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天堂的末班车
时间:2013-04-18 08:20:1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铁男  阅读:

  第一章:
  我叫杜子腾,来自一个最偏远的山区,父亲叫杜归。祖传七代之内都是不折不扣的农民。不过到了父亲这一代,我那伟大的父亲终于开辟了另一份事业“赌博”几年下来,咱家也就从小有积蓄到了家徒四壁。于是,在我懂事时起,我就由衷的佩服我那死去的爷爷了。他老人家给我和父亲取的名字,有着惊人的预测能力。这么些年来,我每个月都会肚子疼上一次,并且每次都准时准点,形成了一种规律。而父亲也终究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赌鬼。
  高中念完的时候,因为家中实在拿不出供养我读大学的学费,我无奈之中辍学回家,继承了祖辈的事业,整天和母亲与弟弟妹妹们倒腾我家那几亩薄地。还算幸运的是,那些年风调雨顺,加上出嫁的大姐随时接济我们家一下,到也没有挨饿。不过因为家里穷,父亲的名声又太过于响亮,可怜我二十好几的人了,也找不到一个媳妇。就如那首某大歌星唱的一样,咱坚强的像石头一块,可是晚上实在是寂寞难耐啊。想咱178的个子,长的眉清目秀的,在怎么说也算一个知识分子吧,可是为什么就没有人喜欢俺呢?难道说,俺这一辈子就注定要孤独一生么?每天晚上,我寂寞的对着月亮嚎叫:“神啊,赐咱一个女人吧,哪怕丑点也行?”可是月亮沉默不语。
  不过,寂寞的日子不是太长,在我二十四岁的时候,我终于遇见了一个女人,开始了一段爱情,虽然说那段爱情并不值得怀念,但毕竟也是我的初恋啊!想忘记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得从那天说起了。俺记得那天下着大雨,咱难得的睡到早上八点钟的样子才起床,家里除了母亲在忙着生火做饭外,也没有其他人在家,父亲就不必说了,绝对是在那里的牌桌上酣战,弟弟妹妹估计也是去那玩儿了。唉,农村就是这样了,只有天阴下雨,才能闲着不做什么。看着母亲做饭一时半会还不会熟,无聊中我到门口看着远处发起了呆来。天空中的雷声一阵紧似一阵,大雨哗哗的浇灌着这片土地。道路早就泛起了山水,裸露在外面的黄土被雨水泡成了稀泥。突然间我看见不远处,一个娇弱的身影在雨中艰难的行走着,或许是道路泥泞的缘故,哪身影在雨中行走的十分吃力。时不时的还摔上一跤。我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那身影,口里还不知不觉的哼起了小曲。
  直到那个身影渐行渐近的时候,我终于看清了,原来走来雨里的是咱村里的周寡妇。也许是摔多了几跤的缘故吧,周寡妇浑身上下都是泥,那样子说多狼狈就多狼狈。我看着有些滑稽,嘴里不由的笑出声来。周寡妇听见我的笑声,分神看了我一眼,结果一个不小心又结结实实的摔倒在了地上,我刚想幸灾乐祸的大笑,却发现周寡妇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也没有站起身来。到最后竟然索性趴在地上大声的嚎哭了起来。我收起笑声,脸上有些发红。看着周寡妇趴在地上哭,心里莫名的疼痛了起来。我不知道我当时是怎样做的决定,像我这种人,发善心的机会几乎是零。可是那天我切切实实的行了一回善。走到雨里将周寡妇拉到背上,并且将她送回了家。周寡妇的身子很暖也很柔软。成年以来我是第一次接触到女人的身子。那种感觉说不出的舒服,一路上我享受着周寡妇的温暖和柔软,心里察觉不到一丝豪的累意,一口气将周寡妇送回了家。直到到了周寡妇家里我才恋恋不舍的将周寡妇放下。在周寡妇的道谢声中我有些失落的回到了家里。哪晚,我做了一个很美妙的梦,梦里怀抱着一个柔软的身子直到天明醒来。
  说起周寡妇来,她也算是命苦之人,嫁到婆家不到三月老公就因为和婆婆吵架,一气之下喝农药自杀了。后来又改嫁给村里另外一个单身汉,可是不到半年,后面这老公在煤窑了挖煤,煤窑塌方又一命呜呼。还好那单身汉煤窑什么亲人,留下的一所破房子也就理所当然的给了周寡妇。可从那个时候,村里就传出了周寡妇有克夫相的一说,从此就再也没有人敢登门提亲了。周寡妇也就一个人孤零零的过了好些年。
  也许是我帮过她的缘故吧,从那次以后,周寡妇见到我都会微笑着给我打一个招呼,我也会微笑着回应一声,久而久之我们渐渐地熟络了起来。无聊的时候我们也会开开玩笑,或到她家串串门什么的。一来二去我们倒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无形中我对她到有些依赖,,若是哪天我没有看见她人,心里总会莫名的失落。当然,村里的风言风语也开始传了出来。我们却都没有在乎,也没有什么可在乎的,我家因为老爸的缘故,名声本来就不好,而她这些年别人按给她的罪名也不是一条两条了,想在乎也在乎不过来了。就这样,我们在风言风语中清清白白的相处了一年。
  年后三月三是隔壁县里庙会,那天周寡妇约我一起去庙会逛逛,我早上找母亲要了一百块钱,带着周寡妇走了二十多里的山路,赶到庙会的场地。我们在庙会上闲逛了半天,觉的无聊,周寡妇便提议说去镇上买点东西。镇上离庙会也有十来里路,紧赶慢赶的到天将擦黑了我们才赶到镇上,买好东西后,两人又商议着赶回家,可是才出镇口,天上就下起了大雨,我们就往回跑了起来,跑到镇上时,我们都被淋了个湿透。看着瓢泼的大雨,又想下雨路滑。两人就商量找个旅馆住下,明早再赶回家。可是镇上只有唯一一家旅馆,我们去的时候也就只剩下唯一的一间客房,还是单人间。两个人踌躇了半天后还是住了下来。
  旅馆的房间很小,房间里的床也是一张单人床,我们在房间里坐了一会,两人尴尬的一句话也没有说,可是湿透了衣服贴在身上让人十分的难受,再说我们也不能就这样躺在床上吧。两人沉默了一会后,周寡妇主动提了出来说,关了灯,然后我们将衣服脱了晾在房间里,然后两个人挤着睡一晚,反正大家那么熟了,也就没有必要拘束什么。我脸上有些发热,可是心里却很期待的想,和周寡妇躺在床上会是一种什么感觉。但嘴里却怎么也不好意思同意周寡妇的建议。直到周寡妇后来怒道:“你怕什么怕,老娘都不怕,你到害怕了?”我被周寡妇激的一下子男人气概大振,走过去将灯一关,在黑暗中把身上衣服脱了个精光,拧了拧水,晾在房间的铁线上,掀开被子躺倒了床上。
  黑暗中我听见周寡妇将衣服脱掉拧水的声音,一会她的脚步就来到的床前,我感觉的到她是有过犹豫了一下,但在我暗自失望时,她却掀开被子钻了进来。因为床小的缘故,她一进被子躺了下来,她的身体就紧贴在我身上,滑溜柔嫩的肌肤散发着滚烫的温度,我羞愧的发现我的身体某部分反应了起来。没奈何我只有闭紧眼睛装睡,可是心里却燥热的难受。心里无比的渴望想将身边的发烫的身体抱在怀里,渴望抚摸那每一寸肌肤。那种渴望让人如同猫抓心坎般的难受。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