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情涩爱,花开花落
时间:2012-05-03 09:21:4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胡永亮  阅读:

  又一个星期六下午放学,我去喊扈妹回家,看见扈妹跟一个长的很黑的男生一块上街,直觉就告诉我,这个黑男生一定是姓藤的,我记不清当时是啥感受了,只记得我骑车如飞地从他们面前跑开了,第二天我照例去扈妹家给她捎了东西来。
  又等到了星期六,终于带着扈妹一块回家,路上,扈妹告诉我,那天她很担心我骑车出车祸,又告诉我她和姓藤的分手了,我听了非常高兴。那个下午我们就一直推着车子边走边聊,快到她家的时候,我终于鼓足勇气对扈妹说我喜欢她,扈妹没有说什么,只是到她家附近了也舍不得分别。清楚地记得当时太阳早已落山了,月亮也早早地挂在天上,月光的清辉如流水般泻满大地,路两旁高大白杨树显得朦胧而诗意,我们聊得很甜蜜,她向前送我了好远,那段路在一个没有人烟的长长的土岗上,有七八里长,到了土岗顶,我又把扈妹送下来,还是舍不得分别,她又把我送上岗顶。就这样,在皎洁的月光下,在朦胧的树影里,我俩卿卿我我难舍难分,来回走了好几趟,最后还是我把扈妹送下土岗后,才恋恋不舍的分别了。那天夜里,我幸福得整夜没有睡着,因为扈妹虽然嘴上没有答应我什么,但她的行动已表明接受了我对她的喜欢。
  第二天,我照例去她家接她上学,只她一人在家睡觉等我,她说自己咋这么多瞌睡呢,我不知哪来的胆子就说:“等咱俩过一家了,我就让你睡个够。”说罢就后悔自己说得太莽撞难听了,很怕扈妹生气。结果扈妹并没有生气,只是笑笑。这让我感觉更幸福和甜蜜。那个下午,我们又是推着车子去上学,边走边聊,具体聊的什么已经记不起了,反正有说不完的话,我完全沉浸在甜蜜和幸福中。路上一个步行上学的同学赶上了我们,问我们为啥有车子不骑推上走,我们不想和他一块走,加上那时代舆论原因谈恋爱都是偷偷摸摸的,我就没有撒谎说车子坏了,我们骑上车子飞奔一阵,又下来推着车子边走边聊,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发现那个讨厌的步行家伙又要追上我们了,我们只好又骑上车子飞奔一阵,再下来推着边走边聊,扈妹又笑得咯咯的,只恨那三十里的路那么短,转眼似的就到学校了,我们就恋恋不舍得分别了。
  那以后,我沉浸无边的幸福中,常想,拥有扈妹,即使让我干江泽民的总书记也不稀罕,真是拥有扈妹,其他没味;扈妹拥有,别无所求。在每个星期的前三天,我都沉浸在和扈妹一块上学的幸福回忆中。而后三天我又开始苦苦的等待星期六,想象和扈妹一块回家的幸福,甚至设想怎么和扈妹说话,记得有几次,我下决心要设法和扈妹拉拉手,但每次都没有得逞。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少男少女们的恋情是多么纯洁呀,哪有现在的狼们这样,总是直接追求欢爱。
  到了高一快结束的时候,学校说高二要分文理科了,我和扈妹都想要上文科,那时学校只设一个文科班,意味着我和扈妹要同班了。可是我做出一个决定,我要跳级直接上三年级,我一向就是敢想敢做的人,跳级或许对许多人来说难以想象,可事实上我遇到一个开通的教务主任,他就同意我跳级了。我告诉扈妹,我整天都在想她,和她一个班,我肯定是学不成习了。不在一个班会好一点。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我的决定是对还是错。因为我很明白,就我那农村家庭的出身,考不上学,是根本配不上扈妹的,和扈妹结婚更是绝对不能实现的。如果我考上学,或许就没有什么难题了。可是扈妹听了,流着眼泪走了,她从没有给我说过她对我的决定是啥想法,反正以后就是不和我一块回家和上学了。我从此陷入苦恼中,我本想不在一个班,免得天天在一块分心把学习搞砸了,只星期六和星期日见面,这样或许会恋爱学习两不误。
  新学期开始了,我真的固执地上了高三,扈妹上高二。但她还是不和我一块上学和回家。我好像再没有和她单独相处的机会了。我硬着头皮把扈妹喊到校外谈了几次,希望扈妹答应跟我和好如初,但都是不欢而散。
  还好我们校园很小,经常遇到,扈妹总是给我抛个媚眼,再对我妩媚的一笑,那媚眼,是如此的勾人心魄,如此的风情万种,以致每次都能让你全身过电一样地颤抖甚至哆嗦。我不能找到一个正面的词来形容,暂借一个有点贬义的词来形容:狐媚或者妖媚。那妩媚一笑,真个叫回眸一笑百媚生,是只有对最相好的情人才会有的,这笑里有无限的柔情蜜意,有无限的爱意和关切。我至今再也没有遇上这样的媚眼和媚笑了,我现在的老婆一辈子也不会给我这样的狐媚,好象她根本就没有这样的风情。这给我不少的安慰和幸福的幻想,或许扈妹只是怕耽误彼此的学习,才不和我一块玩的吧。我不知道谈过恋爱的朋友们有没有这样的神奇体验,就是只要扈妹在校园里走动,在视线范围内,我总是能先感觉她在什么地方,然后我转过头去看她时,扈妹果然就在我感知的地方,绝没有一次差错。即使在学生打饭时的拥挤人群里,我也能一眼把扈妹找出来。
  可是新学期没开始多久,大概就一个月左右吧,对我来说不幸发生了,扈妹意外的来找我了,却是告诉我她不上学了,她姑姑已经给她找好了工作,要去临县上班了,还要我好好学习,啥也别想了。其实那时我们学习都很好的,在班里都是前5名,但从口气看扈妹已经决定了,丝毫没有和我商量的意思。就这样,扈妹决然地走了,不久寄给我一封信,告诉我她已经上班了,告诉我一些她上班的情况后,还要我别想和她之间的事情了,要我好好学习。这分明就是一封绝交的信,我的眼泪立即泉涌似的,但我还是厚着脸皮回了一封信,试图和她修好,或者是希望她答应和我好。可是,我的信如石沉大海。从此我彻底坠入痛苦的深渊,那痛苦痛得你就不能醒着,只有睡着了才能感觉不到那种痛。只要醒着,这难以接受的残酷现实就在你面前,你根本无法面对,可是你又根本无法回避。于是我总是想睡觉,我实在不愿意醒来,可是总是要醒来,醒来的时候,扈妹离开我的残酷事实就在眼前,我又重新回到凄冷的冰窟,痛苦的深渊,记得一次和同学一块吃饭,不知怎么就触及了心事,我不争气的又泪流满面了,搞的同学莫名其妙莫名惊恐。真不知道我是怎样熬过那些时光的,反正此后我总是苦着个脸,特别是我一个人的时候,忧伤痛苦总是如潮水般涌来,这痛苦带给我身体上的伤害就是神经衰弱,加上学习紧张,有一段,神经衰弱搞我只好离校治疗,近两个月后才又返校,一直到现在我还是不能过分用脑。现在还在保留着的高中毕业同学合影照片上,那只有我才明白的忧伤还明显地写在脸上。老婆曾经问我,为啥一脸苦瓜样,我只能回之以苦笑。或许是慢慢学会了忘却,学会了控制感情,或许时光是治疗感情创伤的良药,但这良药的疗效是如此之慢,我高三留了一级,又上到大学四年级,接近6个年头,经历了几个女友,失去扈妹的伤痛才慢慢轻淡了,以致有一个女友说我有一种忧郁的气质、一种让女孩心疼的忧郁美,我只能苦笑。我不是一个能向别人诉苦的人,我的痛苦一直是我一个人默默忍受,连挚爱我的父母也没说过,连最关爱我并和我无话不谈的哥哥也没有告诉过他。大学毕业后,我领着现在的老婆又回到我们的县城上班,很快女儿都快十岁了,就在扈妹逐渐要彻底离开的我感情空间时,谁又能想到,扈妹再次走进了我的感情生活;更让我惊喜和幸福的是,扈妹竟然几次同意我陪她共赴巫山。真个是花开花落春归去,柳暗花明春如潮。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