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市委官太太的婚外秘事(完整篇)
时间:2013-03-25 10:02:5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补天裂  阅读:

   让我期望的周六终于来临。我吩咐保姆买了好菜并让酒店送来特色菜系,以便让这天显得颇为隆重。
   表弟开着他那台三菱跑车准时到达。林婉却迟迟不见人影,我有点担心她和我爱人之间通过气,不会来了。但最终她还是以光彩照人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这是第三次看见她,我还是觉得惊艳,一个女人,若是美到让女人也喜欢,可想而知对男人具有多大的诱惑力。
   我的我市长丈夫装做若无其事,目不斜视,坐在沙发上继续看他的报纸,看见林婉的到来,礼貌性地说声请坐。
   而这边我的表弟,眼神放出了别样的光芒,他肯定没想到这个如此漂亮优秀的女子,很快将会变为他的女朋友。
   他有点大失水准地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以致于显得他那样俗不可耐。
   这餐饭在笑声与尴尬中过去。饭后,我悄悄问了问表弟,对林婉是否满意。他急不可耐地说,相当满意。表姐你一定得帮我将她搞到手。我讨厌他的眼神,见到美女就放电,没一点稳重的样子。
   同时也悄悄对林婉说了我的想法,并且承诺,如果他们两个事成,我一定想办法将表弟调回市里,过几年就把他扶正。她不动声色地说,“谢谢嫂子的好意,不用了,其实我早已有了男朋友,他在省里工作”。
   我没想到她会这样,一时无言以对。只得沮丧地看她离去。

—3—
   我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想耍什么花样。若是想以我丈夫为阶梯,实现她在官场上的抱负,那倒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我也不会过多理会。只怕她是想要名要利还有人,那我绝不答应。但她并非池中之物,以我现在所处地形式,明显弱她一截。
   一时又无计可施,心中的怒气如烈火一般燃遍全身。想起她刚才不冷不热的态度,明显没把我放在眼里,如果不是有我丈夫撑腰,她敢这样嚣张吗?
   看看那个男人,依然轻松自在地坐着看他的电视。此时,什么冷静,理智全都抛诸脑后,
   我冲到他面前,大声质问他:“你到底和那个女人什么关系”?他怔了一下,平静地说:“什么什么关系,你搞什么名堂”。
   “别装了,我全都知道了”。
   “就你能耐,你知道什么了”?
   “不就是你和姓林的那点破事”!
   “你瞎说什么呀,人家好好一姑娘”。
   “她好?当然啦,要不然你也不会跟她上床”!
   “越说越离谱了,上什么床,你别血口喷人啊,事情可大可小,你不是不明白”!
   “你也知道丢人?那你还好意思公然去酒店开房”?
   “你跟踪我?去酒店就是开房啊?这阵子有个香港客商准备在我市投资建厂,我们是经常去酒店谈有关事项”!
   “周中兴,你真是个伪君子,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和香港客商谈事还要准备避孕套”?
   看得出他全身在发抖,如让人抓住的小偷,尴尬,害怕,愤怒一时间什么情绪都表现在他身上。
   “你以后少管我的事,自己有得玩就行了”!
   “你这什么态度?事情让我拆穿不好意思了?我劝你早早收手,否则有你好看的”!
   “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你对我不仁我也对你不义,必要时弄它个你死我亡,如果你对你现在拥有的一切不再感兴趣的话,随时可以放弃”!
   此时,他态度有点缓和了。
   “子青啊,你知道我对这个家对你还是有感情的,外面逢场作戏不足为信,再说,你搞垮我对你又有什么好处,更别说对我们女儿会有多大的影响了,还有你那帮鸡犬升天的亲戚”!
   这是个狡猾的男人,他深知我的弱点就在于此,他知道我不会将他的前途以及整个家族的利益用来打赌,更为重要的是,他知道我爱女儿胜过一切,如果事情一旦发生变故,受深最重的无疑就是孩子。
   我浑身像瘫软了似的,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的痛加上身体的累,人突然昏沉起来。他叫来保姆扶我上楼休息,自己则打电话叫司机送他到区县去考察工作。我不知道他的事情怎么这么多,即使是周末也不能停歇。

 

—4—
   昏睡到晚上一点,还不见他回来。打电话关机,打司机小王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我彻底绝望了,如果说在这之前他还害怕让我知道的话,现在事情挑明了,他反而变得无所顾忌。否则也不会明知道我身体不舒服的情况下,依然夜不归宿。
   这是个怎样的男人啊?从前的恩爱他全都忘记。还记得当年他为了追我和另一个男人打得头破血流的事,那个男人不比他差,现在也已经是邻市建委主任。虽然看似级别矮他一截,但说句不好听的,手中流通的人民币比他多到哪去了。
   记得前不久我去他所在的市,朋友聚会时他还对我照顾有佳。并且一再说今后经常联系。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我突然有个可怕的想法;我要报复我的丈夫,我也要让他尝尝背叛的滋味。想到此,便很快翻出电话记录,查到那个人的电话号码。
   因为已是深夜,我不想打扰他,所以决定明早给他打去一通电话。
   这个夜漫长而孤独,眼泪和伤痛伴随我渡过。他又是一夜未归。
   早上,我懒散地起床,照了照镜子,里面的我自己差点不认识。十足的怨妇形象,头发凌乱,眼神哀伤。心里悲凉极了,我在自己糟蹋自己啊,一个女人若自己也不懂得爱惜自己,还奢望谁来爱惜你?
   想到此,精神突然好了一点。脱衣沐浴,让自己浸泡在水中,暂时忘记所受到了的耻辱,尽量将水变得香味十足,以便于在强烈的刺激中让大脑拥有片刻窒息。如果在这样美的环境中静静死去该有多好,有时死亡真的是一种享受。
   但我不甘心于就这样对命运低头,我要让自己的尊严得到维护,我要让我的丈夫对他所做的错事付出代价。
   手中的电话犹豫再三终于拨通出去。
   电话里传来那个男人好听的男中音,记得在学校时,他诗朗诵可是好手。那时,就觉得他故作,我不喜欢附庸风雅风雅的男人,难免会让人想起虚伪和做作。
   “子青吗?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啊?这通电话我可是盼了整整十几年啊”!他说话还是那样夸张,有吗?盼了十几年,男人啊。  3/96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