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男友共享女友,我如何逃脱那场迷惘的畸恋
时间:2013-01-18 23:02:0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枯木栖凤  阅读:

  有时候我也会暗暗自责,我不明白我的身子是怎么了?索妮是唯一可以懂我的,也许正因为懂我才让我这样爱她,她总在我情绪低落的时候,从背后抱紧我说:“如果上天造就了你一个不单单被男人宠爱的身体,为什么你不可以同时用这身体去宠爱一个女人呢?”
  夏天的时候,章强终于从芝加哥回来了。当他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和索妮都有些不知所措,我一下子不能从我扮演了将近一个月的角色中走出来,我只觉得我的面前多了一个劲敌。
  面对客厅里同时出现的两个女人,章强一时有些尴尬。“看来你们相处得很好!”他的笑声却有点干涩。他其实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正人君子,同时爱着我和索妮,他对我们的爱像一只天平的两边,不偏不倚地刚刚好。可是现在他难住了,他不知道晚上住在哪一张床上才不至于伤害到我们三个人的感情。
  夜晚来临的时候,我们各揣着心思等待着,我看到索妮的眼里一缕淡淡的哀伤,那哀伤刺着了我的心,我对章强说“我今天好累,我先休息了,你们聊吧。”没等他们回答,我逃也似的躲进了另一个房间。
  在这静静的死沉沉的黑夜里,有非常清晰的喘息声传来。我踮着脚尖赤裸着走近索妮的房间,房门半掩着,并没有上锁。我在黑暗里,看见章强像一头豹子一样在索妮柔弱的身体上肆虐。瞬间,我感觉自己几乎要崩溃了。
  第二天,我从酣梦中醒来已是午后,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餐桌上章强给我留了纸条,说索妮坚持要回自己的寓所,所以他开车送她回去,他说他晚上会来陪我,他耍我等他,最后的落款写着,爱你的章强。
  我的眼睛在最后的落款处停留了很久,觉得有些可笑,我竟然和我的男人争宠同一个女人,而我所谓的男人却被蒙在鼓里浑然未知,我觉得自己几乎要崩溃了。我一整天都在等索妮的电话,但是却没有,也没有章强的,仿佛他只留了一张契约给我。
  我在夕阳的昏黄中等,客厅的电视新闻里报道着高速公路上_出现了交通事故,我心慌了起来。从索妮的寓所开车到这里不过45分钟,章强不可能这么久还不回来的,他会不会出事呢?我一遍一遍拨打章强的手机,却没有一点回应。
我试着打索妮的电话,隔了很久,我听到索妮的声音轻得仿佛是从地狱传来:
  “你在等他吗?”
  “索妮,我有些担心,我怕他出事。”我的声音几乎在颤抖。
  “你希望他出事鸣?”索妮的声音里似乎有一种试探。
  我幽幽道:“我希望我们都不会有事!”
  “但愿吧!”
  凌晨一点,终于有了章强的消息,是交警队打来的:告知章强因暴风雨,在高速公路上遭遇车祸不幸身亡,希望我马上赶到医院,确认尸体。我拿着电话呆坐在沙发上,思绪一片空白。恍惚中我依稀觉得这样的结局仿佛是必然的事情,以至于那一刻我的眼里竟然没有一滴眼泪,我想我应该尽快将这个消息通知索妮,她应该和我一起去见章强最后一面。
  医院里很安静,我急促的脚步声引来久久不去的回音,远远地我看到索妮站在稀落的人群里,待我走近的时候,我听到警察的声音:“他不该在这么糟糕的天气开车出门的,更不该在出门前喝那么多酒的,暴风雨要了他的命,他自己要了他自己的命!”
  我看见白色的床单下,一张被重创后的血肉模糊的脸,那是章强吗?是我们同时爱着的男人吗?只须臾的工夫,他就是一堆碎肉了,我胃里一阵翻腾。
  “你不该给他喝那么多酒的,你明知道章强不胜酒力!”从泛滥着死人味道的医院逃逸,我终于忍不住大声责怪着索妮。
  索妮低着头怯怯地,但是她的声音却让我吓了一跳:“我,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不想再有人分享你!”
  这时,我才知道索妮的心思,她已深深地离不开我。如今,想起死去的章强,我的心仍有隐隐的余痛,却无法从深迷索妮的泥潭中自拔。
  几个月过去,我跟她仍住在那幢安静的小屋,两个女人仍用彼此的情感和肉体纠缠,虽然内心有种罪恶的感觉,但却谁也不想分开。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归宿将在何方。
 

 2/2   首页 上一页 1 2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