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成功的小三
时间:2013-02-25 10:28:3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王占虎  阅读:

  我也不想骂小泉,她实在太招眼球了。我是为她好,女孩子,得有抵御、防范心理,总不能大大咧咧,无所顾忌。有时无所顾忌、不雅的动作,会给非分之想的男人非分之想的。
  这以后老公回来,贼眼不时地瞟小泉,我的气就不打一出来,不能挑明,只有指桑骂槐,让他们都有个记性,做人要厚道,本分。看到小泉流泪委屈的样子,我也心疼不忍心啊!有时的心软,会造成终身无法挽回的遗憾,该断不断必将其乱。
  让她明白,在我家做保姆,就得有保姆的样子,这儿只是你打工的暂时之地,不是跃上美好人生的跷跷板。我们都是女人,女人不容易,做个好女人更不容易。她,大了,懂事了,会理解我的苦心的。
   3,
  老板娘隔几天就要去视察几个分店,雷打不动的,目的不言自明。她走一天,房子宽阔了,空气新鲜了,身心无比的自由,就觉着累,想睡觉,睡到自然醒。
  自进城,来到老板家,我习惯了宽解内衣、穿睡衣觉觉,白天也是。
  急促的门铃,惊醒美梦,打开门,是老板。
   “您回来了,老板?”老板没有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我低头,发现老板娘给我的睡衣在阳光下,是透明的,里面春光一览无余,这才反应过来,转身跑回卧室,关紧门,心还在咚咚地跳,真是羞死人了。
  男人的眼睛会是这样,要掉出来似的,很恐怖,怪吓人,又仿佛是刀子,一下刺进了心窝窝,疼,说不出的那种疼。等到老板走了,我才走出卧室。
  我再也不敢和老板正面相遇,偶然遇上,我的脸陡然酡红,身心不由自住的难受。
  这以后,我爱做梦了,总是浮想联翩。
   4,
  我无意看见了小保姆的身体,像谁试了魔法,眼前总是飘忽着她的倩影,挥之不去。
  几个月前,这个家已不是个家了,老婆整天泡在麻将桌上,孩子上下学不能按时上下,吃饭又不在点上,回到家,乱七八糟冰锅冷灶,没一点温暖。朋友帮我找来了这个青涩稚嫩的小姑娘做保姆,没成想到,几个月后,丑小鸭变天鹅,完全有了大女孩该有的美丽。
  每次回家,看到她,眼前一亮,像个小天使样有亲和力,一天的烦恼荡然无存。她和我没有说过几句话,都是我问她答,话语稚嫩,笑容甜美,但非常懂礼貌,有点怕怕的样子。我把她当做自己的小妹妹看待,可醋坛子老婆,瞪一双夜猫子眼睛盯着不放,冷嘲热讽,带枪带棒,有时我脸上都挂不住,别说小泉,毕竟年龄还小,所有的不悦都呈现在脸上了。
  老婆好像更年期早到,越来越不讲道理了,胡搅蛮缠,无事生非。以为我有钱了就变成了大淫棍,是美女都不放过。我是这样的人,你能防住?早狡兔三窟,窟窟藏娇,气死你都没眼泪。屁股底下的事,要人自觉,不是防的,防得了一时,能防一世?自己的亲妹妹都不相信,这世上还有你相信的人吗?夫妻间“信任”都没了,还是夫妻?还能顺顺当当地生活下去?
  店里安插了她的兄弟姐妹做眼线,无所谓,身正不怕影儿斜,给你面子,竟然不知惜,在生意上横插一杠子,还要把我像个猴样紧紧地攥在手心,天天围在她身边才高兴。你说她爱我,不给我做饭,不给我洗衣,不管我形象,只重自己的打扮……这是爱,是妻子吗?我是男人,还算是个不大不小的老板,要工作,要自由,更要面子。
  她说她无聊,要去打麻将,我说去啊!她说家务多,不能尽兴,我说,请个保姆。没玩几天,全部心思用在了对我的跟踪、猜测、审问上。弄得我好累,好反感,一点都不想见到这个黄脸婆,回家像进监狱一样心怯。
  这女人啊,真不能惯,越惯越上头,越惯越不知道好歹。这女人啊,若不知足,是非常可怕的。
  自有了保姆小泉,家温暖了,房子整洁了,生活有秩序了。她能及时泡来茶,按时端上饭,能把我的衣服清洗干净、熨帖齐整……
  有时我一个人想,小泉是我的老婆多好!
   5,
  真是气死我了,这些小兔崽子,见我了不理不睬,板着个脸,好似谁侵犯了她们,我说:“你们这是怎么了,啊!个个板着脸,给谁看呢?”一个瓜子脸的女孩说:“老板娘,老板说了,上班期间不准说话。”“但你们不能拉着苦瓜脸,不知道‘友谊第一,热情服务,顾客就是上帝’?”另一个圆脸女孩说:“老板娘,不是没有顾客吗?”“那我来了,你们怎么不理睬?”瓜子脸女孩说:“老板娘,你是自己人,就不必有这么多的繁文缛节吧!”“哦,自己的脸够熟了吧,怎么还要天天洗?你们给我听着,我再发现你们如此的不懂礼貌,就给我滚人,摆啥臭架子,这不是你们的家……”
  我无心在街上逗留,被这些店员气了个半死,直接回家了。不知老公在背后说了我什么坏话,给店员吹了什么阴风,竟然对我这个老板娘不恭不敬、使脸色。我不信,一群小泥鳅能掀起多大的泼浪,老虎不发威还以为是病猫,咱们走着瞧。
  回到家,没见到小泉,可能买菜去了吧!刚坐在沙发上,听到恩呀,恩呀,啊,啊……吓我一跳,偌大的房子里哪来的声音?循声找去,是保姆的卧室传出的。小泉怎么了,病了,还是在做梦?静心细听,啊,啊,恩呀,恩呀声更大了,更愉悦了……难道,小泉她在,自慰?不会吧,小泉才十八岁啊!
  打开门,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老公和小保姆赤身裸体地缠绕在一起。
   6,
  事情已败露,任何掩藏都是多余的,以为老板娘,会暴跳如雷,撕扯了我,结果,她平静如水,转身离去,让我很诧异。
  我非常的后悔,做得太过分了,不该做这个她眼里的“狐狸精”,所谓的“小三”。现在搞得我很被动,这个家呆不下去了,自己的家也无脸回去,更对不住我那好心的亲戚。我成了不折不扣的破坏人家家庭的小三,是不道德的,世人眼里坏透顶了的狐狸精。
  其实我不是这样的人,也不想这样做,都是她逼得,把睡着的人逼醒了。我懂什么风花雪月男欢女爱,我懂什么柳树杨华缠情绵意。她不信任我,她防着我,硬把这个“不要脸”的帽子往我头上戴,把我当做勾引她男人的狐狸精。我的性子是很拧的,不想让我做的我偏想去做,你害怕的事,我就让你害怕害怕;是你让我好奇,女人有如此大的魅力!能把男人魂勾走,能把男人迷醉?我有点不相信这个邪啊!  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