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成功的小三
时间:2013-02-25 10:28:3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王占虎  阅读:

        1,
  我,初中一毕业,经亲戚介绍,在城里一个老板家做了保姆。
  三餐、卫生、洗衣、接送孩子上下学,就是我一天的所有工作。十几天的时间,取得了老板娘的认可,给了我所有门上的钥匙。谁让我是个聪明又听话的孩子,放在哪儿哪儿放心。我也是个好学生,皆因家境不济,不无遗憾的退学。退了就退了,学业无望,苦业有成,我就是这样的性格,放得下,接受快。
  老板娘看起来善良,凶起来要人命。我尽最大努力做得不让她凶起来。她无由地生气,无端地生事,我这个农村来的女孩子,哪有不害怕的道理,总是提心吊胆地做事,总在背后默默地流泪。
  慢慢的,我发现了个规律,只要老板回来,她就狼性大发。有时不知是在骂老板,还是骂我?但大多数她的“梅花指”指的是我。“……你把卖盐的打死了,还是怎么的,这菜咸的能吃吗?你看你擦得地板,左一下,右一下,像是老爷画胡子吗?看你穿的衣服,两条腿白光光的放在外边,整个肩膀都露了出来,穿这么点点,那就不穿了么,露出来给谁看呢?……”
  反正她横挑鼻子竖挑眼,鸡蛋里都能找出骨头,无须有的罪名何患无辞。有时我实在受不了,想一走了之,在这时,就想起了我那亲戚的话:好好干,别给咱丢脸。为了这颜面,我不知流了多少泪,吃了多少温肚子亏。
  老板一走,老板娘的嘴脸立马阴转晴,“……小泉,累了就休息去。小泉,那儿有苹果,你吃去。……”我吃你个头,别再骂我就烧高香了。
  习惯了她的满嘴喷驴粪蛋,知道了她何时发怒,也无所谓了,你骂你的,我做我的,你嘴不困了就多闪几下,反正我耳朵已起茧了,听不进去。可这一天她的话,带满了刺,话中有话,老板刚走出门,就大发雷霆,没了平时的矜持:“唉唉唉,你看你打扮的花枝招展,画的就像个狐狸精,都学会勾引男人啦!啊呀,人小心可不小了……”
  气得我浑身打颤,嘴唇发青,一句话都讲不出来。我不明白,我怎么勾引男人了?我跑哪儿勾引男人了?我倒底勾引谁了?我一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儿来的男人?每天去买菜,接送孩子,都是正道道去,顺道道回,眼从不迈两旁。我一个女孩子,男人的手都没有碰过,知道怎样勾引男人?她到底怎么啦,疯了,还是欺负人?
  几天后,我知道了。她害怕,心虚,觉着自己人老珠黄,再也不是她男人眼中的菜,会被我这个狐狸精勾引去,才如此恐慌。哎,女人啊女人,都是女人,何必相煎太急。你男人我正面都没瞧过,不是不瞧,不敢瞧。我这个农村来的小姑娘,怎敢盯着一个陌生男人看,平时问话都是低头回答的,至今她男人的面貌也是模糊不清。
  自此以后,我的思想变了,变得连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我还是个单纯的姑娘吗?
   2,
  老公开了几家眼镜店,就得瑟起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很担心,不是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嘛!他,是条龙,是条虫,再清楚不过了。贼眉鼠目、色迷迷双眼球、盯着美女滴溜溜转,装着一肚子的坏水。
  平时言听计从,像个乖乖猫,舔遍你全身还卖乖。可是近来回家少了,回来晚了,总说店里事情多,脱不开身。回来后嘴甜的抹了蜜,千般示爱,像哄小女孩子一样,不知这甜蜜背后藏着多少猫腻,想起来都后怕。
  他给各分店里招来了几个美美,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有姿色。招聘广告:……二十五岁以下,个一米七左右,学历不限,未婚,漂亮……。这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嘛!
  我说:“你开的是眼镜店,不是窑子店,要这多美女干什么?”老公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老婆,你真逗,现在,什么都讲究形象、招牌……生意上的事你不懂。”“哦,我不懂,你懂,你心里拨的什么算盘,肠子拐几道弯,我不知道?”
   “老婆,你坐好你的后宫,别一天咸吃萝卜淡操心了。”
   “什么后宫,冷宫还差不多。”
   “哎呀,你吃的是哪门子的醋,酸劲挺大的?”
   “你现在是牛气冲天的土皇帝,后宫佳丽过三千,醋我能吃得过来么。我是提醒你,什么都得有个度,不要捞下个腰肌劳损、体虚肾亏、成个瘪三,就不划算了,再大的家业也难保……”
  我不得不在各个分店里安插上我的弟弟妹妹,亲戚朋友,把经济关,把老公关。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要消弭在萌芽状态中。好家得处处上保险。
  事情总不按自己的意愿发展,没有抓到别人的把柄,反倒搭进去了妹妹。你是我的亲妹子,怎么不解我的用心,自己首先叛变了,你还是我的亲妹子吗?妹子啊妹子,你糊涂啊!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有口难言么。她和他姐夫光天化日之下眉来眼去、打情骂俏,还跟着出去吃饭,像话嘛!
  老公反而还有理了,说:“小姨子,是姐夫的一半。”气晕我了,“去你妈的臭狗屎,你妹子你姐夫领着!”
   “喂,你怎么连个玩笑都开不起?”
   “你知道吗?她是我妹子,也是你妹子,大老板,你还是人吗?”
   “我怎么啦,你说清楚?她是你妹子,你连你妹子都不信,还会信谁?简直不可理喻……”
  妹妹不辞而别,真是的,我没开除她,她倒抄起了我的鱿鱼,哎,这社会,还能相信谁?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搞得我晕头转向,还没理出个头绪,他就领回来个保姆——小泉,说:“这下你安心地打麻将,家里的事交给保姆去做。”老公如此体贴、善解人意,感动的我泪溅三步,情思飞扬。
  可是牌友的话,像毒药,种在心上,时间久了,会慢性发作。看到老公,哪儿都不对劲,哪儿都有问题,说的每一句话,觉着都有隐情;每一个行动,仿佛都在使手腕。有时也恨自己,太神经过敏,小题大做。我知道沙子握得过紧,会流掉,但我松不下来啊!
  小泉刚来时,还是个乳臭味干的小丫头,毛毛糙糙,胆小懦弱,菜都不会炒。几个月的时间,大变样,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出挑的楚楚动人,天生丽质啊!白葱样的双腿凝滑如玉,粉嘟嘟的香肩光泽闪亮,前凸后翘,小蛮腰一手可握,连我这个女人都手心痒痒,如此原汁原味的女孩那个男人不喜欢?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