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
时间:2013-03-22 09:26:3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李和平  阅读:

  花婶回过神来,还没有来得及安抚因惊吓而大声啼哭的孩子,巷子里就冲进来了几个听到花婶惊叫的人。
  花婶慌忙拉下衣服,一只手捂着受伤的乳房,又疼又羞又气,责怪亮子说:该死的亮子,你疯啦!
  
  亮子的怪异举动在当天下午便传遍了耳东镇。这个古老的安宁的镇子因为亮子而突然兴奋起来,仿佛一下子焕发了青春的神采。人们纷纷在传递着这个爆炸性的新闻事件,传递的过程中不断的有人无意地或者恶意地添加着内容和细节描写,说得绘声绘色,活灵活现,仿佛事发时自己就在旁边拿摄像机拍着。话题自然是集中在以亮子的年龄是否应该产生性意识方面,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子就会产生性意识当然是不对的,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对一个结了婚生了孩子而且论辈分是长辈的少妇产生性意识也是不对的,一个男孩在光天化日之下对一个中年妇女做出性骚扰的攻击行为更是严重错误的,是必须被人批判、遭人唾弃的行为。既然是卑劣行为,人们在传播过程中添油加醋,让这种丑恶行为显得更加可耻更加下流,那当然也是正当的,是绝对正确的。
  有人说:这个小流氓,才十二岁就敢这样,长大了还不杀人放火?
  有人说:自古以来,耳东镇就没有出过这么流氓的人,把祖宗十八代的人都丢尽了!
  有人说:怪不得这个孩子脑子不正常,他所有正常的思想都被坏水泡烂了,所以他必须是个傻子,否则长大后还不坑害了全世界!
  有人说:也许他根本就不该生下来,也许他在娘胎里就是个坏种!
  当然,人们在传播这条新闻时的心情并不是愤怒的,不是沉痛的,而是愉快的,新奇的,兴高采烈的。还有一层想法人们没有明说,只是藏在心里翻来覆去地揣测着,不过彼此含着笑意的眼神已经明白无误地表达了出来:花婶的这次被袭击,真的是一次意外,还是花婶的意料之中,甚至是早有预谋?是亮子恶念萌发还是花婶的蓄意勾引?谁都知道花婶的丈夫常年不在家,花婶那年轻的鲜活的身子禁得住两地分居的煎熬吗?结论是显而易见的:不能。不过,谁也不能直接去质问花婶,只是拿包藏了异样笑意的眼神打量花婶,审视她饱满的乳房和屁股,审视她那一掐能出水儿的脸蛋儿。
  不过,还是有人憋不住和花婶当面开起了玩笑:他花婶,你是老牛吃嫩草还是嫩草吃老牛啊?人家亮子可是童子身哩,你赚到了!
  大伙都压着声音笑,花婶也笑了。花婶没多想。但是花婶的婆婆明显不高兴了,拉着一张长驴脸走出来对她没好气地说:别在外头胡说了,龙龙的衣服该洗了。
  亮子的爷爷那天中午没在家,村里出钱让他去给公路两旁的树涂白灰了。他知晓这个事件是在晚饭之后。
  尽管家里只剩下祖孙两个,爷爷每天还要做三顿饭,每顿都要亲手喂亮子吃饭。爷爷粗糙的树根一样的大手里捧着那只不锈钢的双层碗,银闪闪的,泛出金属的冰冷光泽。自从去年夏天奶奶去世后,爷爷仿佛衰老了许多,牙掉了,背驼了,眼花了,记忆力也明显不如从前了,而且多了个爱唠叨的毛病,常常自言自语说个没完。他只要往亮子的嘴里喂一口就得唠叨一句:
  亮子亮子乖乖,快把小嘴张开。
  或者是:张开嘴吃,岔开腿尿,躺在床上睡大觉。
  或者是:一口饭,一块肉,长大了挣钱不发愁……
  诸如此类,都是他自编的顺口溜。
  但是亮子今天不肯吃。爷爷的勺子从右边喂过来,他就往左边躲,从左边伸过来他就往右边闪。
  爷爷说:你饭不吃,水不喝,怎么长成大高个?乖亮子,来,听话,吃饭喽!
  亮子的眼睛一直盯住花婶家的小卖部。爷爷以为亮子惦记着花婶家小卖部里的各种零食,就问:想要吃啥?咱们去买,咱家有钱。
  亮子不开口。
  爷爷说:虾条?
  亮子摇摇头。
  爷爷说:薯片?
  亮子还是摇头。
  爷爷说:蛋黄派?
  亮子不开口,回过头,眼睛盯着桌子上的奶粉罐子发呆。奶粉罐上印着一头黑白花的奶牛,奶牛昂首望着远方,肚子下面垂着一对粉红色的巨大的乳房,几乎要垂到嫩绿的草地上。
  爷爷说:想吃奶?
  亮子抬起头,眼泪汪汪地望着爷爷。
  爷爷这下笑了,他终于知道孙子到底想吃什么了,就打开奶粉罐子,用开水冲了一碗,端到亮子的面前来,乐呵呵地说:来,俺家亮子又要吃奶了,俺家亮子又成小宝宝了,这么高了还吃奶呢,羞不羞啊?
  谁知亮子一看盛满牛奶的碗,烦躁地从爷爷手中夺过来,一扬手扔在了院子里。不锈钢碗在水泥地面上翻着跟头,发出沙哑的撞击的声响。
  爷爷向亮子的腮边伸出巴掌,大声说:你想翻天哩,给我捡起来!
  亮子不动,歪着脑袋,翻着一双白眼。
  爷爷把巴掌举高了,说:捡不捡?
  看亮子没有怕的意思,又把手扬了扬,说:你到底捡不捡?
  爷爷的巴掌举得越高,离亮子也就越远。亮子斜了爷爷一眼,丝毫没有怕的意思。爷爷放下巴掌,叹口气说:唉,我的小祖宗,你想气死爷爷呀!
  最后还是爷爷自己把不锈钢碗捡起来了。爷爷嘴里嘟囔着说:你这个孩子,越长大越不听话了。你就是用这个碗喂大的,没有这个碗你早就饿死了,你还敢扔!啊?我看你是屁股痒了,欠揍——还有几个月就过年了,等过年你爸你妈回来了,你看我不让你爸打你的屁股!
  按照生活常规,晚饭过后,亮子的爷爷会到巷子口的老槐树下坐着听收音机,这个时段电台会播放一些经典的戏曲选段。得胜奶也在树下洗衣裳。得胜奶一见到亮子爷便笑,笑得很诡异。得胜奶说:亮子他爷,你家亮子今天耍流氓哩,占人家花婶的便宜,你说是不是你教的?
  亮子的爷爷听不明白,但从得胜奶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些不祥的东西。他声音变得有些紧张,问:到底出啥事了?
  得胜奶瞟他一眼,小声说:你的宝贝孙子,今天下午,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把他花婶的奶子给啃了,都咬出血啦!
  亮子的爷爷明白过来了,脑子里轰隆一声巨响。这还得了!这还了得!亮子的爷爷没有吭声,转身就往家走。一进家门,他操起门口的扫帚,倒过来拎在手上,二话不说,揪起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亮子,冲着他的屁股噼噼啪啪就是三四下。亮子没有哭,泪水在眼里转一圈,掉下来一颗,又转一圈,又掉下来一颗。他的泪无声无息,透出一种彻底的绝望,这种哭法让人心软,让爷爷再也下不去手了。亮子的爷爷丢了扫帚,厉声责问亮子:谁教你的?是哪一个畜牲教你耍流氓的?  3/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