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旋在三个女人之间
时间:2013-01-11 10:27:0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宋时风  阅读:

  一
  周末,路铭该起程回国了。
  一周的缠绵让路铭和萧蓉得到了充分的满足并且已经是难舍难分了。
  天还是蒙蒙亮,路铭就起床了。回国的机票压在床头柜上已经两天,今天再不登机这张机票就该报废。他靠在床上用他那粗大而有力的手轻轻抚摸着仍在甜睡中的萧蓉那张还荡着春意的脸蛋,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对萧蓉说,“我得回国了,公司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呢。”
  萧蓉突然睁大眼睛柔声地对路铭说,“不,我不让你走!这一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了。”她眼中秋波荡漾,话语中充满了柔情。她是真心不想让他离开的。她感觉到只有在路铭的怀里才能得到那种温暖,只有在路铭的爱中才有那种爽心的快感。虽然自己的丈夫也比较优秀,却怎么也没有和路铭在一起那么让人荡气回肠,那么让人心无旁骛。
  此时的路铭十分耐心而坚定地向她作了解释,“乖乖,我也一样不想离开你呀,我们在一起该是多么愉快。但我今天必须得走了,因为我还有一份事业。上亿资产的公司已经一周没有老总了,我有些放心不下。再说我们不是每年都有至少两次相见的机会吗?我们很快又会相见的。”
  萧蓉想了想,觉得男人还是应该以事业为重,答应路铭回国。再说分离总是避免不了的,有了这痛苦的分离才会有相聚的甜蜜。她对他说,“我们只好期待下一次的相见了。”
  二
  蒙特利尔国际机场的候机大厅里因宽大而显得空荡荡的。这趟飞往中国北京的国际航班在一小时后将起飞,乘客不是很多,相送者也廖廖无几。路铭和萧蓉就夹杂在这稀稀拉拉的人群里。
  路铭左手拎着他的公文包,右臂夹着萧蓉的胳膊缓缓向候机大厅走去。他们自己已经把彼此当成了夫妻,可在外人眼里却没有一点夫妻迹象,完全是热恋中的情侣,那种亲昵的举止那种跳动的眼神无不说明了这一点。好在这是在异国他乡,这样的行为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也就无人理会。
  他俩坐在候机大厅的软式椅子上相互依偎地靠在一起,倾诉着在一起时的快乐,声讨着分别后的痛苦,憧憬着将来一起变老的幸福。他们又不自觉地将两片嘴唇贴在了一起,两个三十出头的人近乎疯狂地热吻着,象是要把全部的情感都释放出来似的……
  路铭与萧蓉是中学时的同学。虽然那时萧蓉已经是情窦初开的豆蔻少女,对路铭早已产生了爱慕之情,可那时的路铭一心只想学习,对那个只是脸蛋出众的萧蓉并没有太在意。而后来,路铭人生之途一路顺风,在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后又到美国去攻读了经济学博士,直至回国结婚,再开了一家公司。萧蓉呢,却没那么幸运,大学没考上,只好在一家企业里谋生,不久企业也破产了,她开始有些绝望怨自己命不好。就在这时一位加拿大老板购买了她所在的破产了的企业,她又凭着漂亮的外表出众的身材幸运地继续工作,这位老板后来也成了她的老公。没多久萧蓉因为生孩子而被她老公安置在蒙特利尔定居了。萧蓉和路铭自从中学毕业后再也没有见过面。
  世界上的事往往就是那么巧合。路铭和萧蓉老公是一起在美国读博士的同学,他进入中国企业界曾经路铭牵线。路铭在一次偶然机会中,从他的这位同学那里看到了萧蓉的照片,才得知了她的情况,并很快就有了联系。于是他俩便有了几年的婚外情,便有了如胶似漆的情感,便有了难舍难分的这一幕。
  虽然难舍,路铭还是登机了。
  三
  飞机尚未起飞。路铭坐在他的座位上迅速拿出手机先给公司他的秘书打了电话,很简单只说了什么时候能到北京国际机场。然后又给自己的妻子拨通了电话:“雪,我已经上飞机了,三个半小时后就能见到你了,你开车到机场接我好了。”接着路铭滔滔不绝地与妻说起了离别的感伤,思念的痛苦以及绵绵的情话,直到飞机广播里传出“请关掉手机”的提醒,他才依依不舍地挂断了与妻子的通话。
  一幅保险带将路铭固定在座位上,他不想动也没有精力动了,但他的思想却无法固定,思绪在随着飞机一起在空中飞翔。
  他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妻子与萧蓉作了比较。
  妻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欧阳雪,是他的大学同学。论相貌虽然没有萧蓉美丽,但心灵却似她的名字一样纯洁。想当年在大学的时候还是他主动向她发起的爱情攻势。她为他作出的牺牲是很多的。那年他们同时考上了赴美的公费研究生,由于名额上的限制,她坚决地让给了他。后来路铭学成回国,她的父亲——一个在国内很有名有实力的私营企业家——将其股份的二分之一转让给了他,使他很快在企业界站稳了脚跟并迅速壮大起来。再后来,她在家生孩子带孩子料理一应家务,以至于将一份很好的工作都辞掉了。可是,这几年来,路铭越来越感觉到欧阳雪缺少了某些方面的情趣,从前的那种柔情似乎再也没有体现了,从前的那种温顺再也不存在了,从前的那种激情再也看不到了。他认为她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有些市侩、有些庸俗、有些让人不想接近。与萧蓉比真是大相径庭。
  萧蓉的那种情调,那种性感,那种让他迷恋的眼神,那种好象是从骨子里流露出的美感让路铭痴迷,甚至那种做爱时的呻吟,都使路铭大为兴奋而不知所已。虽然萧蓉也已经三十四岁了,可她保养得象少女一般,看上去无论怎如何也不会超过二十四岁的年龄。他常常想如果能将欧阳雪与萧蓉结合在一起那真的是太完美了。
  然而,他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于是他只好奔波于俩人之间,用他自己的辛勤来补偿二人的不足。
  路铭是聪明的,他不愿意失去欧阳雪。他知道是她为他带来的一切,儿子、企业、还有前途……
  四
  欧阳雪接到路铭的电话之后,将家里的一切安排得有条不紊。虽然家里有一位小保姆,但她还是不放心的亲手安排了。先把晚餐该吃的预备在厨房里,再将路铭洗澡要穿的衣服准备好,继而将卧室内整理得温馨而浪漫,只等路铭回家了。
  欧阳雪自从辞了工作之后便全身心融入到这个家里了。她知道路铭具有迷人的气质、伸士的风度,还有骄人的业绩、辉煌的前途,而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典型意义上的家庭主妇,服务这个家就是她的使命。虽然她知道路铭的身边少不了漂亮女人,而且同他公司的年轻女秘书有染多年的事她也是清楚的,只是不想说穿而已。因为她也害怕失去他。值得庆幸的是,因为自己的不揭穿,相反近几年他与那秘书的来往却有终断的迹象。这一点令欧阳雪兴奋。她也想尽力调和他们之间的感情,在他同她说着绵绵情话的时候她也在极力搜寻出勾人心神的语言与之对话。
  可是,欧阳雪怎么也不会想到路铭的情感已经发展到了国外。她只知道由于公司的业务关系他是需要经常出国的。每次出国她都要亲手为他准备好行李,甚至该穿什么带什么她都一应备齐,并在走前的头夜温柔的让他得到充分的爱的满足,她觉得这是做妻子的义务。
  欧阳雪看看表离飞机到达还有一段时间,她决定利用这段时间到美容中心去做一次美容,要以新的面貌迎接自己的丈夫。
  五
  飞机准点降落在北京国际机场。路铭走下飞机后,向四周看了看,没有看到自己的妻子,却看到了曾经是自己的情人的秘书秦芳。
  此刻的秦芳坐在路铭平时用的别克车里若无其事地向外关望,她似是在等人又似是在悠闲地观看机场附近的风景。看到路铭向她招手,她先是显得有些激动,但顷刻之间又恢复了镇定,还是朝左右观望着,似并没看到路铭一样。其实她是在观察路铭的妻子来了没有,然后好作出自己相应的行动。
  路铭见秦芳如此,便拿出手机给欧阳雪打电话,对方说路上堵车了,尚需半小时才能到达机场。路铭听说,便一边向秦芳的车子走去,一边对着手机里说:“这样吧,你先回家去。刚好公司张副总到机场来接我了,他说有重要事情要和我谈,我和他在一起吃了饭,处理完事情后再回家。”说完就关了手机。
  他结束通话后急步走向秦芳,对她笑了笑说:“她已经不来了,我们可以走了。”他完全看出了秦芳是在顾及欧阳雪的出现。
  自从有了萧蓉后,路铭便对秦芳冷淡了很多。为此,秦芳还同他大闹过一次。对于他与萧蓉的关系她是清楚的,她曾对他说:“一个在国外的女人也值得你那么投入那么痴情吗?你想抛弃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那时路铭出于无奈答应和她保持关系,但不可过于密切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也是为了不给欧阳雪授以把柄。秦芳见他作了一些让步再加上还得在他的公司上班也就答应不那么亲密了。此时两人见面也算说得过去,老总回国秘书接站是很正常的。
  待路铭上车后,秦芳就驾起车子竟直到了蓝天宾馆。
  他们先在宾馆附近的一家充满浪漫情调的小餐厅里用过晚餐,然后直上宾馆十八楼秦芳预定的房间里。两人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单独在一起了,于是一阵热烈的亲吻之后就是那风卷残云式的暴风骤雨般的爱了……
  秦芳得到了满足,而路铭已经是精疲力竭了。这秦芳也是一个很性感的女人,虽尚未出嫁,但对那房事却无所不知,而且常常能玩出一些让路铭见所未见的花样,前些年路铭和她在一起常常被逗得激情四溢神魂颠倒。路铭也常常能从她那里充分得到人生的乐趣,从而愈发觉得自己的妻子不尽如意。
  六
  路铭回到家里已经是午夜时分了。
  上小学的儿子和那小保姆已经睡了,妻子欧阳雪独自坐在宽敞的客厅里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等候着他的归来。
  路铭见妻有点孤独的样子,走上前去将她搂在怀里,轻声对她说:“公司的事情一周没处理,已经有点乱了,得花点工夫理点头绪出来。”
  妻“嗯”了一声,她分明从他的身上嗅出了一种女人的味道,但欧阳雪什么也没说。她在想除了秦芳外难道又有别的女人了?她不敢相信……
  路铭望了一眼妻子,见她不吱声,便一边拿出那套哄女人的本领哄着欧阳雪,一边又对她讲了出国的事。说:“这次出国谈的合资项目出了些纰漏,估计要黄了,我也有些焦头烂额的。只好慢慢再说了。”
  欧阳雪见他说在工作上有些不顺利,便有了恻隐之心,除了说些安慰他的话外,也就不再说什么。刚才想到的女人的事也完全置之脑后了。
  路铭真的有些累了。他匆匆洗了澡,穿好欧阳雪为他准备的内衣就上床打算睡觉,可是又一想,这么多天不在家如果今晚与妻子少了那事情会引起妻子的怀疑的。于是强打精神静候欧阳雪上床。
  欧阳雪因为路铭的不让她接站加之又从他的身上闻到了一股女子的味道,心中很有几分不自在,而且路铭又说工作上有些麻烦,于是她怎么也没有睡意,只想独自静静地坐一坐、静静地思索一下。谁知路铭在那边一个劲儿地催她上床,她只好顺从地偎到路铭的怀里。他俩就在这样的心理这样的气氛里完成了一次例行公事似的做爱……
  欧阳雪一夜无眠,而路铭呢却疲惫得一夜没有醒来。
  当他从朦胧中睁开惺忪的睡眼时,看见欧阳雪眼里噙着泪水坐在床边发愣。他有点不知所措。但此时太阳已经老高了,路铭迅急起床、洗漱、用餐,然后走出了家门,他又要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了。
  ……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