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
时间:2013-03-22 09:26:3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李和平  阅读:

  不过,吃着奶粉长大的亮子身子倒还结实,长得虎头虎脑的。有时,亮子想妈妈了,奶奶就晃着手里的奶瓶笑着说:这就是你妈!
  不过亮子的爷爷倒是常摇着头叹息说,现在的女人,吃着营养的东西,穿着花里胡哨的衣服,脸上抹着乱七八糟的化妆品,怎么中看不中用呢?连给孩子喂奶这个老天爷定的规矩都不会了,这还叫女人吗?奶奶也总是说,现在的女人光讲究漂亮,动不动就减肥,把奶水都减没了。我年轻那会儿,什么都吃,身子胖,奶水旺着呐,亮子他爸吃我的奶一直吃到五岁才断的奶!说话的神情,既像是为自己骄傲又像是替儿子高兴。
  奶奶的话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亮子见从街上经过的年轻女人,不论是没结婚的大姑娘还是结过婚的小媳妇,几乎全都是腿瘦瘦的,腰细细的,胸平平的,头发黄黄的,看着就干巴巴的没一点水分。
  不过花婶是个例外,花婶的脸是圆的,眼是圆的,屁股是圆的,胸脯更是圆的,两只手胖乎乎的,手背上有几个浅浅的肉坑。花婶健壮、亲切,说话温和、响亮,见了人就笑,笑起来脸很光润,两只细小的酒窝便会在红红白白的脸颊上漾出来,有一种产后的丰盈与圆润的感觉,通身笼罩着一股香甜的圣洁的乳汁的芬芳,那香味儿浓郁,热情,充满了生命的活力。花婶的乳房健硕肥大,饱满坚挺,在胸前形成两座高耸的山峰,分外醒目,走起路来两只乳房晃晃悠悠,像苏醒的波浪一般起伏,像成熟的香瓜一般诱人。
  花婶给孩子喂奶的动作和姿势格外动人,她总是坐到铺子的外侧来,毫不避讳过往的行人,眉眼之间反而洋溢着初为人母的骄傲。天气渐渐热了,花婶只穿着一件大红的薄毛衣,为了方便哺乳,里面根本没有戴胸罩。她直接把毛衣撩上去,露出雪白的乳房和同样雪白的一截肚皮。她把龙龙的头搁到臂弯里,而后将身子靠过去,凑到龙龙的嘴边,等龙龙衔住了她那玫瑰色的饱胀的乳头,才把上身慢慢直起来。花婶给龙龙喂奶时总是把脖子抻得很长,低着头去仔细端详着儿子的眉毛和眼睛,端详着他粉嫩的脸蛋和不停翕动的小嘴唇,有时她又会轻轻抚弄儿子的小指头和肉肉的耳垂,反复摩挲,小心翼翼,好像她是第一次见到儿子一样,眼里充满了新奇和喜爱。
  有人来买东西,花婶连头都不想抬了,随口就说:要啥自己去拿吧,钱放桌子上就行。
  需要找钱,花婶也不抬头,说:零钱在中间抽屉里,自己看着拿吧。
  这个时候,花婶已经完全沉浸在哺乳的快乐当中了,她的眼里只剩下她的龙龙了,整个世界在她眼里都变得无足轻重,所有的事情在她看来都可以忽略不计。
  亮子一直偷偷观察着花婶喂奶的美好姿势,心里无比地羡慕龙龙有这么一个健康的、奶水充足的好妈妈。花婶的乳房因乳汁的浸泡和滋润,洋溢出幽柔的母性光辉,天蓝色的血管隐藏在表层下面,显得乳房更加的白嫩,让亮子不由得想起奶奶活着的时候蒸的大白馒头,那种圆圆的、热气腾腾的白馒头,松软而有弹性,香甜而有嚼头。但馒头毕竟只是馒头,不会有甜蜜的汁液,不会有荔枝一样的乳头,不会有花婶身上的旺盛的生命气息。亮子坚信花婶的奶水肯定比奶奶沏的奶粉好吃,肯定比奶粉更浓,更香,更甜。龙龙吃奶时总要淘气地用一只小手扶住妈妈的乳房,那只手又干净又娇嫩,抚在乳房的外侧,好像要为妈妈遮羞,又好像是为了表达对乳房的热爱和陶醉。花婶就那样抱着龙龙,母子俩一起沉浸在哺乳的快乐里,仿佛成了一座美丽的雕像。在阳光下,母子俩周身竟然隐隐放射出一层金黄色的光晕,有一种近乎半透明的效果。那光晕,不像是因为被阳光照耀,而是花婶的乳房和龙龙的小手自己就会放射出光彩来,美得炫目。
  亮子多么希望自己就是龙龙那只幸福的小手啊!
  花婶知道,没人会有兴趣偷看她给龙龙喂奶的,事实上,耳东镇除了老人孩子只剩下几个中年妇女了。偷看的人只有一个,就是亮子,而且经常在偷看。不过她从未放在心上。她明白,亮子虽然已经十二岁了,但是智力上还只是个五六岁的孩子。花婶非常清楚,亮子的心依然停留在幼稚纯真的状态。亮子的脸是脏的,但心是干净的。
  花婶的这种无遮无拦给亮子带来了难以抗拒的诱惑和期盼。亮子被弥漫在鼻子里的奶香味儿给缠绕住了,心里不知从哪天开始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他自己也被这个念头的危险性吓住了。亮子胆怯了,他不敢行动,可是又无法消除那个念头带来的抓挠与疼痛,所以,产生念头的后果是难以摆脱的持久的忧伤。忧伤如奶香一样浓稠馥郁,如奶香一样无孔不入,透入亮子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一点点融化了他的恐惧和怯懦。
  花婶做梦也没有想到亮子会做出这种事来。
  那天,花婶坐在小卖部门口给龙龙喂奶,亮子坐在自家的大门口伸长脖子向这边张望,但是花婶毫不介意。龙龙只吃了一只乳房就饱了,花婶把另一只送过去,龙龙竟让开了,嘴里吐出白腻的泡沫。可花婶的这只乳房实在涨得太厉害,令她隐隐作痛,便决定挤掉一些。花婶站起身先张望一下巷子的两端,正是中午饭后让人困倦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人。她侧身站到墙边,双手握住了自己的乳房,用力一挤,奶水就喷涌出来,像箭一样,在空中形成一条完美的弧线。
  亮子一直注视着花婶的举动。
  亮子看见雪白的乳汁喷在墙上,激起细微的泉水叮咚的响声。是的,亮子十分肯定自己听见了声音。乳汁在墙上蜿蜒流淌,很快被饥渴的青砖吸收干净,只留下一串湿淋淋的痕迹。亮子闻到了那股奶香,奶香在初夏的阳光里升腾、流动,十分温暖十分慈祥地在巷子里四处弥漫,一直流淌到亮子的鼻子里,流淌到亮子干涸的心田上。亮子悄悄走到对面去,躲在墙的拐角。花婶挤完了乳汁,十分舒畅地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又把龙龙抱到腿上来,低头逗弄着他,但是龙龙没有想玩的意思,仍在哼哼唧唧的。花婶又把毛衣撩了上去,露出乳房。但龙龙还是不肯吃,只是拍着妈妈的乳房,两只小腿儿胡乱弹动着,嘴里发出一些单调的谁都听不懂的声音。
  花婶一点都没有留神亮子已经过来了。
  亮子拨开婴孩的手,埋下脑袋对准花婶的乳房就是一口。他紧紧地咬住花婶的乳房,不松口。他用力地吸吮着,可是没有吸到一滴想象中的香甜乳汁。因为,他咬错了地方,根本没有对准乳头。花婶的一声尖叫在中午寂静的巷子里又突兀又悠长,把半个耳东镇都吵醒了。要不是这一声尖叫亮子肯定还是不肯松口的,他想吃到花婶的乳汁,想品尝一下她的乳汁和牛奶的奶粉到底有什么不同。他对今天的行动已经盼望了很久很久了。亮子没有跑,他半张着嘴巴,表情又愣又傻。亮子看见花婶的右乳上印上了一对半圆形的牙印,慢慢的,从牙印里渗出几粒血珠。雪白的乳房,鲜红的血,刺得亮子的眼睛火辣辣的疼。  2/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