知道带套儿呢,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这辆轿车自己也忘了是爸爸在什么时候送给他的了,也许是生日?也许是过节,自从考到驾驶执照后,汽车便成了爸爸为了表达疼爱儿子所送的最频繁地礼物之一。
  荆明启动车子准备回家,昨天晚上吐的不清,肚子从刚刚就如打鼓般抗议着。他知道,只要他一回家,桌子上必定有妈妈为自己准备的各种美食,这已经成为了习惯,是家庭每个成员经过多年磨合而产生的。
  自从儿子成年,老妈便退居二线,提前告别了红色老毛(指人民币)争夺战的擂台,自愿当起了全职家庭主妇。

  天下最了解自己孩子的莫过于父母,老妈知道荆明彻夜未归的去向,无非是喝酒,泡妞,打牌,也知道儿子第二天回家后要干嘛,吃饭,睡觉,玩电脑。所以老妈肯定是先给荆明放好洗澡水,然后准备一桌子热菜,再把电脑打开。

 

  溺爱自己孩子的父母大家见过,也听说过不少,不过像荆明妈妈这么溺爱的实属罕见,就连牛街附近教子胡同故事中小宝的妈妈,跟荆妈妈比起来还要逊色不少。  1/91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