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回首的二奶生活
时间:2013-03-23 21:59:4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toutouf  阅读:

  天赐我也。我开始认为我挨的打无比的值得。
  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大个子把笔录递了过来,恨恨得说,别看了,签名。
  我的脸竟然有些莫名的发烧,低头签名的时候,飞快的瞟了一眼他的名字,这字真是写的是鼻子是眼睛啊,像人一样帅,他的名字叫陈阳。

  其实一开始询问都报过名字了,只是没在意。他会在意我吗?
  和非洲人告别的时候,我狠狠地说了句,以后我是再也不会做好事了。切!
  大个子,也就是陈阳,冲着我轻轻的笑了笑,笑容像朴树的那首歌,夏花般绚烂。
  我说,我叫桑桑。
  他点头,我知道。

  我说,谢谢你,晚上请你吃饭。
  他摇了摇头,对不起,我还要继续上班。
  上班?
  对,在邦威专卖做店员,8点半才下班。
  我等你。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急切。
  谢谢。还要给我添乱?再见。
  还没等我问他的联系方式,陈阳已经转身走了。望着他的背影,我一字一顿的告诉自己。靠,就是他了。

  真是特别高兴,晚上yoyo打电话找我打麻将的时候,我一点都没有犹豫。自从住到某某花园,才看到许多像我这样年轻又整天无事可做的漂亮女人。后来熟悉了,知道了大家从事的职业一样。这个yoyo心直口快,还比较谈的来。
  在yoyo家里坐定,才发现今天牌桌上多了一个稀客——安小冉。第一次见这个女人的时候,我惊若天人。并不是说这个安小冉长得有多漂亮,可是看着干净脱俗,不像别的二奶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钱似的,把身上所有能挂首饰的地方都挂满。这个女人总是安安静静的,身上一点多余的东西都没有。就像今天即使来打牌,她也仅仅穿了一件棉白的裙子,一点修饰都没有。
  这样的女人也能做二奶?每次见到她,我都会这样想。可能自己个性比较张扬,和温柔如水的安小冉也只是点头之交,擦肩而过。
  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手气真是出奇的好。清一色,一条龙,对对胡,把几个女人打得是花容失色。yoyo她们甚至有点绝望的开骂,只有安小冉微微的笑着,一幅平静的样子。看着她乖巧的样子,我故意打错几张牌,让她胡了几把。可是即使是胡了,她还是这样微微的笑着。这个女人,真让人捉摸不透。
  好奇心大增,我说,小冉,整天在一个小区里的,连个电话也不知道,留个呗。
  yoyo起哄道,喜欢帅哥也就是了,还来打美女注意。玻璃啊你。

 

  安小冉还是温温柔柔的微笑,桑桑,把你的告诉我,我给你打过去。
  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快11点的时候,安小冉起身告别,怎么拦也拦不住。安小冉走后,大家都没了兴趣。yoyo冲了杯咖啡让大家喝着,开始聊天。
  我就不知道了,这么温柔的女孩子,怎么也走这条路?我问。
  怎么不能包?不知道吧?她可以上大学的时候就被包了,签了5年合同呢。越是这样的女人,越贱。其中一个狮子王头发的女人说到。这个狮子王我一向不太喜欢,被包之前是一个餐厅的服务员,被包了以后,总是一幅暴发户的样子。
  靠,你怎么这么说人家,你以为你什么东西?我骂道,很奇怪,总是想护着安小冉。
  你是什么东西?狮子王不甘示弱。
  好了,你们吵什么吵?yoyo不耐烦了,对了,桑桑,你签合同了吗?我们几乎都签了,要不然不好办。
  签那个干吗阿?像杨白劳一样?我不以为然。
  桑桑,我们还年轻,要想想退路,对不对?yoyo一幅语重心长的样子,不签,要做多久?能包我们的,都是有能耐的,我们总要留条后路的吧。

  那是不受法律保护的,yoyo。我说。
  可是你现在受法律保护吗?yoyo反驳。
  我无话可说。
  午夜的时候,河马终于来了电话,沙哑着声音说,宝贝,好长时间不见了,想我了吗?我压着心头的厌恶说,想,真想了,你什么时候过来阿?
  明天晚上,好不好,宝贝?
  好的,一定要来啊,人家寂寞死了。
  你要等我啊,宝贝,就这样,先挂了。亲一个。
  亲。

  河马打电话的时候,我清清楚楚得听到卫生间哗哗洗澡的声音。一定是和哪个女人刚风流过吧,这个老男人。凭直觉,我不会是他的第二个女人,或者仅仅只是他的三四五奶而已。
  洗完澡躺在床上,心中是慌慌的不安。一闭上眼睛,就是陈阳如夏花般灿烂的笑脸,如同当年bb纯真的笑脸。
  日期:2013-02-22 20:48:16
  六
  河马第二天的晚上,终于出现了。一个月没见,人倒是瘦了不少,不知道去那里风流快活了。洗漱完毕,河马贪婪的搂住我,桑桑,一个月没见,你还是那样清纯。我就是喜欢你这种从不化妆的女孩子。
  你也更有男人味了阿。我恭维着。
  是吗,一会让你尝尝更厉害的男人味。河马放肆的笑着,习惯性的去吃什么壮阳药。我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河马,不要吃了。
  河马困惑的望着我。

  我装作无比深情地望着他,你都40多岁的人了,你知道不知道吃这种药对身体很不好?
  河马好像没有想到我会说这些话,甚至有些感动的更紧的抱住了我,宝贝,你真是善解人意。你不怕满足不了你?
  我摇了摇头,心里暗想,我是怕你折磨阿。自从第一次之后,我总是对和他在一起做爱有些怯意。
  河马没吃药的直接结果是,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就一泻千里了。河马有点愧疚的抱住我,宝贝,和我在一起你委屈了。
  我望着河马,橘红色柔和的灯光下,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是的,长得还算可以,甚至看着还有一些仁慈,可是清楚的,我可以看到他的皱纹,看到他不再年轻的混浊的眼神,看到他已经有些谢顶的脑门。它们在一次次的提醒着我,就是这个男人,衰老的男人,正在践踏着你的青春。可是,除了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我还能说些什么?
  突然想起来yoyo对我说的签合同的事,我试探着问河马,你听没听说过这个小区里的一些女孩子和男朋友签合同的事?
  河马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了,他推开了我,桑桑,你什么意思?你要离开我?  5/52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