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总的风流史
时间:2013-03-30 08:39:1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潇男  阅读:

  有一段玩笑顺口溜说:“一个情人是宠物;两个情人是人物;没有情人是废物。”我们是一个具有“礼义廉耻”优良传统的民族,当然“废物”多多,但喜爱“宠物”、成为“人物”的亦不乏其人。张尚彪就是其中的一个。
  张尚彪何其人也?在八百万人口的海昌市小有名气。说他有名,一是他坐有大型石化企业物资公司总经理的交椅,二是他头上有海昌市“销售标兵”的光环。尚彪农村出身,身材魁梧,性格内向,但做事有魄力。十七岁参军,由于作战勇敢,从战士升到团长,在抗美援朝中立过三等功。转业后被企业重用,掌握了物资供应和废旧材料销售大权,同级干部看着眼红,四面八方客户巴结。他公司一年上缴总公司的利润超过亿元,成为领导面前的冒尖“红人”。他的结发妻子叫闫卫红,个子高挑,皮肤白皙,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是当年部队中的一枝花。跟随丈夫转业后,由部队文工团员变成公司俱乐部主任,是一位基层科级干部。
  小两口在部队时是人见人羡的“模范夫妻”,生有一女一男,全家生活殷实,其乐融融。转业初期,丈夫兢兢业业,工作奋进;妻子恪守本职之余,相夫教子,家庭料理的有条不紊。随着事业的辉煌,又受到大城市“灯红酒绿”的耳濡目染,张尚彪春心荡漾,再加上众多热心客户的盛情邀请,所以出入“歌舞厅”、“夜总会”的机会越来越多。每逢周末,接他的小车几乎排队。
  一天,一位着装时髦的女士来到了张总办公室。这女子长得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年逾三十而风韵不减。一见面就给张总飞来一个“秋波”。张总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张总,我叫刘喜梅,从小喜欢梅花的无畏和高洁。个体小老板一个,单身小女子一个。”随着这女子的自我介绍,张总仔细打量。呀!妩媚沁心,艳光照人。他故作漫不经心地问:
  “找我有什么事呀?”
  “我的五金厂断了粮,恳求张总给批点废旧钢材。”女子嫣然一笑,故意放低声音说:
  “我会好好报答张总的。”
  张尚彪虽是行伍出身的硬汉子,但也经不起这等柔情蜜意的诱惑。拿这个妖艳动人的女子和自己“半老徐娘”的夫人来比,有天渊之别。他不由自主的他大笔一挥,批了一百吨冷轧可利用材薄板。刘喜梅千谢万谢,手捧批条跑去销售处。
  一个周六的下午,张尚彪在办公室写工作报告。突然几下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请进!”
  随着房门的徐徐推开,一阵香风扑面而来。张总抬头一看,一位光彩夺目的少妇站在面前。这女子黑发披肩,满面春风,酱紫的紧身褂配上洁白的裙子,显得稳重而文雅,活力四射。还没等张总说话,她就抢先说:
  “我是小梅呀,上周承蒙您的关爱……”
  “噢!想起来了,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我想请张总去我厂视察,也顺便让我孝敬孝敬您。”
  张总嘴说不用不用,但暗中心花怒放。他深知请“考察”是幌子,想“孝敬”是实质。
  “请张总上我的车,不过车不好,是普桑。”
  “你带路,我开自己的车,回来方便。”
  不到一小时,就到了小刘的城市昆州市。不过他们没有去看什么厂,而是径直到了小刘的家。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居民房,室内装璜得优雅别致,客厅内两颗盛开的君子兰鲜艳夺目。厨房洁净明亮,卫生间带自动按摩的浴缸,使张总注目心仪。一走进卧室,一股玉兰香扑面而来,古朴典雅双人床上的淡蓝色被褥,和浅绿色的竹节花布窗帘清新相映。
  “张总,小户人家,让您见笑了。”小刘亲切柔和的话语打断了张总的遐想,便随口说:“不错,不错!很温馨。”
  “那咱们先去吃饭,您老山珍海味吃多了,今天就吃农家菜。”
  “客随主便,给你添麻烦了。”
  “您的车就停在楼下小区内,坐我的车一起去。”
  后来吃的什么菜,喝的什么酒,唱的什么歌,跳的什么舞,张总印象全无。当他一觉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了那张温馨的双人床上。打这以后,刘喜梅就成了张总的“红颜知己”,那钢材批条上的数量也不断增加,小刘的厂子也一天天兴旺起来。小刘把张总当做发财的靠山,张总把小刘家当做“幸福的乐园”,工作累了,思想闷了,就来昆州放松一下。这种不是夫妻胜似夫妻的关系一直维系了七年,小刘与前夫离婚后再不嫁人,带着三岁的小女儿一心扑在张总身上。
  哪知好景不长,一次重大的决策失误动摇了张尚彪的重位“交椅”。领导考虑他多年的贡献,让他按正处级待遇提前退休,自谋生路。在这段最晦暗、最痛苦的时间里,刘喜梅一直忠贞不渝地陪在老张身边。经过一段“蛰伏”之后,张尚彪重整旗鼓,利用过去的人脉关系,开起一个私营贸易公司,效益还算可观。自然和小刘的关系更是糖上加蜜。可张尚斌的心并没有完全收住,他还渴望着更新的刺激。
  这天,老张和朋友一起到昆州谈生意。住进宾馆后与刘喜梅打了个电话,说今天事情太多,就不到家里来了。吃晚饭时一位漂亮的红酒推销员让老张垂涎三尺。这女孩身高一米六五,身材苗条,眼睛雪亮,走路一阵风,说话像银铃。她白天在饭店推销红酒,晚上去KTV陪客人唱歌跳舞,一天赚双份的钱,遇到“仗义”的人也偶尔“出台”。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周爱花,老家四川南部,穷地方。”
  “你把这啤酒杯里的红酒一口喝光,我再买你两瓶干红。”
  “真的,老总你说话可算数?”
  “大丈夫,君子一言!”张总话音刚落地,小周便一饮而尽。
  再喝——再买,再买——再喝,小周一连喝了六杯,张总付了十二瓶红酒的钞票。接着,两人又一起跳舞唱歌,一起回宾馆房间叙情。当张总去洗手间时,突然一个电话打到房间。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