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之痛,七年之痒
时间:2013-02-13 10:23:4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蓝木格子  阅读:

    【一】
    我和莫暖认识了八年。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和戏剧化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狼狈的模样,满身青紫的伤痕。透着被抽打遗留下的破碎布条,鲜红的鞭痕清晰可见,她背对着我,我停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她感觉到我的视线,侧过头看着我,我看着她嘴角扬起的弧度,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那年我12岁,很巧合的是在我见到她的第二天她转来了我的班。莫暖,是她。我们成了朋友。我一直觉得我和莫暖的相遇像一场电影,离奇的开头,不了了之。-
    【二】
    我靠着沙发,侧卧着半眯眼看着莫暖点燃一根,一口一口的吸着。“小艾,还记得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样子吗?”我睁开眼睛盯着莫暖,有些惊讶,八年里她从没有提过这件事情,我也没问,看着她黯淡的眼神,长长的睫毛印出倒影,我感觉心脏突然一抽。“嗯,记得,永远都记得。唉。”我深深的叹了口气,等待着她的下文。
    “那天,是我妈妈的生日,开始一切都安好,妈妈化了淡妆打扮的美美的,等着我爸爸回来为她庆生,妈妈等了很久很久,我在一旁看着满桌的菜,肚子饿的有种快要掏空的感觉,直到十一点的样子,爸爸回来了。满身的酒味旁边勾着他胳膊的是一个穿的很暴露的女人,爸爸摇摇晃晃的跌倒在地,嘴里还迷迷糊糊的念叨着什么。”莫暖深吸了口气,转头看向我,在微弱的灯光下,我看着她的瞳孔黑白分明,仿佛一个黑洞,深的让我看不穿,“我那个时候还小,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蜷缩在墙角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我看着那个女人凶巴巴的插着要和我妈妈吵着些什么,尖细的声音快要刺破我的耳膜。”-
    莫暖接着低头熟练的从烟包里拿出一根烟点燃,讽刺的笑了笑:“你知道那女人是谁吗?呵,猜也能猜到,那是我爸包的二奶。一个妓女。这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看着那女人像个泼妇一样的大吵大闹了一会,然后又拽着躺在地上假寐的爸爸离开了家里。”她的声音很平静,眼睛的视线盯着窗外的夜景,像是进入了埋藏在很久回忆里的不堪,继续说着,“你知道吗,妈妈很平静,像只木偶一样呆呆的坐着,没有任何的表情,不吵不闹的听完那女人的咒骂,等那女人走后我慢慢的沿着沙发爬向她的身边,轻轻的拽了一下她的袖子,妈妈像只惊动的鸟儿突然惊恐的低头看着我,那瞬间我看到她的眼睛放光。”-
    我看着她狠狠地将烟头按在烟缸里,然后闭上眼睛躺在床上,我等了很久她没有说话,我想上前触碰她,突然听到她低低的抽泣声传来:“她打了我一巴掌,我恐惧的跌坐在地上,我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打我,然后我感觉身上一阵阵的疼痛,我抱着身子蜷缩成一团想减轻痛苦,停了大概几分钟,我刚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妈妈手里拿着皮带。”莫暖停止了抽泣,我看着她紧握着白皙的双手青筋凸显。-
    “你不知道她有多狠,不停的抽打我,我叫着退让着,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忍着鞭打的疼痛从地上爬起来冲出家门。”-
    我起身靠近她,拨开她贴在脸上的头发,看着她满脸的泪水和痛苦的表情,我心疼的紧紧拥着她,希望她可以感受到我的温暖减轻痛苦,这是我第一次见莫暖这样痛苦的落泪,八年里的第一次。就算莫暖被顾小北连续的抛弃,为他药流疼的满地打滚差点没命,都没要流过一滴泪,我无法想象年幼的她怎样熬过被最爱的人残忍伤害的痛苦。-
    她在我怀里哽咽着:“你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吗?”-
    “怎么样了?”-
    “她死了。”她冷冷的说着,恢复了原本的高傲,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继续抽着烟,“吃安眠药死的,就在我转学去的那一天。我没有参加她的葬礼,她被逼疯了,后来我离开那个家,就再也没有回去。”我看着烟缸里满满的烟头,长长的叹了口气,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我转头看着吐烟圈的莫暖,觉得她真的缺少的太多太多。
    【三】
    “走了,去MIX,小北和欧阳还在那里等我们。”莫暖起身打开灯走向衣橱里拿出黑色纱裙,换下衣服,我看着她腰部纹的蝎子,白皙的肌肤显的更加明显,像一只蛊缠绕在她的腰间。她如同一朵黑夜里怒放的玫瑰,妖艳不失清纯。-
    我们坐在出租车里,莫暖安静的看着车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如果说车外是炎热的夏天,出租车里的感觉更比较像严寒的深冬。我打了个寒颤,听着广播里不断的说着枯燥的新闻。莫暖突然问我:“你觉得我爱顾小北吗?”我想了一会,转头看向她的侧脸,“爱。”我看着莫暖的表情呆滞的一愣,然后笑了起来。莫暖笑起来很好看,比起她不笑的冷艳,我更喜欢她笑起来像邻家女孩的感觉。“不是吗?”我不明白她笑什么,回想起她和顾小北三年之痛的感情,有些不解。“不,没什么,你说的对。我爱他,我只是想到我和他走过的三年,我更恨他,可我还是离不开他,也许这就是又爱又恨的感觉,你和欧阳难道不也是这样?”我没有回答她,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到了MIX,男男女女的味道,刺鼻的浓重的香水味扑鼻而来。我们绕过卡座进了包厢,看到顾小北和欧阳郝还多了个不速之客,桌上的骰子还在不停的转动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莫暖随手把包扔在了沙发上径直走向顾小北,高跟鞋的“咚咚”声在包厢里若隐若现。莫暖一把揪着贴着顾小北身上还在拥吻的女人的头发狠狠的踹了一脚。那女人凄惨的捂着肚子叫了一声,衣衫不整的被莫暖一脚踹出门外。顾小北清醒过来揉了揉太阳穴。我看向莫暖,她平静的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盯着地面上的大理石,仿佛能看穿一个洞。欧阳郝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向我,一把抱住我,胡渣磨蹭着我的脖颈,有些轻微的刺痛。顾小北靠着沙发,慵懒的向莫暖勾了勾手。琉璃般的灯光铺撒在他们身上,有着说不出的搭配。-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