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女
时间:2013-04-05 11:13: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陕北老农  阅读:

  
  又过了两年,矿军高中毕业了。这一年,矿军年满十八岁,矿梅也整整二十岁了。
  只是,毕业后的矿军也即将面临着跟矿梅当初一样的选择:那就是回农村老家去当一名乡村民办教师,因为这是那个年代所谓“知识青年”最好的选择了。
  值得庆贺的是,矿梅在矿军毕业前的那段时间参加工作了。
  也许是姣好的容貌和甜美的嗓音成就了矿梅吧,她被安排在矿宣传部播音室当了一名播音员,这在当时,那是多少人羡慕的一份工作呀!
  矿军回到了农村老家当了一名民办教师。
  这是一个十分偏僻的农村小学,它坐落在两条沟岔交叉形成的一处较为平坦的土坡上,离周围的四个自然村相距差不多都是二里地左右。土坡上依山座落着五孔窑洞,其中两孔是老师的办公室;其余三孔分别是一至五年级的混合教室。五十多位学生分别来自本大队的四个自然村。
  就在这样一个地方,十八岁的矿军开始了他的独立人生。
  白天的时间倒是过得很快,只是到了下午放学以后,学生们都陆续回家了,连那三位代课老师也都回到各自的村里去了,空荡荡的学校大院里就只剩下了矿军一个人。
  每到这个时候,那便是矿军最难熬的时光。
  每天傍晚,矿军就会搬个凳子独自一人坐在硷畔上,眺望落日夕阳和远处的山头,心里头苦苦地想念着心中的那个“阿芳”。
  矿军常常盼望着这个星期快点儿过去,周末的时候就可以赶回去见他的矿梅了。有的时候,矿军恨不能连夜动身赶回家去见矿梅一面。
  矿军的日子,就这样一点点、一天天地在孤独、寂寞、平淡、乏味中静静地流逝……
  
  这年的五一刚过,公社的教育专干张干事来到了矿军他们学校,说是公社要筹办一个“五·七道路办学成果展览”。听说矿军画儿画得好,所以,教育专干决定临时抽调他去公社筹办这个展览。矿军一听,欣然接受了。
  第二天,矿军就跟着张干事来到城关公社大院报到了。
  其实,矿军也是第一次单独一个人办展览,没有什么经验。好在张干事提出的标准也不是很高,无非就是把从各个学校搜集上来的一些自制的教具、材料分类整理,以图文的形式做成一个个板块,然后把它们挂在会议室四周的墙壁上就可以了。
  在高中的时候,学校的板报都是由矿军来搞的,其实跟这个展览也没多大的区别。矿军很快就投入到了工作当中,轻车熟路地干了起来。
  一天下午,张干事给矿军送来了两张戏票,说是省城某剧团今晚在县城大礼堂演出,让他找个人一起去看。
  吃完饭,矿军正捉摸着该找谁一起去看戏呢?公社的通讯员跑来问他:“你是叫矿军吗?”
   “是啊!怎么啦?”矿军有些摸不着头脑。
   “办公室有你的电话!”
  电话?矿军纳闷了。他一边跑一边想:自己才来这里两天,有谁就会知道我在这里呢?再说,县城也没有我认识的人啊!他会是谁呢?
  拿起电话,对方一开口,矿军愣住了:
  是她?矿梅!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矿军诧异地问道。
   “呵呵!我昨天在街上碰到你们张干事了,是他告诉我你在那里的。”矿梅笑着说。
   “那你现在在哪儿呢?”矿军问道。
   “我在县交警队大院呢!他们单位搞了一个交通安全法宣传车,就把我临时借来当广播员。我已经来了一个多星期了!”
  矿军一听喜出望外:城关公社离交警队很近,都在县城的东边。他很快就可以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心上人了。
   “你能过来见我吗?”矿梅在电话里急迫地问道。
   “当然可以啦!而且,我手里正好有县影剧院今晚的两张戏票,听说是省城来的剧团,咱俩一起去看戏吧?”
   “那太好啦!我等着你!”
  撂下电话,矿军飞也似的跑出了公社的大门……
  
  走近交警队的大门,矿军远远就看到矿梅站在大门口等他呢!
  这里早已下班了,院子里空无一人。矿梅把矿军领进了她住宿的房间。
  这是一间不大的套房,外间是办公的地方,里间是寝室,倒是挺干净利落的。
   “这是队长的办公室,晚上我就住在这儿。”矿梅一边倒水一边说。
   “晚上你一个人不害怕吗?”矿军关切地问。
  矿梅诙谐地一笑:“害怕呀!所以才叫你过来陪我啊!”
   “那我就好好陪陪你……!”
  矿军一激动,转身一把将她揽在了怀里。
  他俩紧紧地搂作一团,激烈的拥抱,炙热的亲吻,几乎让俩人喘不过气来。
  在这个空寂无人的环境里,他俩尽情地享受着这个难得属于他们自己的时刻,倾诉着数月来的相思之苦和离别之情,沉溺在了爱的热流之中……
  心情稍稍平复下来以后,矿军和矿梅并肩坐在床边,相互询问起了双方这几个月的生活和工作。他们聊得非常开心,房间里时不时地响起矿梅那清脆的笑声和矿军爽朗的声音。
  这是他们第一次在一个无拘无束的环境里谈情说爱,所以就多了几分恣意和放纵。——他俩太开心了!
  
  晚上,矿梅和矿军来到了大礼堂。
  从走进剧院的的那一刻起,矿梅和矿军两只握在一起的手就始终没有松开过。
  台上,生末净丑声嘶力竭的折腾和吹啦敲打的喧闹,丝毫也没有影响他们喋喋不休的窃窃私语。也许是他们分离太久的缘故吧,他们之间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题,讲不完的故事。至于台上呼天喊地唱的什么内容,对他俩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矿军和矿梅完全沉溺于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当中,对于眼前的一切都不管不顾了……
  三个小时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戏散场了!
  矿梅挽着矿军的胳膊,随着退场的人群缓缓地走出了戏院。
  矿军把矿梅送回到交警队大院门口,矿梅突然意识到:分手的时间到了!想到这里,她的心里不由的紧了一下,隐隐地有点儿作痛,她下意识地把矿军的胳膊攥得更紧了。  4/8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