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悲催的捉奸经历
时间:2013-03-24 16:20:4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我一再提醒自己不能以貌取人,这女孩打扮成这样,正说明她是个不追赶潮流的保守女孩,于是就故意找些话题和她聊天。
  我问:平时下了班都有什么爱好啊?
  她答:没啥特别爱好,除了看小说就是上网。
  一听她喜欢上网,我就问上网都玩些什么啊?
  她答:看言情小说。
  我问:喜欢看谁写的小说啊?
  她答:辛**,郭**。
  这两位作家的作品我都没看过,我想和她谈谈我感兴趣的推理小说,不过我估计她也不感兴趣。
  于是我又换了个话题,问她,附近的景点去玩过吗?然后我说了几个有名的景区,她答“没去过”。
  我说有时间我带你去玩,她答“嗯”。
  反正就是我问什么,她答什么,要不就冷场。
  我明白了,这女孩就是人们俗称的宅女。
  那天分手后,我和这女孩还陆续联系过一阵,平常给她发个短信什么的,但不管我说什么,她的回答都极短,一般就是“嗯”啊,“是”啊之类的。
  再后来我彻底对她失去了兴趣,就再也不联系了。
  表舅妈还斥责我错失了一个最佳人选,但我不觉得。
  如果选择了一个这样的女孩,你要处处当她的老师,因为她的视野极窄,很多事情她都不懂,要你手把手教她。
  带这样的女孩社交,你会很累,因为她拘谨而又放不开,就算你有心带她,但她把自己限制在一个小套子里,拒绝融入。
  和这样无趣的人过一生,我估计我会提前崩溃的。
  所以当初,在综合比较了我身边的合适对象后,最后还是选择了刘斌介绍的晴。
  这样的女孩最起码生活起来觉得不累,带她到朋友圈里也不会觉得尴尬,因为她开朗大方,很容易和大家打成一片。
  至于后来那些事,确实不是在我预料当中。
  不过既然已经分手,我就准备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不再想那么仓促地走进婚姻了。
  周一去公司报到,一进公司大厅,前台的小妹于楠就热情地和我打招呼:“轩哥,你出差回来了?”
  我笑着答复她:“啊,回来了,有点费用报销一下。”
  “噢……”于楠欲言又止,看看四下无人,她悄声问我:“你和小雨的姐姐分手了?”
  我一愣,后来想想也对,我和晴分手一个多月了,而这个于楠是小雨的好朋友,所以她知道这个消息也不奇怪。
  我冲她点点头:“嗯,是啊。”
  这丫头很善解人意地冲我笑了笑,轻声说:“想开点。”
  我平静地回道:“呵,没什么,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于楠笑着冲我点了点头。
  于楠进这家公司,还是我引荐的,我当时和晴谈恋爱,那时刚买房子,晴和雨的家都不在这个城市,所以周末晴经常叫上大学的雨过来玩。
  有时雨会带她的小姐妹于楠过来,就这样一来二去熟悉了。
  后来雨和于楠毕业了,雨继续读研,于楠成绩没有小雨好,就准备直接找工作,但找工作的过程很不顺利,那时我就顺嘴和她说,我们公司在招前台和文秘人员,你可以去试试。
  小姑娘真的就去应聘了,没想到最后被录用了,做了前台人员。
  这个小丫头很古灵精怪,我料定她这个前台也做不多久,因为她看上去就是那种在学校成绩一般,但到社会上很会来事儿的女孩,这样的女孩在职场混久了会很吃得开。
  刚一走进电梯,我就看到了梁馨。
  梁馨是我们董事长的女儿,学财经的,现在的职位是财务部经理。
  看到我,梁馨冲我微微颔首,笑容一如往日般明媚动人。
  四年前梁馨从海外学成归来,她父亲让她在每个部门都实习一段时间,就是她在销售部实习的时候,我们变得熟络起来。
  我那时候没有女朋友,看到梁馨的第一眼,就被她美丽的外表和得体的谈吐深深吸引住了。
  后来我曾默默暗恋过她很长时间,但终归因为身份差距太大,我又缺乏勇气,这段暗恋胎死腹中。
  现在,梁馨是有男朋友的,就是我们的总经理罗鸿涛。
  罗鸿涛是董事长梁哲瀚从一家跨国企业外聘过来的,三十三岁,MBA学历,为人精明干练,有多年的管理经验。
  罗鸿涛的父母和董事长梁哲瀚是旧交,八十年代初期他们共同在北方一所高校就读,九十年代初期梁哲瀚下海经商,罗鸿涛的父母则在大学任教,梁哲瀚功成名就之时,罗鸿涛的父母在各自的学术领域也取得了不菲的成绩。
  所以罗家是名符其实的高知家庭,董事长把这个人拉过来是有用意的,既希望他成为自己的乘龙快婿,更希望他辅佐女儿接管好自己的江山。
  当电梯里只剩我们俩时,梁馨看着我轻声问道:“这段时间很忙?好长时间没看到你了。”
  我竭力平静地答复她:“嗯,最近一直在下市场,比较忙。”
  “噢,”梁馨微微一笑,转而说道,“哪天约上小晴,咱们再来个混和双打怎么样?”
  我们曾加过一个公司内部的运动休闲群,在那个群里,梁馨得知我和我女友晴都爱好打网球,后来有一次她和罗鸿涛就邀请我们一起去他们郊外的别墅玩儿。
  那个别墅区有个网球场,那一次玩得很开心,后来他们又约过我们几次。
  听到梁馨这个邀请,我比较尴尬,挣扎片刻还是决定和她说实话,避免以后再有这种误会。
  我微笑着答复她道:“我和晴已经分手了,所以再和你们混和双要恐怕要另外找个人了。”
  听到我这个答复,梁馨的表情比较诧异。
  她喃喃说道:“噢?你们不是……准备结婚了吗?”后来又觉得这话问得太唐突了,她马上改口道:“对不起,我不应该问这么多。”
  我平静地说:“哦,没什么,都过去了。”
  这时我的楼层到了,我冲梁馨笑了笑,快步走了出去。
  走出电梯门,我长舒了一口气。
  不知为什么,面对梁馨我总会不由自主地紧张,同时,我也不希望自己和她走太紧,走得越紧,会发现差距越大,同时那种可望不可及的感觉也会越来越严重的折磨着我的内心,摧毁着我的自尊心。  5/6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