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寂寞女同事那一夜露水情缘
时间:2013-03-23 23:12:0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吴枚是小燕的中学同学,这是小燕来我们公司后我才知道的。小燕对我说:“ 那个女人你可要少惹,初二就谈恋爱,对男人了如指掌,你和她搅
  到一起的话,会控制不住局面的。”
  我说:“ 我怎么会和她搅到一起?她是我们老总的情人。”
  吴枚来我们公司也就两年,但在女职员里属于晋升得最快的一个。我还记得她第一天来报道的时候,尽管也是职业装,但却在脖领处戴了一朵特别夸张的花饰,深深的紫色,让人感到过目不忘。她的态度很大方,眼睛异常灵活,没一会儿,整个三楼的人就开始窃窃私语,那个女孩叫什么?
  这样女人注定会受到男人的关注:漂亮,聪明,还有点风情。她岁数不小了,又没结婚,下了班,男同事去喝酒,叫她,她爽快地就去,酒量又大,能不让人想入非非?很快,各种绯闻就出来了,开始是说她和我们公司里的一个男职员,是有妇之夫。那男人知道后紧急避谣,甚至把自己的老婆带来说明真相,最后闹到和吴枚对面而过也不说话。一波风声刚过,另一波谣传立刻又来了,这次是老总,老总总没有人敢去对质吧?有人说得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说看见吴枚坐在老板的腿上给他喂水喝。随后没多久吴枚就提了分公司的经理,大家一起开会,渐渐发现她和老总似乎也很正常,至少我们巴结时她也巴结,我们一起抵抗时她也抵抗。两个人在会议上讨论事情时口气眼神都很一般,慢慢传言也就过去了。
  不过吴枚的形象经过这么两三件事情后是彻底坏了。她呢,似乎并不在意,仍然和不少男同事保持着时断时续的亲热程度。今天和谁谁一起去吃烛光晚餐,明天下班的时候就能看见另一个男人开车将她载走。她的工作没得说,只是私人生活有些不检点。
  因为小燕的关系,我们俩比别的同事要走得近一些。她对我,态度是友好的,也很朴实,不像对别的男人,总是没大没小地乱开玩笑。有一次我们单位去南湖钓鱼,我正好和她坐到了一起,她戴着个墨镜,眯缝着眼睛,看着远处,那个样子让我忍不住就有了推心置腹的想法。我说:“ 你呀,成个家会感觉轻松得多。”
  她好长时间无语,一会儿才压低了嗓子说:“ 你看着我累?”
  我能听出她的嗓子都哽咽了,不敢再多说下去了。含糊几句,说了点别的,就算完了。
  三
  小燕出差的这几个月里,我等于又回到了单身生活,其中的快乐自然不用言说,和同事们又开始了晚饭后大街小巷胡乱流窜的日子,与吴枚的交道也开始打得多了起来。能看得出她是寂寞的,寂寞得想要得到每个男人的关注,但她又无法忍受平淡的生活,所以总是下不了决心结婚,好好过日子。
  从某种意义上说,吴枚代表着被这个社会的所谓时尚进步等新潮理论害掉的
  一批女人,她们一方面警惕、执著、不屈,一方面又要解放、享受和疯狂。她们的思想和传统的女人完全不同,但又没有完整实用的理论来做指导,所以心态上也是惶惶然的。所谓快乐,只能是抓住多少算多少,只看眼前,几乎无法应付未来。
  在醉酒中,或者在暧昧的灯光和音乐中,要说我没有对吴枚动过心,也是不正确的。而且我甚至能感觉到因为小燕不在,吴枚内心的那种躁动已经逼得我没有退路了。跳舞的时候,她很主动地贴近我,不需要我手动,她就拉我的手放在她的腰上。她的热气喷在我的脸上,在我的眼前高高举起胳膊,完美的*部那样坦荡地暴露在我的眼前。欲望是人的本能,什么都难以压制。
  实际上多少天来我就怀着这么一种蠢蠢欲动的想法周旋在她的身边,现在想想,那一晚最后发生的故事几乎是从开始就预料得到的,所谓水到渠成啊。
  赵正华和很多男人一样,对女人免不了有些固定的印象。他在开始想和吴枚做点什么时,就已经给她身上打上了“ 风骚”的戳子,这同时也是在给自己找一个最合适的借口。
  小燕是四天后回来的。为了迎接她的回来,我请了几天的假,收拾房间,采买东西。和吴枚的###过后,我没有再和她联系过,请假也是因为实在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再次相逢。那一夜的事情我已经渐渐全都回忆起来了,包括我对她说的那些傻话。酒是喝多了,但还没有多到神志不清的地步,否则我不会那么急切地提出要送她回家,等到了她的门口,我又死皮赖脸地不肯离去。事情是由我纠缠而开的头,我又怎么能在再见到她时视而不见呢?
  小燕瘦了很多,一进门就躺在床上睡觉了。我做好了饭,她晚上才起来吃。我搂着她,心里很激动,但吴枚也会如一道阴影从眼前滑过。我尽量忘记一切,和小燕专心说话。谁知道没说几句,她却主动提起了吴枚:“ 她怎么样,结婚了吗?”
  “ 没有。”我说,口气是不想谈论这个人的。
  “ 为什么?”小燕似乎并没有察觉,还在问。
  “ 我怎么知道?!”话说出口,我才发现语气里竟然有了不耐烦。
  小燕奇怪地白我一眼,说:“ 你们天天在一起,你不知道?”
  “ 谁说我们天天在一起了?”我干脆站起身,去厨房拿酱,到厨房才发现自己的背竟然都湿了。
  晚上,我和小燕躺在床上,她很自然地向我贴来,几个月没见了,我也的确很想她。可是,糟糕,吴枚又来了。一道阴影,白衣白裤,仿佛就站在我的窗外。我把灯关掉,集中精力,还是不行。一想起她,我就不行了,好像那个嘴里苦
  苦的早晨又回来了,我伏在洗手间的便池上,一遍一遍地干吐着,空气中蕴涵着怪怪的味道。我是多么恨自己啊。
  小燕伸出了手,摸摸我的头。“ 你怎么了?”她问我。
  “ 可能时间太长了。”我说。
  我能听出小燕失望的语气,我抱紧她,把她紧紧贴在胸口上。我说我这么抱着你你高兴吗?她点点头,我说那我就这么抱着你睡吧。
  小燕睡着了。赵正华却几乎一夜无眠。他知道自己出现生理障碍了,而且肯定是由于心理引起的。他的负罪感在见到小燕的那一刻膨胀到了极点,他无法从容地面对她,也无法从容地面对吴枚。极度的心理恐慌让他的心彻底乱了。
  第二天上午,起床后我就开始想要不要去上班,其实我应该还可以有一天假的,但我不敢想像和小燕整天呆在家里的状态。我发现自己的心怎么也静不下来了,惶惶然,戚戚然,小燕光洁的额头使我愧疚,她拖沓着拖鞋这个房间进那个房间出的样子让我不安。最后我还是决定去单位,即使要面对吴枚也要去。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