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情生涯中的两个女人
时间:2013-02-27 11:21:5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果朋飞  阅读:

  我问吧台,“小丽在不?”
  吧台冷冷道,“这里只售公共浴场套票。”

  上次是同学交的钱,我也不清楚是怎么个环节,匆匆交了个通票钱,潦草的冲了个澡,便上了三楼。
  门童唱,“三楼贵宾一位——”
  立马有个勤快的服务生跑过来,年纪和我约莫大,热情道,“先生有指定没?”
  我觉得三楼和一楼这么一对比,的确有天上和人间的区别。
  “小丽,比我大几岁那个。”我比划道。

  服务生做了难,“先生,咱们这儿叫小丽的有好几个呢,而且好像都在上钟,您知道她的牌号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
  “那要不您先到房间等着,一会儿小丽下了钟,我让她去找您。”
  “也行。”
  “不过您进了房间就要开始算钟了,45分钟到了您就得出来了,要不您换个试试?”

  日期:2012-09-26 10:17:50
  “不了,我就等等吧,你尽快。”
  “好好!先生里边儿请。”
  是和上次有些方位不同的房间,装饰布置都一样,灯光有久违的熟悉感。
  我记得小丽的话,不敢乱往床上躺,就在那儿直挺挺的站着,腿酸了就溜达溜达。冷气还是很低,好像故意要把人冻跑似的,我找了找,却没有遥控器。

  过了会儿有人敲门,进来个女的,我看她,她也看我。
  “可以吗?”她问我。
  “不可以。”我回道。
  她讪笑一下,转身过去的时候变成了厌恶的神情,带上了门。
  又过了一会儿,又进来个女的,问,“可以吗?”
  我问她,“你叫什么呀?”
  “小丽啊!”
  “此小丽非彼小丽。”
  “什么?”
  “对不起,我在等人。”
  “什么玩意儿,切。”
  墙上有块老旧的表,我心想该不会是暗喻老表子的意思吧?又琢磨了会儿,觉得店长没这么内涵。突然发现,我的时间好像不多了。
  一股巨大的失落感扑面而来,席卷着包裹着我,像是从梦里无限的坠落,被抽干了力气。

  我蹲下来,难过的想掉泪。
 

 

  二百块,我攒了他妈两个多礼拜。抽他妈红梅,喝他妈白开水。就这么在这憋屈的小屋里,傻了吧唧的站没了。
  一站没。
  我小时候学过的古文全冒出来了,什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什么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老而不死是为贼也。
  突然高秀敏彪呼呼的在我脑子里冒出来了,“你此刻就是给我们喝云南白药,也弥补不了我们心中的创伤。”
  我蹲在那里,傻呵呵的笑出来。

  门又开了,她好听的普通话在我身后问,“可以吗?”
  我扭过头,像至尊宝一样蹲在那里,眼里可能还有泪花。
  她惊倒,“她们说来个怪人,怎么是你啊!你蹲那里干嘛?”
  我觉得自己像小溪汇入了大海,枯木扎进了森林。一股委屈顶风冒雪的冲了出来,我差点没憋住,鼻子酸的要死。
  她想起什么,“你的钟快到点了吧?”
  我突然被戳中泪点,眼泪扑哧扑哧掉了下来。
  她吓坏了,把小篮子丢在一边,扶我坐在床边儿。“哎呦好弟弟,怎么了这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吗?跟姐说说。”
  门外服务生敲门,“还有五分钟啊!”
  我再一次霍金附体,瘫痪在那儿,越他妈想告诉自己别哭别哭,越他妈哭的厉害。后来我每逢回忆到这天,都由衷羡慕夏侯惇真汉子。
  小丽说,“哎呀,你赶紧的,要到钟了。”
  我摇摇头,鼻涕甩了出来,她赶紧拿湿巾给我擦。

  “不了姐,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想很久了。”
  她给我擦鼻涕的手停住了,看了我一会儿,“真的?”
  我的嘴被湿巾堵着,有清凉的薄荷味,让我想起她上次给我擦身体的样子来。她依然穿着那件薄薄的衣服,在灯光下看不出是粉红还是大红。
  我不争气的又人参树了。
  浴袍很松,她轻易识破了我的谎言,却笑道,“弟弟真好。”

  我必须男人一次。我警告自己,话都说这份儿上了,要是敢做,我就自宫!
  我接过湿巾,自己揩了揩,站起来,“到时间了,下次再来看你吧!”
  说着我就想往外走。见到了小丽,突然觉得那两百块即使没用在了刀刃上,起码也算是物尽其用了。心疼的感觉不翼而飞,我心情又好了起来。
  “呐,”她叫住我,“你给我你的手机号,这周六下午我给你补回来吧!”
  我冲口欲出,可是又仔细想了想。她该不会讹我吧?找几个黑社会把我绑票了?还是拍下照片管我要钱?

  见我杵在那儿,她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要不这样,我给你我的,你要是想,就找我,时间地点你定。”说着她翻出一只笔,撕了张纸条,写下个号码给我。
  “小弟你能来看我真好!”出门前,她浅浅笑道,有说不出的万种风情。
  晚上我握着那张纸条撸了好几次,每次都意犹未尽。
  她冰冷的皮肤,冷藏的脂肪。还有出门前那回眸一笑。
  我给她发短信,“还是我请你看电影吧!”
  她一直没回,直到我沉沉睡去。
  我觉得她像敷衍小孩子一样,把我哄了出去,免得我在浴场惹是生非。
  可是又想到她对我说,“你能来看我真好”,又觉得那不像是在做戏。

  戏子无情,婊子无义。也不记得从哪里听来这话,反反复复在我梦里出现。
  日期:2012-09-26 10:18:42
  第二天醒来,她的短信平静的浮现在屏幕上。看时间,是凌晨三点半发来的。
  “看电影的话,就礼拜二下午去呀,半价哦!” 我兴奋的从床上翻起来,他妈的,他妈的!谁他妈说婊子无义的! 突然觉得,这样叫她,好像很过分的样子。  2/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