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
时间:2013-03-22 09:26:3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李和平  阅读:

  耳东镇是个大镇子,有四千多口人,十八条老街沿着汝河岸边蜿蜒回旋,宛如一座灰色的迷宫,很多外乡人到了这里经常会迷失方向。耳东镇还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老镇子,据说诞生在春秋战国时期,名字与老子有关,东汉末年曹操曾把它建造成屯兵的重要城池。这一直是耳东人最引以自豪的。
  巷子都是灰黑色的青砖砌造,地面铺着厚厚的青石板,由于年代久远,砖墙上长满了斑驳的苔痕,青石板也坑坑洼洼。千百年了,它好像始终都是这个样子。不过,由于近几年的经济发展,镇里的的年轻人开始不满足于这种世代相传的亘古不变的安宁生活,他们开始厌倦这里的环境,开始把眼光投向外面的花花世界,开始蜂拥地走出耳东镇,到繁华的南方打工,在那里追寻他们关于幸福的种种梦想。挣到了钱,回到镇里,他们不想再在低矮破旧的老屋里生活,开始在镇子的外围,陆陆续续建造出一栋栋样式新颖的洋式小楼,给耳东镇镶上一个色彩艳丽的花边,看上去有点不伦不类。
  除了逢年过节有些热闹,平时的耳东镇只剩下一些老人、妇女和孩子,街上冷冷清清的,仿佛精气神都被掏空了,沉默着,咀嚼着数不完的岁月。如今的农村好像都是这个样子。
  亮子家和花婶家住斜对门。
  亮子是一个十二岁的男孩,还没有上学,因为他的智力有些障碍,学校不要他,他只能整天一个人在老街上转悠,手里经常提着一袋零食或者一瓶饮料,不过总是在什么地方蹭得脏兮兮的,脸和衣服也总是脏兮兮的。一到冬天,亮子的嘴唇上总是挂着一串黄白色的鼻涕,随着他的呼吸不停的伸长、缩短,怎么看都难以讨人喜欢。
  亮子一生下来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他的爸爸和妈妈在深圳打工,每年只在春节回来一次,据说钱挣的不少,已经准备在城里买房子了。亮子的妈妈说,他们想趁着年轻多挣些钱,攒够了就在城里做生意,不去南方打工,一家人在一起,过幸福快活的日子。但是房价一直在涨,物价一直在涨,他们的钱一直没有挣够,所以一直不能回来。此刻,他们也许正在深圳的工厂里上班,或者在狭小的出租房里做饭吃。那里是大城市,摩天大楼比森林里的树木还多,爸爸妈妈他们那些打工的外乡人就像生活在大树脚下的成群结队的蚂蚁。耳东镇离他们很远很远,远得模糊不清了,成了一个单薄的名字,成了汇款单上的一行地址,成了一串电话号码的数字。
  在亮子心中,爸爸妈妈的样子也很模糊,他常常分不清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的区别。他只记得妈妈身上的味道,是那种温暖的、柔软的、昏昏欲睡的雪花膏和香皂的味儿,是一种被城市泡透了的味道。他只记得那年冬天他害了一场大病,在医院的病床上鼻子里插着氧气管子躺了好几天,好几天,妈妈一直抱着他,一直用那种温暖的、柔软的香味守护着他。那种香味有别于泥土和青草,有别于阳光和雨露,是一种非常陌生的又非常舒适的味道。但是,亮子根本不知道,他那次的病是急性脑膜炎,从那次害病开始,他的记忆和意识全部出现了混乱和断裂,他脑海中关于病中的幸福回忆其实只是他的错觉。那次,他的爸爸妈妈根本没有回来,他们离家太远了,根本不可能即使赶回来。再说,工厂里也不允许请假。等春节爸爸妈妈回家看亮子时,他的意识已经永远停留在了五岁。
  那个春节,爸爸妈妈抱着亮子跑遍了县城和省城的所有医院,最后,灰心丧气地回家,对爷爷奶奶说,等我们有条件了再生一个吧。奶奶搂过亮子就伤心地哭了。
  
  只要不下雨不刮风,亮子就会坐在自家的大门口看行人,手里提着一袋饼干或者捧着一个啃了两口的苹果。亮子的爸爸在打电话时总是反复交代亮子的爷爷,要让亮子每天吃一个煮鸡蛋,吃水果味儿的钙片,还要喝补脑汁,零食也绝不能断。但是亮子吃腻了所有种类的零食,他更讨厌补脑汁那黏糊糊的口感和一股说不出的怪味儿。
  其实,街上来往的行人也没什么看的,不是步履蹒跚的老头老太太,就是挺着大肚子满脸黄褐斑的女人,要么就是年龄比亮子大或者小的蹦蹦跳跳的孩子。孩子们都知道亮子傻,没人愿意和他一起玩。亮子觉得非常无聊。亮子坐久了,实在寂寞了,就会不自觉地把手伸到裤裆里,掏出鸡鸡来玩,像揉搓一根儿可怜的豆叶虫子。很多人见过亮子玩鸡鸡,不过没人会觉得不可思议,没人会去取笑这个十二岁的男孩。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傻孩子。亮子常常就这样坐着,一坐就是一天。他很少说话,当然,他本来也不会说出多少完整的能够表达真实想法的句子。
  花婶家开了一个小卖部,因为货真价实,说话和气,生意还算可以。有时花婶忙着洗衣服或者上厕所,就会喊亮子帮她看着小卖部。亮子马上乐颠颠儿地跑过去,乖乖地坐在小卖部的门口,眼珠儿瞪得圆溜溜的,极其负责。有人来买东西,他就扭头冲院子里喊:花婶,买东西哩。他一喊,花婶很快就笑嘻嘻地从后头跑过来了。直到花婶忙完,过来轻轻摸摸他的头,对他笑笑,他才会不声不响地离开。花婶对亮子很放心,知道他虽然傻,却是个听话的好孩子,而且从不偷吃偷拿小卖部的东西。
  花婶原来也在南方打工,结了婚有了孩子才不再出去。花婶的丈夫和亮子的爸爸妈妈一样,也在南方打工,也是只有春节才回来几天,过了正月初五就慌慌张张地走了。他们都是为钱南北奔波的候鸟。
  花婶冬天生了一个男孩,叫龙龙,还在吃奶。亮子感到十分奇怪,龙龙从冬天吃到春天,现在,麦子都快抽穗了,已经要夏天了,龙龙还没有把花婶的奶吸瘪,也没有把花婶的身子吸瘦,她反而显得更加丰满,更加水灵了。
  亮子没有吃过妈妈的奶,不知道母乳的味道。
  听爷爷奶奶说,亮子的妈妈生下亮子就没有乳汁。亮子吃他妈妈的奶只有一次,还是在医院里。那时妈妈的乳房胀鼓鼓的,憋得透明,几乎要爆裂开,但是刚出生的亮子无论怎样使劲吸吮,都吸不出一滴乳汁,妈妈却已经疼得哇哇大叫。后来医生开了西医和中医的方子,让妈妈吃药,没有效果。奶奶给妈妈炖了猪蹄汤鲫鱼汤喝,还是没有动静,又热敷了几天之后,亮子的爸爸甚至偷偷用嘴巴衔着试了试,根本没用,只好让医生开了回奶的药。
  奶奶盯着妈妈那两只沉甸甸的乳房纳闷地说,难道这只是两团死肉?没办法,奶奶把奶粉用开水冲了,灌在奶瓶里,一点一点挤到亮子的嘴巴里。刚开始亮子死活不吃,也许他知道塑胶奶嘴和妈妈的乳头的区别,小嘴用力绷着,就是不让奶嘴进入嘴巴。后来,可能实在饿坏了,只好吃了。但是,亮子依旧无比怀念和迷恋妈妈的乳房,只要妈妈抱着他,他的头就会拼命往妈妈的怀里拱,两只小手就会向那两片高地摸索,弄得妈妈心里酸酸的很不是滋味儿。奶奶抱着时他也会这样,奶奶就叹着气骂道:你这个龟孙!缺啥你稀罕啥!来吧,来吃奶奶的空奶过过干瘾吧。说着话,撩起衣襟,把奶头送到亮子嘴里。但是,奶奶的乳房蜡黄、干瘪、空虚,像风干的瓠瓜,怎么能和妈妈的乳房相比呢。亮子使劲吸吮一阵,就失望地扭开头,呆呆地望着天空出神。天空蓝蓝的,一朵朵白云在天上飘过来飘过去,一群小鸟在柳树的枝条间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很快活的样子。亮子还是想妈妈,想妈妈那两只坚挺但没有奶水的乳房。可是,满月了,妈妈要走了,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打工挣钱了,家里只剩下爷爷,奶奶,和襁褓中的亮子。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