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放
时间:2013-02-16 09:53:4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尘埃里花盛开  阅读:

  田丰还是把来运儿摁在身下了……
  田丰问:“好不好?”来运儿很轻的声音:“嗯。”田丰问:“舒服不舒服?”来运儿还是一声:“嗯。”
  解放了。山村里突然来了新鲜事儿,先是分田地,然后隔三差五的有宣传队来,这样那样的宣传内容,有一天来一女干部,对来运儿说,要解放童养媳,来运儿可以不要这桩被全村人认可了的婚姻。来运儿问:“那我哥怎么办呢?”女干部回答不上来。来运儿说:“我还是就这样吧。”
  来运儿抱着田丰某一日枕过的枕头睡觉,心里呼唤着田丰的名字,听着田沃的鼾声打发着一个又一个长夜。来运儿从不问田丰下次什么时候会来,尽管心里梦里都是田丰。好像不问,半年的时间就不会太长,或者就突然来了呢。田丰每次来,摸着来运儿光洁的脸,第一句话问:“有了吗?”来运儿摇头:“没有。”
  就这样一个问题问了十年。问到合作化轰轰烈烈地开展着。田丰一进门,看见来运儿发着光的眼睛。“有了?”来运儿说:“嗯。”
  完成了任务的田丰突然觉得无比沉重。田丰看着来运儿已经现了的小腹,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但总归,来运儿是高兴的。这让田丰少了些愧疚感。新中国里在粮站上班的田丰看着怀着孕的来运儿收拾得窗明几净的屋子,每次见都干干净净的来运儿和田沃,吃着很香的小咸菜,惭愧得很。田丰对这个家,只限于,只能限于亲戚之间的往来。田丰对于即将到来的孩子,尽不到一个爹的责任。孩子要来了,来运儿要怎样应对以后的生活呢?
  来运儿一次次超越着田丰的想象。来运儿临盆的前一天还在下地。在五婶的帮忙之下,来运儿居然把婴儿的、自己的用品置办得很齐全。黄昏,五婶儿看见不怎么对劲,急忙去喊接生婆,两人刚跨进院子,田丽青就哭起来了。
  来运儿看着包裹好的女娃,哭了。田丽青,田丰给起的名儿。田沃呆在地上,呆呆望着这个新的生命,充满敬畏,又充满好奇。晚上田沃盯着孩子看,却不敢触摸一下。孩子被看得哭起来,来运儿把孩子抱在田沃怀里,田沃就傻呵呵地笑,孩子立刻不哭了。田沃就那样直愣愣保持一个姿态抱了孩子一夜。
  靠着五婶儿的照料,来运儿算是熬过了漫长的月子。孩子粉嘟嘟的,煞是可爱。简单摆了满月酒,五婶五叔和田丰他们热闹了一场。田丰看着孩子的笑脸,真有点五味杂陈。田丰的贺礼很丰厚,来看孩子的乡邻夸着做伯伯的田丰大气。临走,田丰避了人,把一枚玉坠儿放在来运儿手里,亲一下来运儿白净白净的脸,说:“你辛苦了。”来运儿就觉得值了。
  尽管来运儿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在这么一摊子生活面前还是有点手足无措。秋收时候,集体出工,央队长安排近一点的地块儿,再三吩咐田沃别出去,好好看着孩子。喂饱了她的亲儿(来运儿的理解,就是这个字)哄睡了慌慌张张出去,一千万个不放心。中途回来喂奶,孩子哭着,田沃也哭着,比亲儿还伤心地哭着。来运儿忍不住也哭了。
  丽青儿就这样跌跌撞撞地长大。七岁时候就可以帮着妈妈做些小活计了。田沃喜欢跟着丽青儿四处玩儿,像当年跟着来运儿一样。丽青儿是他的新领导,丽青儿说要玩蒸馍馍,田沃就急忙去找泥巴。
  丽青儿九岁入学了。
  某一年大旱。收成很少。尽管来运儿左右打省,米缸还是很快见了底。来运儿做梦老是仲寿爷在喂她喝玉米面糊糊。开春,榆树叶,野菜,甚至杨树叶子很快被采光了。好在青苗长起来,绿油油的,给了人无限希望。饥一顿饱一顿的挨到了盛夏。大田里的玉米抱穗儿了。
  晚饭,照得见人影的汤。数得见的几粒饭疙瘩。丽青很快吃完了,瞅着田沃的大碗。来运儿把自己的碗递过去,丽青看看那碗开水一样的清汤,舔舔嘴唇,说吃饱了。早点儿睡,怎么也睡不着,丽青翻来覆去,这孩子饿着。来运儿知道。来运儿鼓励自己很久,挎着篮子下田里去了。
  田是集体的田,来运儿就被看田的老茂逮着了。老茂说:“明天你把检查送我家里来吧。”老茂说完就转身走了。来运儿定定神,干脆就撇了一篮子玉米回家,连夜煮了,一家三口吃得贼饱。上午,来运儿找人代写检查,来运儿说:“您还得教会我念,说不定让大喇叭上做检查呢。”
  可是田丰来了。
  来运儿拿着检查回家,看见田丰就急忙把那张纸往身后藏,被田丰扯过去,来运儿就蔫了。来运儿说:“哥,我给你丢人了。亲儿饿得!我没法儿……”在田丰面前,来运儿第二次哭,压抑着的哭声,在田丰听来,带着控诉的力量,几乎要让他逃走了。田丰聂诺:“你怎么不去找我呢?”再没说下去,剩下的话,被来运儿眼睛里表达的坚决给噎回去了。
  田丰当晚带了瓶酒,揣了来运儿的检查去找老茂。两人酒到微酣,老茂的话就来了:“来运儿那娃儿,是你的吧?眉里眼里的可都是你的模样儿。”田丰沉默,纸是包不住火的,何况纸靠近火的愿望不是去包火,是去燃烧。看着伶俐的丽青,田丰也老是有听一声“爸爸”的冲动。但是田丰只有沉默,只能沉默。老茂继续“丰啊,咱老哥儿两,啥话不能说呢?那谁看不出来猜不出来呢?来运儿苦啊!她心里守着你呢!可她守不得你呀!来运儿明白着呢,她够不着你呀!”田丰喝酒,仰脖一杯。老茂说:“寡妇一样的人,像拉扯俩孩子,那日子!谁愿意为难她呢?我不过是想给她说个人,你劝来运儿嫁个人吧,带着丽青田沃,或者带着丽青,两头儿跑着照顾田沃也行啊!这么苦巴巴地过着,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当晚田丰喝高了,没回城里。事毕,田丰搂着来运儿依然发着烫的身体,说:“你要是闷,也找个人搭班过日子吧,没几年好活,别太亏着自己了。搭个伙计也行。”堂哥这话让来运儿伤心得要死。来运儿的那点卑微的爱被击得粉碎。是啊,他是你的谁你又是他的谁呢?说到底不过是两不相干的两个。他有多少义务多少权利为你撑得多少幸福呢?
  你的幸福来自哪里,他又知道多少呢?
  田丰看着来运儿突然严肃得落了雪的脸,知道自己说错了。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