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荣奶大
时间:2013-03-22 15:02:4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老晃儿听完后,很不高兴,操!拿我当大茶壶了?本来想拒绝来着。可听高铁杆儿说这部影片是他处女作,定要一炮打响,投资不计成本时便动心了,尤其是"不计成本"这几个字。老晃儿满口答应了,但他没提二鸡的事儿,他知道二鸡小的时候老挤得高铁杆儿,高铁杆儿不待见二鸡。高铁杆儿见老晃儿痛快地答应了,临走时给老晃儿撂下五万块钱。

二鸡那天正在山田家的客厅里来回走着蹓儿的骂老晃儿,突然手机响了。二鸡从兜儿里掏出来一看,是老晃儿,他冲山田一笑,小声说:"老晃儿,真他妈不禁念叨。"他装着漫不经心:"外~谁呀?奥~老晃儿,有事儿吗?"

老晃儿那头儿说:"事儿大了,还就得你这‘奶行儿'的亲自出马。"

二鸡一听就知道肯定来活儿了,但想起那天老晃儿挤得他"莎士比亚"的事儿心中就不快,这会儿有意拿一把儿,说:"我不行,我是读莎士比亚的主儿。"

老晃儿那头儿说:"别装孙子,干不干?"老晃儿把事情的原委简单的说了一遍,但没提高铁杆儿,他知道二鸡看不上高铁杆儿,最后欲擒故从地说:"我告诉你啊,人家这部片子可是不计成本,还答应先给一部分活动经费。这么好的事儿你丫要不干,以后别说我不给你丫找活儿。"

二鸡开始听老晃儿语气生硬,本来还想装来着,可最后听到"不计成本"还先给一部分经费,他没法再装了,他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他说:"晃儿爷你等着,我跟山田这就奔你那儿去。"

仨人一见面儿老晃儿就拍给二鸡两千块钱,说这事儿别耽误,现在就开始运作。二鸡有点儿不满意,嫌钱少。老晃儿说,你不就把人带到茶馆儿、咖啡厅聊聊吗,那能花多少钱?二鸡说现在的人多孙子呀?备不住有看不准的,你像万一要是碰见那种往衣服里垫东西的,你不得包个单间让她脱了衣服看看?现在物价多贵呀!老晃儿说废话!你要是钻被窝儿里看看钱更不够,就这么多钱,干得了干不了给句痛快话。二鸡一听,赶紧把两千块钱揣进兜儿里说:"干得了干得了,没说干不了。"临出门儿时又说了一句:"你不是说那孙子挺有钱的吗?逮机会再跟丫要点儿。"

二鸡是真用心,找了十多个,都是他认为的奶行精英,可没一个符合条件的。老晃儿说是视觉冲击力不够,再找!其实不是老晃儿不满意,是高铁杆儿不满意。那天高铁杆儿光想着在老晃儿面前拔份儿了,一下拍了五万,出门儿就后悔了,觉得给多了,可又不好意思往回要,就只能在挑演员上找吧找吧了,有一点儿不满意都不行。

二鸡钱花的差不多了,也有些烦了,就对老晃儿发牢骚:"操!这活儿没法干!你们那哥们儿丫想找个什么样儿的?这他妈的也没个标准。再说了,就给这点儿钱,跟这儿累傻小子呐?"

山田也很不满,说:"昨天找那个多大!这都不行?那只有找巨乳症了。"

老晃儿说:"别管什么症,人家满意就行。"

二鸡说:"谁爱找谁找去吧,我反正不跟丫这儿耽误工夫了,就丫给那点儿钱每天还不够喝凉水的呐。"

老晃儿见二鸡又提钱的事儿,就从兜儿里掏出三千块钱来说:"人家想着你们呐,嗯,这不是昨天第二笔款子又到了。"

二鸡看见钱笑了,接过钱一边儿数一边儿翻着眼眄视着老晃儿,问道:"就给这么点儿?你丫不会从中咪了吧?"

老晃儿正色说:"我他妈是那孙子人吗?"

山田见老晃儿真要急,赶紧说:"开玩笑开玩笑。"又转向二鸡一挤咕眼儿说:"二鸡,你丫得相信群众相信党。"

回去的道儿上山田跟二鸡商量,说不行明儿咱就真的奔整容那地方去,不行就找俩巨乳症,这要是不行咱就真没辙了。二鸡低沉了一下说:也只能这样了。

二鸡跟山田搞过《炸疗》丰胸,对这行当门儿清,知道这事儿得到医疗美容院找去。俩人在美容院门口儿转悠了两天,太失望了!到这来的女的都是嫌胸脯子太小往大了整的。二鸡跟山田商量:“要不咱两找一底子好的,把咱《炸疗》那活儿再捡起来,咱自力更生,自己塑造美好形象。”

山田一听这话,当时就给否了,说:“歇了吧!人家底子好不好让你看?再说了,要再跟上次似的,炸的跟开花馒头似的,咱不得赔人钱?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病吗?没必要!”

二鸡问:“那你说怎么办?”

山田说:“找得着就找,找不着咱也不跟丫这儿费劲了。让丫该找谁找谁去。”

俩人正聊着,山田突然压低了声音对二鸡说:“嘿!哥们儿,你看过来那儿个,你别盯着她、你别盯着她、不礼貌,那个够大吧?”

二鸡拿眼一扫,就见那边儿走过来一个哈着腰儿的女的,二鸡什么都没说。等那女的进了美容院大门儿,二鸡对山田说:“山田,你丫眼睛是夹屁股沟子里了还是怎么着?那隔着衣服一眼都看出来快垂到肚脐眼儿了你看不出来?再说了,那都多大岁数了?整个一车子。”

山田也笑了,说:“我光他妈奔大的去了。”

俩人在美容院门口干耗了两天,毫无收获。回家的路上,山田对二鸡抱怨道:“操!整天跟戳大岗的似的,出来进去的老盯着人家女的胸脯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俩流氓跑这儿过眼瘾来了呐。明儿我不来了,您爱跟谁来跟谁来吧。”

二鸡说:“你丫意志太不坚定了吧?”

山田说:“不是不坚定,跟你丫一块儿挣点儿钱忒累。”

第二天一大早儿,二鸡连牙都没刷,嚼了块儿口香糖就直奔山田家了。到了山田家门口,他用手掌使劲拍了两下门,等了一会儿听里边儿没动静儿,就又不停地拍着,嘴里还不停地喊着山田。就听屋里卧室门响了一下,接着就是“提提啦啦”的拖鞋声,山田不情愿地唠叨着:“来了、来了,跟他妈催命的似的。”

门开了条小缝儿,山田探着脑袋往外看。二鸡一把推开门,山田迅速躲到门后。二鸡进门后上下打量着山田,见山田浑身上下只穿着条小三角裤衩儿。二鸡一笑,看着卧室紧闭的门神秘地说:“不是媳妇儿没在家,嗅了一蜜正垒炮台呐吧?”  6/10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