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悲催的捉奸经历
时间:2013-03-24 16:20:4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如果没有这件事,我们当年底是准备结婚的,不过反过来一想,幸亏在婚前发现,这要结了婚再发现,更窝心。
  现在倒也好,一拍两散,也没那么多麻烦事,幸亏我忙,房产证还没来得及换成她的名字。
  想到这儿,又想起刚才那恶心的一幕,一想到那俩贱人在我床上翻云覆雨,我他妈就恨不得将这床卸了!
  打定主意,明天找个旧货市场把这床卖了,再买个新的,要不估计我宿宿都睡不好觉。
  其实这床是我为结婚而买,根本没用多久,但心里图个干净,还是换了好。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拿起手机一看,已经上午九点多了,电话是刘斌打来的。
  我接起电话,瓮声瓮气地问了句:“啥事这么早找我啊?”
  刘斌在那边笑:“这都几点了,还早?怎么你没去上班啊?”
  其实昨天我和公司请了假了,我们公司对销售人员管的也不是特别严,我没好气地对他说:“和公司打过招呼了。”
  刘斌假模假样地问我:“怎么了?和你老婆闹别扭了?”
  我一听他这样问就估计他已经知道了大概,于是骂道:“你个王八犊子!给我介绍的什么玩意儿?”
  果不其然,刘斌在那边笑起来:“你小子说话咋那么臭呢?我这一片好心还成了驴肝肺了?”然后又轻声对我说,“她昨天晚上可在我这儿哭了一宿,朱莉陪了她一晚上,她说想找你好好谈谈,要不你到我家来?”
  一听这话,敢情这小子是来当说客的?
  这时我的觉也醒了大半了,我冷冷地对电话那端的刘斌说:“你少他妈管这档子闲事啊!我和她没啥好谈的,要是别的错我都可以原谅,只有这种事,门都别想!”
  这是心里话,其实晴以前的毛病并不少,比如花钱大手大脚、有时喜欢发个脾气耍个小性,但只要不是原则问题,我都可以容忍,唯独出轨这种事,已经触及我的底线,绝对无法容忍。
  我知道她跟那个男人重温旧梦,纯粹是脑残,因为那个男人根本不可能离婚娶她,当初就是看中了富家女的钱才抛弃她,现在人家已经结婚生子了,又怎么可能再回来娶她呢?只是玩玩罢了,不过这些都和我没关系了。
  听我这样说,刘斌叹了口气,说道:“那好吧,我把你的话转告给她,你也别想太多,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好歹你也白玩了人家两年呢。”
  “少放屁,我被她耽误了两年青春你怎么不说呢?”我回敬刘斌,“我已经带她见过家里人了,是真心想和她结婚的,这下搞得我在家里也很被动。”
  “行了行了,知道了,要不我再给你介绍一个?”
  “远点滚吧,你介绍的我再也不敢要了。”
  大家就当看个故事吧,不过这些男男女女全是我身边的,就算有加工,但他们的心态全是真实的。放下刘斌的电话,我已经睡意全无,起床收拾了一番,然后就到楼下叫了个拉货的车,让他们的人上楼帮我床拆了,拉到旧货市场去卖。
  因为这床几乎是全新的,很快就被几对情侣看中了,有人好奇地问我这么新的床为什么要卖?
  我总不能说因为抓着我老婆和别人在这张床上通奸,我忌讳才卖掉的吧?
  那样说估计也没人敢买了。
  所以我随口编了个谎话,说准备回老家去发展,不打算在这住了,这床拿又拿不走,所以只好卖掉。
  最终这张大床和两个床头柜以它原价三分之一的价格被一对情侣买走了,虽然有点亏,但落得个心里清净。
  我并没有着急买新床,因为次卧还有张单人床,是我们当初为了方便家里来客人时准备的,我准备先睡那张床。
  第二天我就去上班了,不管煮熟的鸭子是否飞了,生活还得继续呀。
  在公司呆了半天,把手头的事处理了一下,准备第二天去出差。
  下午,我手机突然响了,一看号码,有点惊讶,因为是晴的妹妹雨打来的。

  略一思考,我就把电话接通了:“喂?”
  “轩哥,是我,小雨。”电话那头传来雨轻柔的声音。
  雨比晴小四岁,现正在本市一所大学读研究生。
  她们姐妹性格完全两样,晴开放活泼,雨内敛含蓄,外形也不太象,晴的身材丰满性感,显得很成熟;雨则是个清秀苗条的小姑娘,平时很文静。
  雨有一点象我的前女友芬,但还不尽相同,芬虽然文静,但很爱笑,雨则显得沉默得多。
  此刻,雨在电话对面欲言又止,最后她对我说:“轩哥,我想帮我姐取一下她的东西,好吗?”
  我平常地回复她:“好,我下午回家帮她收拾一下,你傍晚六七点钟过去吧。”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
  放下雨的电话,我把工作交待了一下就回家了。
  到家后我把晴的衣服和日常用品都给她装进皮箱里,装了整整两大皮箱。
  晚上六点多,雨来了,她的神情显得有一点尴尬,显然她也明白发生了什么,晴就算没和她说那么详细,但以雨的聪明,也知道她姐肯定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否则我不会这么绝情。
  我帮她把皮箱拎到楼下,对她说:“你在这等一下,我去给你打个车,要不你没法拿。”
  雨听话地冲我点了点头。
  我到路边叫了辆出租车,并帮雨把两个皮箱装上车。
  临上车前,雨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她喃喃对我说:“轩哥,我还是希望你和我姐好好谈谈,就算你们做不成情侣了,也不要留下什么心结。”
  我疲惫地对雨笑笑,回道:“也好,不过过一阵吧,这一阵我心情不好。”
  雨点了点头,说:“我理解你的心情,这样也好,你们都先冷静一下,那轩哥我走了?”
  我笑着冲她挥了挥手,目送雨坐的出租车远去。
  后来我还是跟晴谈了一次,谈的地点在我家附近的一个小酒吧。
  这个时候距离上次捉奸已经一个多月了。
  晴瘦了,显得有点憔悴,没说几句话就开始哭。
  她说她现在追悔莫及,怪自己耳根太软,那男人对她说他婚后过得不好,她就动了恻隐之心。  3/6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