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女
时间:2013-04-05 11:13: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陕北老农  阅读:

        矿军和矿梅不是亲姐弟!
  上世纪七十年代,矿军和矿梅的父母是邻居。
  矿军和矿梅的父亲都是油矿的职工,母亲都是家属。矿军的父亲是一名钻进工人,矿梅的父亲是一名卡车司机,他们都是五十年代进厂的老工人。
  矿军和矿梅同在矿上的子弟学校上学,矿梅比矿军大两岁,在学校,矿梅比矿军高一个年级。
    矿军是家里的长子,下面有三个弟妹。矿军的父亲曾经是一名军人,所以给他取了个名字叫“矿军”。矿军从小活泼可爱、聪明伶俐,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喜欢他。
  矿军除了看书学习以外,没事儿的时候还特别喜欢画画儿。他不知从哪儿弄到了一本薄薄的、发了黄的《绘画基本技巧》,没事儿的时候就趴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画画儿,引得隔壁的矿梅常常站在他身后默默地看他着作画。
  矿军在绘画方面是很有天赋的,他在没有人教授的情况下,凭着一本自己的揣摩和悟性,愣是画出了一幅幅让老师和同学们感到特别惊奇的画儿来。有一次,他在矿梅的坚决要求下还给她画了一幅素描肖像,画得还特别像。
  矿梅自然是喜欢的不得了,把它装在一个精致的镜框里挂在了自己寝室的床头前。
  矿军的父亲对聪明好学儿子寄予了很大的期望!他希望儿子将来能当一名工程师,做一个人人敬仰和尊崇的知识分子。可是,矿军偏偏却喜欢文学和美术。按照现在的说法,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
  矿梅是家里唯一的独生女,因此,她的父母对她是百般疼爱,甚是娇惯,在吃的、穿的、用的诸方面是有求必应、尽量满足。因为溺爱和娇宠,矿梅的学习成绩一直不是很好,为此她还留过级呢!矿军上初中的时候,矿梅已经念初二了。那一年,矿军刚刚十五岁,矿梅已经年满十八岁了。那时候,国家实行的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初中只上两年。学校里的师资比较匮乏,因此,给矿军和矿梅两个年级带语文课的老师恰好是同一个人。
  
  矿区的职工住宅大都是一些根据地形而修建的一排排石窑洞和平房,每一排都住着十几户人家。 矿军和矿梅他们两家住在同一排相邻的石窑洞里,每家两孔窑洞,一孔住人,一孔是杂物间。
    在住宅区里,每到职工下班和孩子们放学的时候,各处的院子里都是非常热闹的。特别是到了夏天的时候,人们喜欢端着饭碗聚集在院子的某一家门口,边吃边聊着一天来的所见所闻、趣闻乐事儿。大家在吃饭聊天的过程中,你夹我一块肉,我捞你一筷子面,你推我让,十分谦和。那时候,邻里之间的关系相处得特别融洽。
  一天下午吃饭的时候,矿梅端着饭碗来到了矿军的面前,二话没说,就把自己碗里的红烧肉往他的碗里拨了一大半儿,然后笑嘻嘻地说:
   “快吃吧!可香啦!”
  矿军有些惶恐地说:“我……我不吃,你吃吧?”
   “快吃吧!吃完了我还有事儿求你呢!”
   “啥事?”
  矿梅故意拉大了嗓门说道:
   “矿军!你知道吗?周老师今天在的语文课上又把你写的作文拿到我们班上进行讲评了,同学们都夸你写得实在太好啦!真的!”
  矿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当是什么呀,那又怎么啦?”
   “矿军!我想……你的作文写得那么好,能不能帮我也写一篇呀?我的作文今天又被周老师给打回来了,还要求我明天必须交作业。你知道,我最头痛的就是写作文了。所以,我想请你给我随便写一篇儿,帮我应付一下好吗?”矿梅越说越急,几近哀求了。
   “这……”矿军犹豫了。
  这时,矿梅的妈妈在一旁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走过来对矿军说:
   “矿军!你就帮她写一下嘛!不然的话矿梅明天交不了作业,又该挨老师的训啦!”
  这下,矿军不好再拒绝了,只好勉强答应下来。
  矿梅见矿军答应了,高兴地叫了起来:
   “太好啦!晚上我在家等你!”
  说完,她把碗里剩余的红烧肉全部倒进矿军的碗里,转身跑开了。
  
  当天晚上,矿军如约来到了矿梅的房间。
  那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年月。男女之间(特别是学校里的那些少男少女们),互相之间连话都不敢说,否则,就会有人说你思想和作风都有问题。因此,矿军和矿梅虽然是邻居,并且天天见面,但他们平时还是很少说话的。所以,矿军今天是第一次怀着新奇和忐忑的心情走进了矿梅的闺房。矿梅的闺房就是她们家的储物间。
  毕竟是女孩子,即便是堆放杂物的地方,屋子还是被矿梅收拾得干净整洁、井然有序、有条不紊,一点儿也不失女孩家闺房的整洁和温馨。房间的空气里中散发着女性特的气味儿,这让初进门的矿军感到有些眩晕。
  矿军和矿梅面对面地盘腿坐在了炕中间的小方桌前。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挨着对方,矿军也是第一次发现矿梅竟然长得如此美丽漂亮: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睫毛特别长;细腻白皙的皮肤光鲜温润、乌黑柔顺的头发梳着两根齐肩的小辫儿,丰腴的躯体浑身散发着青春少女特有的气息,把个矿军逼得都不敢正眼看她了。
  矿军的心里顿时有些慌乱了。
  矿军在给矿梅讲解写作文的要领时,无意中抬头瞟了一眼矿梅的胸前,霎时,矿军的身体犹如过电一般激灵了一下,他竟然一下子愣神了:
  矿梅穿着一件碎花的粉色衬衫,白皙的脖子露出了许多,胸前的衬衫被里面那两个很容易让人臆想的东西顶得是鼓鼓囊囊的,把矿军的心一下子给搅乱了。
  虽然矿军只有十五岁,但是他已经在书本里谙知了一些男女之事,特别是《红楼梦》里贾宝玉和袭人初试风雨情的那个章节,矿军不只看了多少遍了,他经常在半夜里暗自揣摩着其中的那般滋味。因为,他的被褥上也曾出现过让袭人脸红的那种垢污。
  矿军慌乱地给矿梅讲解着连他自己都听不懂的话语,嘴巴顿时有些磕磕绊绊的了。
  矿梅忽闪着毛茸茸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矿军的脸,一付很认真的样子。起先,她还是听得津津有味,渐渐地就越听越糊涂了,到后来便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无精打采了。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