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和他疯狂地享受着彼此带来的快乐
时间:2013-04-10 22:19:2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周凤霞2013  阅读:

  “几号房间?”到了酒店门口,我给王**发了条短信。

  “8612。”
  上了电梯,我找到了8612房间。敲门进入,却发现有三个膘型大汉在等着我。
  日期:2013-03-31 19:42:47
  三个大汉不管青红皂白上来就给我一阵拳打脚踢。最后从卫生间出来一个年轻女人,她说王**的手机号早就给她使用了。也就是说,从昨天到现在是她给我发的几条短信把我约到酒店来的。她也很坦白地告诉我说她是王的情妇,并警告我不要跟他抢饭碗。另外,王**王校长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爸爸了。她老婆是新北方英语培训学校的副校长,手下有一帮打手,如果我不想挨她揍,就不要去学校闹事,他们一家都是黑社会。最主要的是,王本人也不想再见到我。具体原因是他不喜欢体毛稀疏的女人。我知、道,这些都是实话。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他们向我交代了之后便扬长而去。
  是的,我的爱情梦想再次破灭了。好笑吧。
  鼻青脸肿地走在马路上,雨点打在我的脸上。男人真不可貌相,那么斯文的外表下竟然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觉得自己好傻,一张名片一束玫瑰就可以俘获自己,还陪人唱了一晚上的yesterday once more。早知道收了那一搭小费走人算了,我并不比那些小姐高明多少。搞得自己现在倒贴,还遭来一顿打。年轻男人不可靠,中年男人同样不可靠。
  休息了一个星期,身体恢复的差不多我就去上班了。额头还有一块紫色还没有完全消除,下班的时候,隔壁的金发男同事看到了,即刻作出一种怜香惜玉不可思议的表情。他并没有要跟我暧昧的倾向,只是那种关怀备至的态度让我有些不习惯。
  日期:2013-03-31 19:54:53
  我说:“你回来拉,又跑哪儿去鬼混了?”
  他说:“喝酒去了,还有点不过瘾。”
  “怎么不过瘾?没女人陪你喝?”我这样说道,“我感觉你身边不缺女人,你是个让女人喜欢的男人。”
  他很纳闷并且很生气的说:“我一直很缺少女人!”

  “……”
  他又说:“你嘲笑我啊?你出来陪我喝点好了,今天正好是万圣节。”
  我说:“好啊。真的是万圣节啊?”
  酒,的确是个好东西,如果不喝酒,恐怕也不会发生那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他直接告诉在某酒吧门口等我,那是他朋友开的酒吧。我答应了。

 

  当我来到酒吧门口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那里了,我没注意他的脸,我只注意到她穿了件风衣跟一个南瓜头站在一起,他一眼就认出了我。
  他带我进入了酒吧。酒吧内的声音太嘈杂了,很多人带着魔鬼的面具在狂欢,还有各种各样发光的玩具在一些人的手里挥舞着。我让大漠随我去厕所,告诉他在门外等我。这厕所是男女公用的,大概有十几个“包间”,总面积比酒吧的舞池还大,而且装修特别考究,全部是TOTO的,我总感觉将酒吧的厕所如此设计有点喧宾夺主。

  不一会儿,他朋友来厕所接我们,他一看到大漠就把嘴巴放在他的耳边大声地说:“波涛汹涌啊!”我先是一楞,后又低下头去看着地板,地板上已经有了我RF的影子。
  日期:2013-03-31 20:01:04
  酒吧里面坐满了人,已经没了空位,我们只有坐在吧台了。他那朋友吩咐服务员给我们上了一些小吃与三大扎啤酒。他举起那个大大的杯子跟我碰了一下说:“万圣节快乐!”我笑了笑,双手捧起了大杯子喝了一小口,然后伸了一下舌头。他说:“你真可爱。”此时我已经有点喜欢他了。他并不是个健谈的人,这一点跟我很像,两人都没什么话题,于是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地不停喝酒。
  过了一会,大漠拉着我的手走进舞池,随着音乐一起蹦了起来。我的身材得以完美呈现,我的臀部占用了太大的空间,并且还扭来扭去让他无法靠近,当然这也不能全怪我,因为他的裆部已经撑起了小帐篷,这让他不得不收腹提臀并且虾着腰在那陪着我又蹦又跳。
  我晃动着自己的身体,大漠突然捂着肚子走出舞池坐了下来,我也跟着他过去了。我很恼火,恼火这舞池的灯光太亮,好象很多人都看到了我凸起的胸部。我端起杯子没跟谁碰,一口气喝了一大半,大漠见我喝了那么多,竟然一口气把酒全干了,就好象他也很恼火一样。他把另一大扎啤酒给了我,他说不喝酒跳起舞来没感觉。我说,那就喝呗!说完又跟他一人喝了半大杯。
  事实上,我并不能喝太多啤酒,因为我已经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大声地告诉他我今天晚上没穿内裤。那声音大得超过了现场的HI乐。他听我这么一说,大声地喊:“我不相信!”震动了全场。
  日期:2013-03-31 20:05:27

  大漠东倒西歪地拉我进了舞池,这次他旁若无人地疯狂扭了起来,他的舞姿足以让台上的舞女自叹不如。我背靠着他将臀部贴紧着他的裆部,这样就没人再看到他二次隆起的小帐篷,看出来他有些感动。我们疯狂地舞动着,所有人都盯着我们看,还有人在微笑,我不知道他们是嫉妒还是嘲讽。其实我是不怎么会跳舞的,但是酒精的麻醉已经让我忘记了他人的存在,我的舞池里只有他,他的舞池里也只有我,天旋地转,目空一切。我的上衣吊带时常会滑下来挂在胳膊上,导致RF暴露出很多表面积,但我并不在乎,每次都是他帮我把吊带重新挂在肩膀上,就好象那对RF属于他的一样。他的一举动一定引起了很多舞客的不满,这正是我所希望的。

  我们满身大汗回到吧台,勉强坐稳在高脚凳上,大漠一脸地平静,一点也不像醉酒的样子,我大喊一声:“服务员,再给我们来两扎啤酒!”酒上来了,我跟大漠一人一扎。他与我碰杯并说了一句万圣节快乐,然后猛地喝了一大口。我也二话不说两只手抱起杯子就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喝到一半我就已经坐不稳了,一头砸进他的怀里。我醉了。他朋友走过来,把嘴巴放在他的耳边大声地说:“波涛汹涌啊!”我隐约听到了,但没说什么,心想你TMD是不是复读机转世啊。酒吧的人已经走了不少,那位朋友这才把我们安排在一张灯光昏暗的大沙发上。我把头放在大漠的肩膀深情地喘息着,他将我的头扶正,仔细端详着我的脸。我撩起本来就不长的裙子骑上了他的大腿,托起了他的下巴,疯狂地亲吻他,我把他的整个舌头都吸进了口中像大功率洗衣机一样来回搅拌着,如果我们的舌头足够长,一定会被扭成一个死结,永远也分不开。  5/19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