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女兰兰
时间:2013-03-19 10:12:1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李炳君  阅读:

        (1)
  兰兰是小名,大名叫刘芝兰。
  芝兰的妈妈生芝兰前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家的院子里长了一院子兰花:那叶片青翠欲滴,随风摇曳,婀娜多姿,那花朵顾盼有致,吐蕊放香,情态万千。芝兰妈妈正在心旷神怡之际,忽然狂风暴雨骤至,将兰花尽情摧折,芝兰妈妈赶忙俯下身来,拼命护持,不觉惊醒,原是南柯一梦。
  芝兰出生后,果然是一女婴。把起名的事商之女婴外公,外公给起了个芝兰的名字,父母钟爱常常呼之为兰兰。
  在兰兰出生后两年,兰兰的妈妈又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为兰兰生下了一个弟弟。弟弟的名字还是外公给起的,名叫玉树。
  外公说:《晋书*谢安传》载“(谢玄)少颖悟,与从兄朗俱为叔父安所器重。安尝戒约子姪,因曰:“子弟亦何豫人事,而正欲使其佳?”诸人莫有言者。玄答曰:“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於庭阶耳”。是故,后因以“芝兰玉树”比喻优秀子弟,期望后辈子弟,世代长青,香馥满堂,光耀门楣,成为高门望族。
  兰兰的父母也听不懂他说些什么,倒觉得芝兰、玉树都是好名字。
  外公一生学问的最得意处就是为外孙女和外孙起了两个好名字。
  兰兰的外公是属于那种村学究一类的人,读书三、四筐,才高一、二斗,很喜欢读书写字,而天分不高,又疏于经营生财,懒于种地打粮。时常手执一卷,口中之乎者也不绝,最令村人不解的是他时而拍案一怒,时而又展颜自笑。村上庄户人家把他视为不务正业、又带三分呆气的怪人。
  兰兰的妈妈没有读过书,是属于那种喜不表于颜,怒不形于色,哀不溢之、乐不放之的和平祥和之人。
  兰兰的爸爸和兰兰的妈妈是姨表亲戚。兰兰的爸爸,生得高大英俊,健壮有力,每当春种秋藏的农忙时节,常到姨夫家耕地扶耧,打粮收仓。后来,兰兰的妈妈就嫁给了兰兰的爸爸,说来也是亲上加亲了。
  兰兰和玉树姐弟二人的童年还是很幸福的,食虽无精细却能裹腹,衣虽不华丽也能避寒,在父母疼爱呵护下,如沐春风,一双璧人,承欢膝下,无忧无虑,天真烂漫。
  每当夕阳衔山、夜幕低垂时分,家家茅屋上空冒出袅袅炊烟,形成一片霭霭薄雾。兰兰的妈妈就会站在家门口,倚着门框,扬起嗓子,高声叫着:“乖女,宝宝,回家吃饭了!”
  那声音绵长悦耳,充满柔情温馨,在兰兰心中荡漾着无限甜蜜。兰兰便拉着弟弟,连蹦带跳跑回家门,双双扑到妈妈怀里。此情此景,永远铭刻在兰兰的记忆中,终生难以忘怀!
  每当寒冬腊月,兰兰、玉树早上要起床时,妈妈总是先点燃一把麦草,把孩子的衣服在火上烘一下,然后再让孩子趁热穿在身上。
  许多夜里,妈妈在油灯下纳鞋底,兰兰就依偎在妈妈身边让妈妈讲故事。妈妈给讲过的故事很多,有《王小打柴》、《弟仨分家》、《老猴舂米》、《八百老虎闹北京》、《牛郎织女》……
  妈妈还教会了兰兰学许多儿歌:
   “小白菜呀,叶子黄呀,三生四岁,没了娘呀,跟着爹爹,也还好呀,只怕爹爹,娶后娘呀……”
   “小枣树,弯弯枝儿,上面趴个小闺女,想吃桃,桃有毛,想吃杏,杏老酸,想吃果子面丹丹,想吃樱桃下河南……”
   “月奶奶,黄巴巴,八月十五来俺家,俺家有个大西瓜,足你吃,足你拿,拿到河北喂您大(叔父)……”
   “下大雪,冻死老鳖,老鳖告状,告给和尚,和尚念经,念给先生,先生打卦,打给哈蟆,哈蟆浮水,浮给老鬼,老鬼推车,一步一跌。”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喵喵猫来了,叽哩咕噜滚下来。”
  弟弟六岁、兰兰八岁那年,外公执意要让两个孩子念书,兰兰、玉树的父母也有让孩子上学的意思,就听从父命,送两个孩子到舞镇小学堂读书
  兰兰领着弟弟,背着书包,愉快地加入了上学孩子的行列,一群孩子像一群小鸟一样,唧唧喳喳,奔走穿梭在上学的路上。兰兰从小就很懂事,对弟弟十分爱护,遇到天阴下雨,常把弟弟背在背上,每逢起风变天,又常常脱下外套让弟弟披上。那玉树对姐姐也十分依恋,寸步难离。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福祸!
  兰兰十四岁那年,眼看就要小学毕业了。一天下午,兰兰的爸爸说身上不太舒服想躺一躺,但躺下后就不行了。
  玉山倾倒,大厦崩塌,父亲突然去世,灾难降临,真如晴天霹雳,山崩地裂。
  
  (2)
  兰兰妈妈抱着玉树,眼泪像断线游珠子往下滚:“你爸突然走了,今后咱们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妈,你别哭了,你要坚强些呀,弟弟还小哩,你看你一哭弟弟就哭了!今后家里的事情我担了!”兰兰一边劝妈妈,一边把弟弟拉到怀里,为弟弟擦眼泪。
   “你?你一个女娃?”
   “女娃怎么了?我都十四了,咱村桂子都十八了,我比她还高一头哩!”
   “你是个子长的高些,可还是个十四岁的孩子呀,况且又是个女娃!”
   “妈你就放心吧,常言道身大力不亏,我比桂子劲还大呢!原来爸爸能干的活,我全接过来了!”
   “孩子,你还是去上你的学吧,家里的事妈想办法!”
   “妈,我想好了,学,我是不上了,明天我就去见老师,我要把这个家撑起来,过去有个花木兰替父从军,我也要替父亲把这个家撑起来。”兰兰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我也不上学了,我帮姐姐干活!”玉树也好像很有信心。
   “弟弟还是去上学,上完小学还要上中学,我要把弟弟供养出来!”,兰兰继续说:“妈,家里的活,喂猪喂鸡,缝补浆洗还由妈来负责,外面大田的活都归我了!”
   “唉!真苦了你了呀,乖女呀!”兰兰妈妈这句话表示了这场对话的决定。你道兰兰她妈为啥干不了大田的活呢,原来兰兰她妈曾缠过脚,后来时兴放脚时虽然也放过脚,但那脚还是被裹得变了形,大田里的力气活那是干不了的。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