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上了女友母亲的那些日子
时间:2012-04-30 09:13:3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佚名  阅读:

  荒岛乐园每晚都有歌舞,去那里玩玩也不错。

  走在路上,嗅着她身上散发的茉莉花香,我心里蠢蠢欲动,心想,今晚上一定拿下她,让她在我的怀抱里变成一个温顺的小猫咪。顿时,一股热血涌满全身。

  荒岛乐园位于海里的一个小岛,离岸边很近,每晚歌声震天,霓虹灯把海水映得五颜六色,神秘而富于诱惑力。我和雯雯来到一个包厢,舞台上的歌舞开始了。看了一会,我在她的乳房上轻轻地抚摸着,她娇喘微微,在我的下身摸索着,我感到下身一阵热呼呼的,我感到要小解,就走出包厢,到海滩撒尿。
 

 

  忽然,从树林里走出两个人,用手电照照我,结结巴巴地喊了一声:“李------李强。”我顺口答应一声,就感到头上挨了重重地一闷棍,脸上流着热呼呼的鲜血,他奶奶的,我遭人暗算了。

  吴雯雯从包厢里跑来,双手搂着我,掏出面巾纸给我擦着脸,哭着说:“送你去医院吧。”

  我擦擦脸,用一块纸巾按住头,抹一把血放在嘴里添着:“这点小伤不用去医院,奶奶的,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打我?”

  “他们长得什么样子?”

  “有一个大个,说话他娘的东北口音,有些结巴。”我说。

  吴雯雯哭了,拥抱着我说:“是我妈让他们来的,他跟我好几天了,目的就是要分开我俩。”

  惊讶,愤怒,羞愧,我抬起手,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

  她“哇”地一声哭了。

  第八章 同居

  生活中的事情往往不按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有些恰恰适得其反。在婚姻问题上,过多地干预往往像发酵剂,促进了事情的快速发展。我和吴雯雯的迅速同居,得力于她妈妈的粗暴干涉和无理取闹。

  在大学城附近一个简陋的门头房里,我的广告装潢公司又开张了,我深深懂得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失望,颓废,要奋斗,要崛起,机会就掌握在自己手里。

  吴雯雯这几天忙得够呛,下课后就过来帮忙,在门头房的二楼,做了简单的装修,放了一张简易床,一个书橱,这就是我的卧室。她在墙上挂了一张汤加利的巨幅裸照,洁白的皮肤,优美的线条,动人的部位一一展现在眼前。“亲爱的,摘下来吧,我看了会受不了折磨。”我开玩笑说。

  她脸微微红润,低头一笑,用手背在我下身打了一下,陶醉地说:“甭胡思乱想,美得你。”

  我搂着她,看着她迷人的大眼睛,轻轻地亲吻着她性感的嘴唇,全身像着火似地,她的牛仔裤在我的手里慢慢滑落,露出粉红色的内裤,弯弯曲曲的阴毛从一边露出,我用手轻轻撩拨着,她呼吸急促,一只手在我的下身乱摸着,另一只手在我的胸膛上游动。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抱到床上,脱下她的羊毛衫,洁白的乳罩罩着她两个大馒头似的乳房,我感到里面散发的诱人的香味。我给她做全身按摩,她的呼吸急促,脸色红润,全身因激动而微微颤抖,渴望我的进入,我俩人进入如醉如痴的境界,合二为一,她的身躯因极度快感而扭动着,床单上留下如朝霞般的处女红。

  我俩正式同居了。我二十二岁的青春因此而灿烂。

  每天晚上她下课后就和我一起设计策划广告版面,余倩又在《城市信报》显眼的位置给我作广告,我的广告装潢公司又红红火火起来。

  吃水不忘挖井人。我又想起余倩,没有她的帮忙和无私的援助,我的第二次创业是不会如此成功的。在雅和国际大酒店,我宴请了她。

  同学见面,我伸出双手和她击掌,如果不是吴雯雯在场,我真想和她密切拥抱。吴雯雯笑了:“你们这是什么礼节?”

  寒暄几句,便纷纷落座。我发现余倩和上次见面大不相同,一身名牌时装,而且我发现她坐的轿车是牌号零零几的,我知道,这是市委常委的专车,她的关系非同小可,她的能量不可小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话也渐渐的多起来,我说话的时候,吴雯雯眯眼斜看着余倩,好像有什么秘密。回来的路上,她说:“你那个同学我认识,她是吴副市长的情妇。”

  “哪个?”我感到不可思议,吴副市长刚从外地调来不到半年,就和她好上了,现在的事真是说不清,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和一个青春少女,唉,也许比他的女儿还小,他怎么能下的手?余倩,你又是何苦来着?

  回到家,我把她抱到沙发上,刚撕下的乳罩,准备和她做一场痛痛快快地跨世纪性爱。忽然有人敲门,我正在脱她的内裤,便不耐烦地说:“敲什么,走错了。”门忽然被人撞开,她母亲出现在门口,我的脸上狠狠地挨了一巴掌,顿时火辣辣地痛了起来。

  “你这个小瘪三,你这个小流氓,你做了什么,我打死你!”她一脸怒火,接着又是一巴掌。

  “回家,”他妈妈一手拉着她,门外又闯进几个大汉,对我拳打脚踢,我眼前直冒金星,倒在地上。

  吴雯雯发疯似地护在我的身上,歇斯底里的喊着:“你们干什么,一群野兽,你要逼死我?我不活了。”说着,一头撞在墙上,鲜血直流,昏了过去。

  她妈妈紧紧搂着她,哭喊着:“孩子,你不要这样,天哪,这是怎么了?”

  第九章 住到女友家

  事情的结果往往出人意料,最后的结果是母亲让我住到她的家里,吴雯雯每周回家一次,为了满足她的要求,为了她的学业,做母亲的做出最大的让步,最大的牺牲,希望我俩好自为之。她已经失去一个儿子,她不想让唯一的女儿再有闪失,可怜天下父母心。

  吴雯雯咬着嘴唇,内心十分激动和不安。紧紧地搂着妈妈哭了。

  我感到十分诧异和迷惑不解,我不知道她的葫芦里装的什么药?难道她要疏远我俩的关系,或者是找一个不花钱的保镖,我看到她风韵犹存的容颜,心想,也许是------?。事已至此,我也只能接受。为了爱情,为了未来。

  出乎我的意料,她的住处很是普通,不满八十平方的单元楼。进门一条窄窄的走廊,前面是母亲的卧室,后面是女儿的,走廊的尽头,一间五,六平米的房间,以前盛着几个纸盒子,清理出去以后,吴雯雯给我打扫干净,又把储藏室闲置的一张单人床按上,放了一个简易书橱,便是我的卧室。  6/45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