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男相亲遇到黑木耳
时间:2013-03-19 23:02:0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弟大悟勃  阅读:

  “哦,我会尽快的。”

  到了快过中秋节那天,家里人劝我去她家看一看,她也欣然答应了。我精心打扮一番,穿上了相亲专用衬衣,皮鞋铮亮。还找朋友借了一辆小五菱面包,带了不少礼品,先到了她住处。小冬弟弟也在家,明显的傻大憨粗样子。我们三个人一起朝那个小县城出发!
  她一路上显得非常激动,我第一次见到她弟弟小胖,虽然不喜欢他,但是也不能冷落啊!一路上聊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面包车的速度你们懂得,本来就开不快,再加上我当时技术一般,从市里到西城县一共百十公里的路程,我们硬是走了一上午,到了生她养她的那个小山村。她们村里山清水秀,非常安静,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她的家里人出来了,除了他父亲,还有七大姑八大姨几个人。看见他们非常亲切,都是那种非常朴实的农民。我们把礼物一件件搬出来,她们家里人对我也是赞不绝口。我们一起坐到家里的小圆桌前面,桌上早已摆好了一道道农家菜。我掏出泰山来给她的父亲伯父们散烟,他们也寒暄着探问我的情况。我自然都一一作答,不停地给各位伯伯端茶倒水,小冬的父亲比我的父亲年长几岁,一看就是那种老实巴交的农民。我们倒上酒,不断给各位伯伯劝酒,让烟,他们对我看来也非常满意,不断地劝我在这里留宿一晚,我看到他们那么实在,心情有些复杂地也喝了不少。小冬借口第二天还要上班,一起去走了几个亲戚,把弟弟小胖留在老家,我们就回市里了。

 

  回家的路上我怀着纠结的心情吻着她一只手吻了一路。把她送回住处。我回到家里,点上一支烟,在思索……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幕都浮现在我眼前。每次见她都打扮的光鲜亮丽,她的穿着明显与收入不符啊?她每个月的收入我都了解的;而且她平时的消费也都很高,不知道以她的收入何以支撑这么高的消费呢?以前她经常对我讲自己的父亲是个生意人,这次一见为什么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啊?虽然我对那个憨厚老实的伯伯很有好感,可是很多地方想不通啊。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一幕幕让我怀疑的地方浮现了出来,我每次跟她一起出去,经常刷一张建行的信用卡啊,我眼尖的问她,怎么不是她的名字,她都告诉我说,是帮一个朋友消费的,因为朋友卡太多,她帮着消费的话就免年费吗。我越来越想不通,拨通了114,查她平时经常打给我的座机,结果是信用卡上的那个名字——苏玉博。明明是个男人的名字吗,而且不可能是她爸爸啊,她又不姓苏,在迷惑中,我抽了半包烟,由于一天颠簸都很累了么,不知不觉中就和衣睡着了。

  接下来几天都没跟她联系,我就是这个样子,遇到问题想不通的话就想逃避。过了三四天我正在值夜班,电话响起来了,是她的。我接起来,她说正在跟艳艳加班,让我一会去找她们,正好艳艳的男朋友小智也在,一起吃个饭认识认识。我跟主管打了个招呼,打车去她单位哪里了。小智开了一辆SPARK,见了我也很热情,我们一起到了一家茶餐厅坐下,聊了起来,我说一直看小智有些面熟啊,原来我们初中是一个学校的,比我大一级,由于我当时是篮球队员吗,所以他认识我。我们聊得蛮开心,他跟我不少哥们都很熟,只是由于机缘问题,所以一直没能结识,我们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两个人直接K了一瓶高度白酒。小冬问我为什么好几天没联系她,由于酒精作祟,我开始质问她那天考虑的那些事情,她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冲我喊道:“你要觉得跟我能继续好就好,不能的话就算!”艳艳一看不好,就让小智送我回家。小智扶我出了餐厅,我在路边的冬青下呕吐不已。小智帮我拦了一辆车,在我耳边悄悄说:“最近有空叫上老刘(我们共同的朋友),一起坐坐。

  日期:2013-03-07 12:11:09
  老刘当年是练长跑的,我们那个小学校体育生都混在一起训练啊,我们两个关系最好,因为当年学校越野赛我们基本上都是前几名,也喜欢在一起跑圈,呵呵。我退伍后没事经常在一起玩,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哥们;我们公司跟他们公司也经常有业务往来。其他朋友都说我们是两个好基友!几天后我约了一下老刘和小智,我们三个人在一家牛肉馆见面了。
  我们坐在小单间里,桌子上摆着一盆牛大骨,一盘牛蹄筋,一盘炝菠菜,一盘老粗花生,一海碗牛肉汤。我们三个人头一次坐在一起,没有那种场面上的劝酒、客套,有的只是朋友之间的默契,感觉真的不错,我跟小智也很谈得来,原来老刘和小智当年待业时,都在一家星级酒店做过好长时间门童,也不是一般的交情啊!我跟小智慢慢聊到我们两个女朋友身上。好吧小智说是女朋友可以啊,我却有些惭愧。他跟艳艳都已经同居了,每天过着性福的生活。

  “江哥啊,”小智拿起一颗红塔山,皱着眉头说:“其实我找你出来,是劝你跟她分手的。”
  “哦?你也觉得她有问题啊?”我帮他点上。

  “你知道的,女人跟女人不瞒,她们又是最好的朋友。”小智抽了一大口烟,“我又跟她最好的朋友在一起。”
  “嗯,先喝酒!”我端起面前的玻璃杯,一口气喝了一半,“其实你不说我也不能跟她好下去了,那天你也都看见了。”
  “不是那天,她经常跟一个四五十岁的秃顶中年男人在一起,别人都叫他苏主任。”小智也喝了一大口白酒“我们很多人都见过,要不是你跟刘哥这么铁,我也不会跟你说这么多,我们都是好兄弟嘛。”
  “嗯,小智够意思,这种事可不能把大江蒙在鼓里啊!”老刘跟我们碰杯。

  “其实你们吵架那天晚上,她在德隆开了个房间,让我跟艳艳去住,”小智苦笑着说“我们去的时候,她已经走了,纸篓里还有一个用过的碧云涛!”
  其实有的时候,我们已经知道事实了啊!我们整个恋爱过程,我都觉得她不对劲。可是我还一直欺骗自己,是不是每一个屌丝,都不愿面对现实的残酷呢?那天晚上我喝的酩酊大醉,连外套都忘在了小智的SPARK上。呵呵,有的时候,伤痛使我们成长路上的宝贵财富,磨难是帮助我们成熟的催化剂。对于这种女人,年少无知的我只制定了一个幼稚的复仇计划,草完扔。
  我迅速从难过状态中走了出来,在国庆长假头一天,打了电话给小冬:“宝宝,那天是我不好,不应该当着朋友的面,乱发脾气,可是我真的在乎你啊!”  5/16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