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四十一支花
时间:2013-03-13 09:07: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五木居士  阅读:

  帅哥,请不要怪我。你还记得在你刚离婚的时候我对你说过,我会补偿你的吗?还在,我用了两年的时间来赎我的罪过,不知道够不够了。本来我打算还要补偿你一两年的,可你求婚太急,我只好提前走了。
  帅哥,请忘记我。虽说你没有能够成为我的老公,但你绝对是一个称职的情人。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我们在一起度过的那些美好时光。愿你……
  信还没有看完,曾帅已经怒不可遏了。臭婊子!他一边大声骂着,一边把信纸撕得粉碎。纸屑借助风扇的力量,满屋子翻飞。曾帅觉得自己的心也像那些纸屑一样,破碎,无力……
  
  十四
  
  走,喝酒去!几个要好的男同事看到曾帅一周以来茶不思饭不想,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便在一个晚上来到曾帅的屋里,连拉带拽地把他拖到街上一家小炒店里。
  来,曾帅,我们哥俩喝一杯。教导处的张主任举起酒杯,和曾帅当地碰了一下,说,曾帅,你可要振作起来啊。你是我们学校的骨干老师,你要是垮了,对我们学校来说可是巨大的损失啊。老校长也很关心你,这些天你的情况,他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本来,今晚他也要来陪你喝两杯的,可临时有事来不了。他特别交待我要好好地敬你一杯酒,希望你能尽快从这场感情的变故中走出来,开始新的生活。
  是啊,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和曾帅教同一个班的王老师接过了话茬。王老师四十开外,教数学的,显得老成持重。他说,这一个星期,学生反映你上课一点激情都没有,已经完全不是他们以前喜欢的那个帅老师了。——来,我也敬你一杯,为了班上的学生。曾帅把酒杯举向王老师,脸上挤出了一丝苦笑。
  教英语的杨老师也举起了酒杯。他说,曾帅,人要活得潇洒一点。男人更要拿得起放得下。老婆走了老婆在。凭你的条件,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我跟你说,别看我已经四十岁了,如果我老婆现在要提出离婚,我绝对拍手欢迎。人家都说男人四十一支花。我就不相信我这支花会没有人要。——我有一个同学,去年他老婆得癌症死了。在他老婆还没有咽气的时候,就已经有媒人上门了。我还有一个朋友,上半年刚离婚,半年来上门做媒的人是络绎不绝啊。上周我在城里遇到他,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我问他结婚了没有,他说,忙啥?好不容易从围城里面突围出来,哪能这么快又自投罗网?我可得慢慢地找,细细地挑,好好地享受一下生活的乐趣。——我本来想找个地方和他好好喝一杯的,因为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可他说他正忙着去见他的第十任女朋友,没有时间。真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曾帅,要说人才,他哪儿都比不上你,人家都能活得这么潇洒,你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她乐洋花算什么?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除了歌唱得比较好听,还有什么本事呢?皮肤黑漆漆的,非洲人一样,没有什么值得留念的。——来,喝酒!今天晚上我们不醉不归,改天我给你找一个比小乐好十倍百倍的女人。
  杨老师的一番话,引得大家一阵阵开怀大笑,曾帅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
  
  十五
  
  春节又到了。
  小乐老师走了这些年,每到春节,曾帅都怕回家。父母的年龄是越来越大,健康状况是一年不如一年。每到春节的时候,母亲总会急迫的催促曾帅早点成个家,反复地念叨多年不见的孙子。她说,儿啦,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想在我的有生之年,看着你好好地找一个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都四十岁的人了,别再挑花一样挑三拣四的了,将就过得去就行了。我那可怜的孙子啊,不知道现在在哪儿……
  为了躲避母亲的唠叨,曾帅干脆不回家了。所有的老师都回家团年去了,校园显得冷冷清清。曾帅窝在自己的寝室里,上上网,聊聊天,玩玩游戏,看看电视,打发着寂寞的时光。
  电话响了。曾帅的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美女找茬游戏,右手移动着鼠标,左手从腰间的手机套里取出手机来,打开了翻盖。
  喂——你是曾老师吗?我是李老师。你现在有空吗?来县城一趟吧,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
  李老师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这些年来,她先后为曾帅介绍了近十个女朋友,有离了婚的,有死了老公的,也有大龄女青年;有教师,有医生,有公务员,也有做生意的。她们有的瞧不上曾帅的职业,有的说他没房没车,有的嫌他曾经花过心……总之是都没有结出果实。可李老师仍然锲而不舍地为曾帅介绍着,表现出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顽强精神,实在是可敬可佩。尽管她现在已经退休,心里却还在惦记着曾帅的事情,这令曾帅非常感动。曾帅相亲都相得厌烦了,本来不想去的,可一想到李老师的热心肠,也就不好意思推脱了。
  两个小时后,曾帅乘车来到李老师约定的地方,李老师早已等在了那里。她的旁边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一身新衣服衬得那张脸更加的腊黄,一双没有洗干净的手搂着一个瘦瘦的的小女孩,大约五六岁的样子,一双灰蒙蒙的小眼睛怯怯地看着曾帅。
  李老师见了曾帅,热情地拉着他的手说: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小周,县城的环卫工人,今年刚三十一岁,离婚两年了,一个人带着女儿过日子,挺能干的。
  李老师又向着小周说:这就是我们学校的曾老师……
  小周已经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眼睛放着光,不住地向曾帅点头微笑。小女孩则死死地抱住妈妈的大腿,生怕妈妈被眼前的这个陌生男人抢走了。
  曾帅礼节性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却对李老师大为不满:什么眼光啊!他找了一个借口,迅速地逃离了相亲现场。走了很远之后,他还感觉那双渴望的眼睛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背上。
  
  十六
  
  都说男人四十一支花,可我这支花怎么就没人要呢?李老师介绍的女人,一个不如一个,难道我真的掉价了吗?在回学校的车上,曾帅沮丧地想。
  客车在学校门口停了下来。曾帅刚一下车,猛然看见梅丽正在公路边等车。年近四十的梅丽依然那么楚楚动人,一件黑色的羽绒服直达膝盖,显得身材更加的修长,瀑布一样的长发倾泻而下,在北风中轻轻飘散开来,半掩着腰间的一个红色挎包。只是脸色有些苍白,比以前憔悴了许多。曾帅本觉得无颜见梅丽的,可是躲避不及,只得上前打声招呼。  6/7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