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秘友
时间:2013-02-02 22:54:4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三十五度二  阅读:

  此题无解,难道真的无解?杜尔突然站了起来,把凑上前来的巴比掀翻在地,他一把抓过那本蓝色笔记本,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在第二页上,出现了一段新的文字:
  2002年11月22日
  爸妈放下生意,带我和小胖去梨岛散心,整整半个月,在回来的车上,我已经打定了主意放弃,可是回到家里,QQ上收到他的留言,我又心软了,给他打了电话,我们约好明天见面。
  小胖开始烦躁不安,久久在门边徘徊,我想他该回家了,打开了门,这个家伙头也不回的跑了,每次送走他,我都很不舍得,他始终是别人的,我不能太贪心。
  脑子里噼里啪啦响个不停,突然吴孟达说:娘子,快来看,上帝又升天了。咦,我为什么要说又?
  日期:2004-04-27 22:40:00
  杜尔揉了揉太阳穴,什么叫做匪夷所思?这就是,什么叫做百思不解?这就是,什么叫做不知所措?这就是。
  巴比哼嗤哼嗤的走到他面前,直立起来,双手搭在他的腿上,抬着头望着他,杜尔摸了摸他脑袋,说:猪头,这些日子谁在照顾你?仙女还是女鬼?又或者是外星人?从这个角度看下去,巴比象一只胖老鼠。
  除了沙子,还有谁知道他的备用钥匙放在信箱里?杜尔把备用钥匙取了回来,放进公事包里,想想还是放到办公室算了。
  可是心里隐约觉得自己并没有找到整件事情的关键,于是顺手在本子上写下:此题无解。

  他现在用左手写字,年初的时候踢球不小心扭伤右手,等右手伤好,他已经学会了用左手写字,反而比右手写的更好,他要承认,自己的适应能力不错。
  不知处于何种心态,或许只是心中的灵感,杜尔唤了一声:小胖,正要试图掏垃圾的巴比突然停止动作,歪着脑袋看着他。
  巧合,一定是巧合,杜尔把视线收回,故意不看他,过了一会儿,巴比又开始捣乱,这里闻闻那里翻翻,扭着身子走到了客厅,再来,杜尔低声喊:小胖,巴比赫赫声的过来了,坐在门口象只大蛤蟆,歪着头,探究的看着他,见鬼。
  早上起来,杜尔不甘心的叫了一声:小胖,起床了!
  巴比一纵跳上床,欢快的在他脸上舔来舔去,不算,这些都是巧合,杜尔大喊:小胖,去帮我把鞋找过来。

  巴比立马下床,分两次将他的皮鞋拖到床边,他好像更喜欢这个新名字,杜尔有些伤心。
  洗脸前,他翻出蓝本子,他的那四个字还在,四个字下面,仍旧空白一片,他有些失望,可是如果真的有新的字迹,他是否又应该高兴呢?人都有好奇心,都有唯恐天下不乱之心。
  事情很好玩,杜尔心中充满期待。
  办事回来后,杜尔第一件事就是看蓝本子,很抱歉,你要失望了,无解还是无解。
  杜尔吐一口气,给巴比倒了一些牛奶,狗粮就省下了,可是巴比吃了牛奶之后仿佛不够,还蹭到他身上,不停的舔,给倒了一些狗粮,不一会儿就吃了个精光。
  厕所里有巴比留下来的罪证,三节大便排出一个小字,还有一大泡尿,今天外星人姐姐没有收留你?杜尔一边收拾一边问,巴比趴在地上,忧郁的大眼睛眨巴眨巴。

  当然,还是此题无解,还是无解。杜尔没有意义的笑笑,合上本子,这个时候应该打个电话给沙子,他不是没有人情,只是不想无谓多情。
  下班了,沙子一边咳嗽一边说,工作忙吧?
  沙子平时都不问这些话,不知道是不是他敏感,杜尔感觉沙子跟他疏远了很多。
  今天怎么样?
  很好,好了很多。

  杜尔很不习惯现在的沙子,他终于忍不住要问,你病得那么厉害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沙子沉默一会儿说,你心疼我?
  杜尔不知道该怎么说,无论从什么话题开始,最终都会绕到这里,停在这里,走不下去。
  沙子突然咳得很厉害,电话断线。杜尔呆了十秒钟,开始换鞋,巴比兴奋了,我不是要带你出去,杜尔一边绑鞋带,一边说,我去看你干妈,你在家呆着。
  被关在家里,巴比老大不情愿的趴在地上,杜尔跳上摩托,开得很快。

  认识沙子是通过杯子,杯子和沙子都是网友,严格算来,说是学妹或许更加贴切,算算日子,已经有两年了,杯子已经离开,在另一半地球,开心或者不开心的生活着,可是这些已经不是他关心的范围了,沙子说了,人家走得时候多么坚决,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也不再给任何人知道她的消息,杜尔,她对你已经彻底死心了。
 

 

  杜尔承认,刚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怎么在乎杯子,一个不太说话的小丫头,牵手了,接吻了,上床了,或许喜欢,却谈不上爱,可是真的爱的时候,杯子已经走了,她曾经说过,她不是一个愿意留后路的人,一旦决定,就义无反顾,不过这句话,是在向他表白的时候说的。
  杯子走了,沙子却留下来了,跟他留在同一个城市,这里很好,有很多回忆,我不舍得走,沙子这么说,沙子看起来比杯子洒脱,这句话从杯子嘴里说出来或许更适合。
  想起这两个女人,杜尔禁不住头痛,把车停在路边,抽了一支烟,最后还是决定去看沙子,说到底,他不愿意失去她的友谊。
  沙子看到杜尔的时候,表情很奇怪,惊愕多过高兴,你的慰问大军呢?杜尔坐了下来。

  沙子脸突然红了,惨白的脸总算有些人气,走了,我叫他们走了,那样特别奇怪,搞得好像为我送葬。
  杜尔有些没话找话,问完一堆无聊的话题之后,沙子打断他,我没吃饭呢。哦,杜尔愣了愣,站起来说我帮你去食堂买,要吃什么?
  沙子低着头理了理头发,杜尔看来,沙子这个时候倒像是个女人了,她突然冒出一句,我想吃日本料理。
  杜尔皱眉头,靠,他妈的,小日本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
  那就一品香辣蟹。
  问问你的喉咙还肿着没有,杜尔没好气的说,白粥、皮蛋瘦肉粥、猪肝粥或者鱼片粥,任选一个。
  有没有答案E?她赖皮的问。
  没有,杜尔很认真的回答,快点选。

  鱼片粥。
  在医院附近的食铺里买了鱼片粥,不要放味精,盐少放,他叮嘱老板,抽烟等待的时候,他想起杯子,有一次他们几个狐朋狗友打麻将到晚上十二点多,肚子饿得冒火,正好杯子打电话过来,他想都没想就要她买消夜送过来,而她真的从城东赶到城西,买了一大堆消夜送过来,他却只顾着吃,吃完就继续打麻将,直到她离开,他都没有说句谢谢,也没有正眼看她一眼。  4/24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