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四十一支花
时间:2013-03-13 09:07: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五木居士  阅读:

  一
  
  都说男人四十一支花。曾帅今年三十九,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纪。
  曾帅长得真帅。一米八的大高个,轮廓分明的国字脸,即使不能说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至少也要算一个万人迷。
  曾帅十多年前志愿兵转业,由政府分配到马跑镇中学当工人,具体工作是门卫。他是一个有上进心的人,当年高考也只差两分上录取线。他不甘心一辈子当守门人,便利用业余时间参加自学考试,经过三年的刻苦努力,获得了专科文凭,并取得了教师资格证书。从此曾帅走上了三尺讲台,成了一位很受学生喜欢的人民教师。
  曾帅的老婆叫梅丽,虽说来自农村,却是天生丽质。高挑的身材,纤细的蛮腰,披肩的长发,白里透红的脸蛋。凡是认识他们的人都说,真是天生的一对啊!
  然而,俗话说得好,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这对令人羡慕的绝配夫妻,也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的烦恼。
  学校安排梅丽在伙食团打零工,每天起早贪黑,工资却只有六百来元。曾帅每个月的收入也只有八百左右。眼看着儿子一天天大了,读书是要花很多钱的;学校的很多同事都买了商品房了,这也让梅丽羡慕不已;再加上曾帅的父母身体一向不大好,他又是家里的独子,尽孝道那是必须的。梅丽每每想起这些,便心里着急。终于,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一天晚上,等儿子睡着了,梅丽对曾帅说,我要到广东去打工。听说那边的工资比较高,一个月有两三千。我现在还年轻,出去闯荡几年,存一点钱,咱们也买一套房子吧。你在家里好好的照顾儿子,等我回来。
  曾帅听了,坚决不同意。这么漂亮的老婆放出去,他既舍不得,又不放心啊。
  梅丽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再说了,我要进的工厂里有好多我们同村的人呢,还有几个都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姊妹伙。我哪敢乱来啊。
  曾帅经不住梅丽的软泡硬磨,冷静下来后又仔细想了想,觉得老婆说得也有些道理,终于点头同意了。
  那一年,曾帅三十岁。
  
  二
  
  梅丽是放暑假的时候走了。
  因为是第一次出远门,尽管有两位同乡结伴而行,曾帅还是把梅丽送到了重庆火车站。
  火车是晚上十一点出发。当梅丽拖着一口大大的旅行箱跟着人流慢慢地走向检票口的时候,曾帅望着她单薄的背影,心里一阵酸楚。自己这么大一个男人,竟然要让年轻的老婆独自背井离乡去打工挣钱来补贴家用。那一刻,曾帅真恨自己,恨自己的窝囊,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没有下海的本钱和本领,恨自己没有当官的靠山和背景……
  回到家里的整个暑假,曾帅每天晚上都做着同样的梦:偌大的火车站候车厅里空无一人。梅丽独自拖着一口旅行箱,慢慢向检票口走去。披肩的长发,拖地的绿色连衣长裙,看不见她的脸。曾帅拼命的喊,可她就是不答应。直到她消失在黑洞洞的检票口里,曾帅才大汗淋沥的惊醒……
  开学了,曾帅每天忙着备课,上课,又当爹又当妈的照顾儿子,操持家务。身体累了,心里想的事也就少了,那个梦也渐渐的懒得做了。可一到周末,学生走了,儿子也回到爷爷奶奶那儿去了。曾帅一个人在家,常常会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学生们很听话,儿子也很乖,可他却总是觉得有一股无名的火在心中熊熊的燃烧,不小心就会从头顶呼啦啦的往外冒。
  梅丽每个月都给家里写一封信,告诉曾帅她在厂里的情况。她说她一切都好,只是刚进厂,工资没有想象的那么高,不过也比在学校打临工强多了,以后还会不断的增加。她叫曾帅放心,一定要带好儿子。等到乔迁新居时,就是全家团圆日。
  梅丽的信中还会附上一两张近照,惹得曾帅常常是手捧玉照想伊人,独自对月到天明。
  
  三
  
  转眼就到八月十五中秋节了。
  这天,学校放假,同事们都领着爱人孩子回老家过节去了。曾帅也带着儿子回到了父母身边。吃过晚饭,父母不习惯熬夜,便领着小孙子早早的上床睡觉了。曾帅翻了几页书,又看了一会儿电视。书是看了很多遍的老书,早已被嚼得没了味道。电视里也没有什么新奇的东西,最好看的就算广告了。曾帅觉得实在无聊,便同父母打了声招呼,趁着月色回到了离家不远的学校。
  刚走到校门口,迎面遇上了几个年轻人,他们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从校园里面走了出来。看见曾帅,便停下来打招呼。
  曾帅一看,原来是学校在暑假期间新招聘的几个大学生,两男三女。他们都不是本地人,有的还是外省的。平常就住在学校,节假日的时候,常常会看到他们结队逛街的身影。
  曾老师,怎么中秋节也不回家呀?
  说话的叫乐洋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音乐专业的,来自云南,声音像黄鹂鸟鸣一样甜美动听。
  刚从家里出来。家里也不好玩呢。曾帅回答说。
  哎,你是有家不想回,我们是有家不能回呀。小乐老师发出了感慨。
  走,和我们一起喝酒去。两个男青年发出了邀请。
  曾帅略微迟疑了一下,心想反正也没什么事干,便和他们一起来到了街上一家没有名号的小炒店,拣一张四方桌坐了下来。那五个年轻老师,除小乐老师,另外四个正好是两对恋人,他们分别占了桌子的两方,小乐老师和曾帅各坐一方。
  曾老师,你老婆去哪儿了?我们到学校也已经有半个学期了,怎么一次也没有见着啊?成天就见到你一个人带着儿子,好辛苦啊。
  在等待上菜的时候,小乐老师主动和曾帅聊开了。曾帅一边回答,一边仔细地端详着小乐老师:脸蛋不算特别漂亮,皮肤黑里透红,丰盈的身体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她完全掌握着聊天的主动权,不时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惹得邻座的客人们也不时回过头来张望。其他几个同事只能偶尔插上一两句。
  菜上来了,酒也到了。小乐老师首先向曾帅举杯:曾老师,你是学校的老大哥了,以后要多多关照我们这些小弟小妹哟。我先敬你一杯。说完,丹唇微启,粉脖一仰,杯子早已见了底。那四个年轻老师也先后向曾帅敬了酒。常言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老大哥可得有个老大哥的样子。曾帅又一一的向几个年轻老师回敬。
  喝着喝着,曾帅有些不胜酒力了。恍惚中,他觉得梅丽来了,他便扶住了梅丽的肩,梅丽扶着他的腰,慢慢的离开了小店……  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