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女兰兰
时间:2013-03-19 10:12:1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李炳君  阅读:

  第二天,兰兰来到了学校,向老师辞别。
  兰兰的老师用惋惜的眼光看着这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兰兰,有空还来玩玩呀,几天不见你还挺想的!”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纸包要递给兰兰。
  兰兰怔了一下,马上明白了老师的纸包里包的是什么:“不,不用了,老师,我谢谢老师了!”兰兰恭恭敬敬向老师举了一个躬,退出了教研室。
  老师追出屋子时,兰兰又回头向老师摆手致意。
  兰兰回到家里没有停歇,就去找她堂哥刘玉山了。
  刘玉山是兰兰大伯家的儿子,兰兰爸殡葬时,大伯、堂哥都跑前跑后,帮了很大的忙。
  兰兰对玉山说:“玉山哥,我要学犁田摇耧,锄草种地,把俺家那几亩地种起来,你教妹子行不?”
  玉山对兰兰说:“你大伯昨个给我交待了,叫我明个先把你家的地犁了!这个你就别操心了,姑娘家学啥犁地呀!”
  兰兰说:“今年你给俺家犁了,我跟你学,明年俺就会了”,兰兰站起身来准备要走:“玉山哥,明天我到地里你教我!”
  第二天,玉山牵着牛、背着犁,果然来到兰兰家的地里。兰兰先看着玉山犁了几趟,就要接手来学。那玉山看着妹子真个实心实意要学,便手把手地认真教起来,玉山一边示范一边说:“开始把犁掀起一点,犁头入土半尺左右,然后放平了,遇着硬土,就把犁轻轻摇一摇,到田头时,牛会自己拐过来,你把犁提起来,像开始那样,犁头入土半尺左右……”
  兰兰认真地学着,几次不是飘犁就是吃土太深,但走过几趟,兰兰己渐得要领,一块地犁下来,兰兰竞像老把式一样了,还能一边犁田一边和玉山哥聊家常了,但兰兰的手上己磨出了几个血泡,玉山却没有发觉。
  兰兰跟玉山学了犁地,又学了摇耧,至手打畦锄草,间苗浇水,兰兰是样样都要学,玉山是样样用心教。
  村上的人看着兰兰家田里那茁壮的禾苗,都称赞说:“她爸走了,这庄稼比往年一点都不差呢,兰兰真是个好闺女呀!”
  不知不觉两年过去了,弟弟玉树小学毕业,考上了县中。按过去农村的说法,这就是“进学”了,相当于过去的秀才了。
  这天,兰兰把家里的一头大肥猪赶到舞镇卖了,又把自己留了多年的大辫子剪了卖给了舞镇戏班子,给弟弟凑足了学费还买了一身“斜纹”布衣料,准备让弟弟到县中上学时也像城里孩子一样穿上一身制服。
  当兰兰兴高采烈地把卖猪的钱和一身“斜纹”布料交给妈妈时,妈妈看着兰兰小褂肩上的补丁,眼圈又一次发红了!
  有一年,兰兰在自己地头上种了几十棵菜瓜(菜瓜是不用像黄瓜一样,却不用天天浇水,长成可以生吃的一种瓜,吃起来很是酥脆多水)。有一天中午,有个带了个孩子的行路人看见在田里干活的兰兰问:
   “这菜瓜卖不卖?”
  兰兰说:“不卖”
  当行路人拉着孩子转身要走时,兰兰看见那孩子热的满头是汗,不时用舌头舔着发干的嘴唇,兰兰叫住了行路的汉子:“我说不卖,可没说不叫吃呀!”
  兰兰说着摘了两个大菜瓜递了过去,把那行路人感动得两只眼睛都湿润了!
  弟弟县中上完那年,兰兰都十九了。
  兰兰继承了父亲身材高大英俊的优势,长的肢体匀称舒展,丰纤合度,曲线健美。兰兰又继承了妈妈肤色白皙的长处,端庄大气,如帛裹朱。况且又正值十九岁的妙龄年华,那身材、那五官、那肤色完美组合,如一块璞玉,美在天成。她纯贞朴实,自然大方,毫无雕饰,灿若明珠,长成了一个方圆闻名的大美人。
  
  (3)
  一家有女百家求!
  一个美若明玉,品貌俱佳的姑娘上门求亲的可以说是络绎不绝的。兰兰妈妈也颇以此为自豪!面对踏破门坎、巧舌如簧的媒人,兰兰总以弟弟正在读书、家无长男,妈妈需要照顾为理由而谢绝了。
  后来兰兰终于同意先行定婚,待弟弟学业有成后再过门的妥协办法。也是经过千挑万选,最后和仙庄杨的小伙子叫杨玉堂的定了亲。那杨玉堂家,父母健在,家底殷实,玉堂人才出众,又品行端正,是个很不错人家,两人见面之后,又经过几番了解,兰兰也很满意。
  哪个少女心中不憧憬美好的爱情、甜蜜的婚姻,不幻想幸福的家庭?自定亲以后,兰兰也常在夜深人静时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想着玉堂那两道黑重浓密的剑眉和宽厚的肩膀,幻想着出嫁时的花轿、红盖头,和洞房花烛夜的情景,心想那时节该是多么激动,多么羞涩,多么神秘呀!以后,还会像同村桂子一样也有一个白胖的小宝宝……。兰兰常常在那些幻想中不觉笑出了声,然后又在心里骂自己:“不要脸的死丫头,想男人哩!”
  弟弟县中毕业后,在舞镇小学当了一名算术教师。杨家也几次催促兰兰过门,兰兰虽然又找其他借口推拖,但妈妈早己看出兰兰是心不应口了,两家商定到仲秋节让兰兰过门。
  兰兰的弟弟把自己积累下的薪金(过去叫薪金,现在叫工资)和妈妈的多年积蓄,都拿出来给姐姐打了一套家具,赶制了被褥和嫁衣。仲秋节那天,在唢呐欢快的乐曲中,在火爆的喜庆鞭炮声中,兰兰穿着一身红嫁衣,顶着一方红盖头,假意地哭着迈进了杨家的迎亲花轿。
  第三天,新媳妇要回门了,兰兰的妈妈一早就起身张罗起来。但兰兰回门的情景却让兰兰的妈妈十分吃惊,只见杨家套了一辆大马车,车上拉着刘家全部的陪嫁物品,新郎和新郎的父母也都来了,兰兰脸色灰白,一脸泪痕,一进家门就跑到里房里去了。
  那杨家随来的还有几个人,他们也不说话,只管和新郎玉堂一起从车上往屋里搬东西。东西搬完,那新郎竟然把他的父母留下,赶着车走了。
  新郎的父母也不往椅子上坐,就蹲在地上。
   “亲家公,亲家母,这是怎么回事呀?”兰兰的妈妈焦急地问着,可那老俩口就是不说话。
  未了,那亲家母从怀里拿出了十块钢洋放在桌上,低着头说:“亲家母,对不住了!俺杨家就玉堂一个儿子,指望他传宗接代呢!”说完就想走了。
  兰兰的妈急忙拦住:“亲家,你们这不是要退婚吗!你们把话说明白呀,俺兰兰她哪点不好呀!”  2/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