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女兰兰
时间:2013-03-19 10:12:1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李炳君  阅读:

   “唉!唉!不能说呀,不能说呀!”亲家公头摇的像拨郎鼓一样。
   “兰兰是个实芯子呀,你问你闺女吧!”亲家母被逼无奈,撂下了这句话,闪身就要出门。
  兰兰的妈还要再拦,这时兰兰从里屋出来说:“妈,不要拦了,让他们走吧!”
  杨玉堂的爹娘上了等在村边大路上的马车,赶车的把式一扬鞭子,马车扔下了一个破碎的梦,走了。
   “兰兰,这难道是真的吗?”兰兰妈妈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是!”兰兰一辈子都忘不了那叫人心碎的一幕呀:当杨家一家知道兰兰是个石女子时那齐哭乱叫的情景,杨玉堂那五尺汉子竟然哭得像个小孩子,那婆婆坐在蒲团上两手拍着脚哭道:“咱这是哪辈子做的孽呀!这不是要让咱杨家断子绝孙吗!”听着这一家大哭小叫,兰兰痛彻心肺,无地自容,兰兰觉得自己简直不是人,简直像是一个怪物一样,自己就是这一家人的灾星一样,兰兰想自己就是死也不能把灾难留给这一家人。兰兰想到死可以解脱,突然变得异常冷静和坚定。兰兰用一句话止住了杨家的哭声:“让玉堂把我休了不就得了!明天送我回娘家不就得了!我不会对不起你们家的!”

 

        兰兰是个“实芯子”的消息不迳而走。
  兰兰回到家里己经三天了,她不吃不喝,睁着两只大眼睛看着屋顶,什么话也不说。兰兰的妈妈一刻也不离开兰兰,生怕兰兰有个什么意外。
  兰兰妈妈熬的困了,打了个盹,突然又从梦中惊醒,见兰兰把一根绳拴在梁上,兰兰妈妈一下子就抱住了兰兰:“兰兰你这是要妈的命呀!你这样走了,妈还能活吗?你是妈的心尖子呀!……你要真觉得走了好,妈陪你一块走吧!”说着兰兰妈妈也要找根绳子搭在屋梁上。
  母女俩个哭成了泪人。
   “妈,你不能呀,还有弟弟呢!”
   “兰兰,妈不能,你也不能呀!这不是咱的错呀!兰兰,你要让妈活着,你就得活着,你要死,妈就跟你去!”
   “妈,我不了,我再不了,我要让妈好好活着!”
  妈妈拍着怀里的兰兰:“其实,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白令岗不是有些出家的尼姑吗,咱就只当在家修行就是了!等你弟弟玉树娶了亲,生了娃,让你弟弟过继给你一个不就行了,不让他叫姑,让他叫妈!”
  妈妈的话给兰兰重新点燃了生活的希望:“妈,刚才是我错了,你放心吧,我为了妈妈也要坚强地活下去!”
  当天晚上,兰兰就说她觉得饿想吃东西,兰兰妈马上到灶房给兰兰打了一碗荷包蛋,兰兰狼吞虎咽吃了下去,妈妈在一边看着兰兰吃,脸上有了笑容。
  几天以后,兰兰又下地干活了。
  一个人,在挫折面前只要你自己不低头,别人就不敢鄙视你!你只要自己看重自己,别人就不敢小瞧你!要知道这世界上没有完美无缺的人!
  但是,乡村毕竟是乡村,许多人还没学会如何尊重别人的人格,许多人也不太懂应该如何尊重别人的隐私权。
  一年夏天收麦时,有两个品行不好小伙子在地头休息时看着在田里收麦的兰兰又议论起来了:“你看兰兰那头发乌黑发亮,那脸白里透红,那胸脯子就像怀里揣了两个小兔子,那下面怎么会没有那个呢?”另一个说:“真是个美人胚子呀,要光是不能生孩子,给我,我都要!抱在怀里趴在上面揉着晃着来劲的很呢……”
  他俩正说得起起劲,兰兰堂哥刘玉山听不下去了,拿着镰刀就过去了:“闭上你们的臭嘴!再敢胡唚,嘴给你扇歪!”
  那俩个家伙跚跚地站起来去自己地里又割麦去了。
  
  (4)
  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有许多复员军人返乡,有送的,有接的,官道车水马龙,人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到处是罗鼓喧天,鞭炮声声,到处是张张笑脸洋溢出胜利的喜悦。王廷光带着四岁的儿子坐在一辆马车上,那马车是王城乡从县上接复员军人的。王廷光不是复员军人,他是南京市委组织部的工作人员,这次回乡,纯属探亲,正巧赶上乡里接复员军人的大车,就搭上了他们的车。
  王廷光为啥只带着儿子回家探望双亲呢,原来王廷光之妻伊云去年死于意外事故,留下一个两岁多点的儿子,王廷光一个人又当娘又当爹拉扯着儿子小涛。王廷光回乡探亲也只有儿子可带,而且也只能带着儿子。
  王廷光回到老家,少不得要串亲访友。一天王廷光串亲戚来到老舅家,老舅和舅妈都劝王廷光赶快再续弦。王廷光说:“续弦的事倒是想过,就是怕再找个又生一个,后母会待小涛不好,那样良心上对不起伊云”。王廷光又说:“要是能找个不会生养的人,她就会一心待小涛好了”
  王廷光老舅妈一听这话,插嘴道:“俺娘家大刘店倒有一个女子,听说因为不会生养,结婚不几天就被夫家退了货!前些时我回娘家还见过她呢,这闺女除了不会生养,哪里都好,人漂亮、勤快能干,德行又好……你看咋样,要不替你去说说……”
  在老舅和老舅妈的撺掇下,王廷光让舅妈去说说。
  经过几次奔走,王廷光和兰兰还真见了个面。也是有缘,两人觉得都很对眼:在乡下人看来兰兰不会生养的缺点正好是王廷光所要求的条件;兰兰看王廷光白净面皮,温文尔雅,虽然大了十来岁却也显不出来,况且在兰兰来说也不在乎男方大些。那小涛一见兰兰高兴的什么似的,兰兰把小涛抱在怀里也十分喜欢。
  长话短说。
  王廷光和兰兰在乡里开了证明,探亲假到后就带了兰兰去了南京。
  兰兰长这么大除了弟弟上县中时给弟弟送钱去过县城外,还没有出过远门。这次兰兰第一次见了火车,也第一次坐了火车,新奇、兴奋得不得了。
  王廷光在单位住一套两室一厅的住房,兰兰来了之后,兰兰带着小涛住南面卧室,王廷光住北面卧室。兰兰从农村来到城市,经历了好多个第一次:第一次坐上了沙发,第一次用上了电灯,第一次穿上了秋衣秋裤,第一次烫了发,第一次用上了风窝煤,第一次见到桌上的“话匣子”里又会说话又会唱戏,第一次穿上王廷光给她买来的苏联花布布拉吉……。城乡生活条件的差距迅速地改变着兰兰的生活和人生,兰兰打扮成了一个城市人,更加漂亮标致了,脸更加娇艳了,凸凹有致的身材显得健美妙曼。勤快能干的兰兰把那个家收拾的一尘不染,把小涛和王廷光侍候的无微不至,舒舒服服。小涛吃胖了,王廷光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再不为孩子和家务事分心了。  3/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