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女
时间:2013-04-05 11:13: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陕北老农  阅读:

  窑洞里,昏暗的灯光下,矿军和矿梅的身影伏在炕桌前,两颗脑袋几乎顶在了一起,仿佛定格成了一幅恬静的剪影。
  屋子里安静极了!
  然而,矿军和矿梅的内心里其实根本就不能平静,如同两堆燃烧着的火焰,一阵比一阵火热;又似乎像一潭清水被掀起了层层涟漪,碧波荡漾,波澜不已....
  矿梅攥在手里的钢笔其实连一个字都没有写下,她只是低着头望着书中的插画呆呆地出神;矿军则是在作业本上用铅笔画了一幅干支梅,然后在旁边的空白处不停地写着“矿梅”两个字,已经写得密密麻麻的了。
  突然,眼前“刷”的一黑,屋子里顿时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了。
  只听矿梅夸张地叫了一声:
   “呀!停电了!咋办呀?”
   “有蜡烛吗?”矿军颤津津的问道。
   “没有,有也在那边屋子里。”矿梅答道。
   “哦!那就算了!等等看吧!”矿军说道。
  俩人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中……
  
  黑暗中,屋子里的空气似乎快要凝固了,矿军和矿梅两个人都能清晰地听到对方急促的呼吸声,似乎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了。

 

        此时,矿军感到一股血液冲上了头顶,按奈不住一阵激烈冲动,也不知他哪来的勇气,一把搂住了矿梅的脖子,使劲儿把她往自己怀里拉,嘴里喃喃地:
   “梅梅!我想…..亲你……亲亲你……”
  矿梅先是被矿军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躲避着、推搡着,渐渐地放弃了抵抗,随后,便瘫软地倒在了矿军的怀中。
  矿军捧起矿梅的脸,将嘴唇轻轻地贴在了她的唇边,小心翼翼地亲吻着。霎时,一股炙热的电流在两个唇间碰撞,随着血液的快速流动迅速传遍了俩人的全身。
  矿梅感到一阵眩晕,浑身麻酥酥地,四肢瘫软、昏昏沉沉;矿军觉得浑身燥热难耐,口干舌燥,但是,俩人的嘴唇却贴得更紧了,久久不肯分开……
  电灯突然亮了!
  矿军和矿梅下意识地像触电似的猛地推开了对方,然后,四目对视了片刻,很快,羞涩使得俩人深深的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对方一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矿梅才怯生生地问道:
   “你咋……还晓得……这个?”
   “我是……从书上……看来的……”矿军不好意思地辩解道。
   “以后……可不许再这样啦!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会骂你是流氓的!啊?”矿梅有些嗔怪地说。
   “知道啦!”矿军有些惶愧地回答道。
  
  那一夜过后,矿梅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找过矿军。
  有时在院子里或是路上碰面,矿梅也只是诡谐地低着头抿嘴一笑,匆匆从他身边走过,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似的。
  矿梅的举动让这些天本来心里就特别忐忑的矿军更加不安了。
  那段日子,矿军整天萎靡不振,干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课堂上,他的脑子开始开小差了,眼前时不时就会浮现出矿梅的影子。有时,他会长时间地眺望着对面初二年级的教室,渴望能够透过那扇窗户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矿军的日子好难熬呀!
  二十多天过去了,一天晚上,矿军独自一个人躺在自家的炕上看书,矿梅突然推门走了进来。
  她径直走了到炕前,一抬腿斜坐在了炕沿上。
  矿军吃惊地一咕噜爬了起来。
  矿梅对矿军嫣然一笑,问道:
   “这些日子你还好吗吧?”
  矿军有些委屈地说:“好什么呀?你咋啦……”
  矿梅打断了他,说道:“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我今天退学了!”
   “啥?退学?为什么呀?你不是很快就要毕业了吗?这点儿日子你也等不了了吗?”矿军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切的追问道。
  矿梅有些苦涩地笑了笑,说:
   “你也知道,我根本就不是学习的料子。再说,现如今这个社会即使是毕业了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要去农村劳动锻炼吗?”
  矿军无语了。
  矿梅说得不无道理啊,这是他们这一代人的命运哪!
   “那……你以后打算咋办?”矿军问道。
  矿梅说:“我爸已经给老家的大队支书说好了,让我回村当民办教师。听说明年咱们矿可能要内部招收子弟,所以,我得提前做好准备呀!”
  矿军明白了:在那个年代,无论你是上大学、参军、当工人,都必须要有在农村劳动锻炼两年以上的经历,否则,你连报名的资格也没有!
  矿军松了口气,故作轻松地说了一句:
   “那我就提前祝你早日找到工作!”
  矿梅没有笑,她表情严肃地说:
   “我要对你说的是:你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所以,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千万不要像我一样中途放弃,一定要考上大学!不管咋样,都不要让我失望。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
  矿军动情地握住矿梅的手说:“放心吧!我会努力的,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只是……你这一走,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呢?”
  矿梅嗔怪地说:“瞧你!老家离这儿才二十里路,每个周末我都会回来的,还怕见不着面儿?呵呵!”
  矿军笑了,一把搂住了矿梅,俩人热情地亲吻了起来……
  没过几天,矿梅就在父母的护送下,回到了农村老家当了一名乡村民办教师。
  
  自从矿梅回乡当教师以后,矿军和矿梅就很少有机会见面了。虽然每个周末矿梅都会回家来,但是他俩却没有什么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即使是见了面也只能是简短地聊上几句,打个招呼,互相问候一下,至于俩人心底里蕴藏的那份情感和秘密,也只能通过书信的往来或是递纸条的方式来继续。
  就这样,两个年轻人在暗中持续着他们单纯而又火热的情感。一年后,矿军考入了县城的高中,住校读书去了。  3/8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