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
时间:2013-03-22 09:26:3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李和平  阅读:

  亮子一瞟见花婶走进家门便飞快地藏到楼梯的背后去了,他头抵着冰凉的水泥楼梯,不敢往这边看。
  爷爷把花婶拦住说:不能这样没规矩。
  花婶被拦在门外,脸上有些挂不住,都忘了学儿子说话了,说:不就几块糖嘛。
  亮子爷虎着脸说:亮子大了,不能再吃小孩子吃的东西。
  花婶临走前回头看一眼亮子,亮子已经从楼梯后探出头来了,他那可怜巴巴的眼神让所有当妈妈的女人看了都心酸。花婶说:亮子,过来,来和龙龙玩吧。
  爷爷厉声说:亮子,你个鳖孙趴在那儿干啥哩,那么大个人了让人家笑话,快进屋去!
  花婶说:亮子他爷,你这是干啥嘛!
  花婶扭头走了。
  亮子的爷爷冲着她走的方向呸了一口,说,狐狸精,光想着祸害我的孙子!
  亮子仍旧靠着楼梯没动,但亮子的心一直尾随着花婶,一直在偷偷靠近花婶,这个无声的秘密只有亮子和花婶两个人明白。在中午的阳光下面,在狭长的巷子两边,每一块砖头,每一块青石板都悄然存放了许多这样的秘密。秘密越长越高,越积越多,快要掩盖不住了,只能依托风来吹散,依托雨来清洗,依托阳光来蒸发。瘦长的阳光像一把金光闪闪的利剑,横着切在青石路面上,想把道路一切两半,这边是阴暗,那边是明亮,这边是清冷,那边温暖。但是切来切去,还是没有分清楚,巷子两边的光影还是凌乱的,模糊的,暧昧的,是非不清的,一边是忧伤,另一边还是忧伤。
  
  亮子的爷爷在午睡的时候也会打呼噜的,这个亮子早就知道。等爷爷刚打上呼噜,亮子就像一只无声无息的猫逃到楼下来了,趴在大门的缝隙上打量着对面。亮子就是在这天让花婶抓住的。花婶牢牢攥住他的手腕,亮子被她吓得脸色苍白。
  花婶悄声说:别怕,跟我过来。
  亮子被花婶拖到她家的后院。今天,她的婆婆抱着龙龙去医院注射疫苗了,家里没有人。花婶家的后院是一小片菜地,院子里是大片大片的绿,又茂盛又肥沃,油油的全是太阳的绿色反光。亮子喘着粗气,有些怕,他不知道花婶今天把他拉到这里究竟要干什么。
  正在狐疑的时候,亮子突然被那阵熟悉的奶香俘获了。花婶俯下身子,撩起上衣,她那两个巨大浑圆的乳房立刻明白无误地呈现在亮子的面前,在金黄的阳光的照耀下,花婶的乳房洁白无瑕,闪烁着至高无上的神圣的光芒。花婶摸着旺旺的头,轻声说:来吃吧,吃。
  亮子呆住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那两只让他魂牵梦绕的乳房和他近在咫尺,就在鼻尖底下,触手可及。它们颤抖着,快速的膨胀着,摇摇摆摆,向亮子慢慢靠近,靠近。亮子的眼睛里泪花在滚动,脸上又羞愧又惶恐。他真的很想很想马上就扑到花婶的怀抱里,去亲吻她圣洁的雪山,他还想跪在花婶的脚下,紧紧抱住她的双腿,表达对她的万分感激。可是,他不敢啊。
  花婶继续说:亮子,今天我让你吃,吃吧一一别咬,衔住了,慢慢吸……
  亮子盯着眼前的两坨炫目的白,终于鼓足了勇气,手慢慢抬了起来,伸向了花婶的乳房。但亮子的双手在最后的关头却停住了,平时他偷看花婶时只能看见一个,现在一下子出现了两个,而且一模一样的完美,一模一样的诱惑,他不知道该去触碰哪一个了。他万分委屈地说:我不。
  花婶说:别怕,吃吧,现在,它们是你的。
  亮子的手终于触到了花婶乳房的皮肤,他仿佛被火炭烫了,手指痉挛着,一种既无比美妙又无比痛苦的感觉冲撞着他的心脏,撕扯着他的神经。花婶的皮肤白皙、柔嫩、光滑,摸着就像是在摸在了缎子被面上,温暖而冰凉。
  花婶把亮子的头揽过来,轻轻按在她的乳房上,说,吃吧,含住乳头,可别太用力,慢慢吸……
  亮子的嘴唇碰到了花婶的乳头,但是他没有张嘴。花婶的怀抱多么温暖,多么柔软,多么醉人啊。亮子的心一下子安静下来了,变得比天空还空灵坦荡,比水晶还纯净透明。他希望能在她的怀抱里美美地睡上一觉,美美地做一个梦,而且,那个梦最好永远不要醒来。但是,现在的他比任何时候都清醒,比任何时候都冷静。他伏在花婶的怀里深深吸了口气,让脑子牢牢记住花婶身体的芳香气味,记住这个无比幸福的时刻,然后,他挣脱了花婶的怀抱,坚决地说:我不吃!
  花婶说:傻孩子,弟弟吃不完的。
  亮子的泪顺着脸颊汹涌流淌,他的泪在阳光底下发出六角形的光芒,宛如一片雪花。
  亮子盯住花婶的乳房拖着哭腔说:我不吃!你不是我妈妈!
  亮子丢下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回头就跑掉了。
  花婶拽下上衣,跟出去,大声喊道:亮子,亮子……
  花婶的喊声在中午宁静的空气迅速扩散开来,简直惊天动地。
  亮子逃回家,反手插上了大门。他背靠着大门喘着粗气,眼泪还在不停的流。
  花婶追到亮子家的大门口,声音几乎成了哭腔。她的手拍在门上,失声喊道:亮子!亮子,你开开门,别害怕。
  亮子的家里没有声音。
  亮子,亮子……
  不一会儿,亮子爷爷的鼾声就中断了,响起了急促的下楼声。
  再过了一会儿,屋里发出了另一种声音,是棍子或什么东西抽在肉上的闷响,还有亮子忍受不住疼痛发出的惨叫声。
  花婶站在原处,伤心地喊:亮子他爷,求求你别打他了,亮子他爷,别打了!
  大门口很快围过来了许多看热闹的人。人们看见花婶拍门的样子就知道亮子这个傻瓜又惹出乱子来了。
  有人沉重地摇着头说:这个小流氓,没有啥希望啦。
  花婶回过头来,她脸色发青,杏眼圆睁,像头愤怒的母狮子,有些吓人。花婶凶悍异常地吼道:你们滚!看什么看,都给我滚——一你们知道什么?
  
  2013年2月23日凌晨

 5/5   首页 上一页 3 4 5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