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妻
时间:2013-01-08 23:19:3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二勃  阅读:

  日期:2011-12-30 10:52:20
  陈旭东不知是喝酒的缘故还是愤怒的缘故,双眼通红(丘祥觉得是后者),狠歹歹地盯着他,虽然认定了丘祥的“酒后乱性”情有可原,也决定“不削他”,可丘祥知道自己并没有被原谅,所以他没为自己做一句无罪辩护,而是苦着脸,滔滔不绝地请求原谅,反复说他就要去沈阳打工了。凭他对陈旭东的了解,一个马上要消失离开的自己能让他心里更过得去些。

  这起调戏朋友妻的事件最后经过丘祥的诚心忏悔,沈观海的努力解劝,以及小美不予追究的决定,陈旭东在口头上原谅,却在末了不带丝毫原谅意味地“叮嘱”了丘祥一句:“你他妈以后给我规矩点儿,这么多年哥们儿了,别他妈说我不讲情!”
  陈旭东送小美回家,丘祥向磊随沈观海来到他店里,从头捋今天发生的事。
  “你也没喝多少酒啊,怎么就二逼了呢?”向磊不留情面余地,同时又抱有同情地数落丘祥。
  “她同意的……”丘祥模糊地说,一张脸上写不下他的委屈,羞辱感废了他的口才,而他又受不了含冤受屈不辩解。
  “得了你,当俺俩你就别鸡巴扯犊子了!她愿意的,你怎么不说她勾引你呢?”向磊一脸不耐烦的恼怒样子,白了丘祥一眼。
  “真的!”丘祥的这句“真的”是指向磊说的她主动勾引他,“要不是她主动我敢吗?她平常儿那样儿,别说我没喝多,就是我喝多了也不敢啊!”
  “那你才刚儿不和东东儿说?”向磊不是相信了丘祥的话,而是反诘。
  “我敢吗?”丘祥的嗓门儿陡然拔高了几个八度,“他他妈都红眼了,小美说啥是啥,我要是说了他当时就能要我命!”丘祥对两个朋友详细地描述了一个小时前楼梯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说实话的样子那两个人分得出,所以基本相信了他。

  “她肯定是害怕了,她哪敢说是她愿意的,她不想和他处了,那就出事儿了,你就更完了!”沈观海说。
  “事儿是这么回事儿,我就是纳闷儿她是怎么听着的,俺俩都背对门儿,她怎么就知道东东儿要出来了,事先整那么一手儿呢?”丘祥道出了对他自认为诡异的现象的怀疑。
  “听着声儿了呗。我和东东儿一块儿出去的,我停走廊打电话了,俺俩说话了,我也听着他咳嗽了。”沈观海说。
  “没有啊,我啥动静也没听着啊!”看丘祥满脸皆是的不可思议,就可以估量出这件事在他心中的纠结程度了。
  “操,你都鸡巴五迷三道的二逼了,还他妈能听着啥?”向磊沿袭了上句话的外在表情。

  丘祥想反驳,但向磊如实道出了他当时的状态,于是放弃了。
  “你在沈阳找着啥活儿了?”沉默一会后沈观海问。
  “找啥了,去了现找。”
  “你不说你找着了吗?”
  “我不说我要走了他能放心吗?能消气儿吗?”
  “那什么前儿走?”向磊问。

  “明后天呗。先上吴楠那,找不着活儿就在那住两天儿。”
  “不走也行吧,我在跟东东儿说说,也就那么地了。”沈观海说。
  “拉倒吧,我就是不走也没法儿见面儿了,他看我还别扭,哪天再借引子削我一顿,多犯不上啊。走吧,反正早晚也得走。”丘祥很平常随意的一句话,却把人说伤感了,三个人默契地抽起了烟,静静的,由各人吐出的烟抽象地表达着各自的若有所思。
  丘祥很快去了沈阳,这一绯闻事件也宣告结束。丘祥的离开并没影响大家的娱乐,只是在与田美的相处上,沈观海和向磊更加小心了,言行举止都绝对的庄重,当然更没有与她单溜出去的情况了。而田美也没对他俩做过任何暗示,跟丘祥说得大相径庭。他们慢慢认定了,之前那件事只是由特殊人引起的个别事件,这么一想就释怀了,这事也就彻底过去了。

  时间很快来到初秋,早晚的凉爽分明了,浓绿的树梢也日渐频繁地舞起了它们的舞蹈,最美的季节到了。满世界的天高云淡,满心的神清气爽,笑容变得比往常都多。
  日期:2011-12-31 10:08:42
  某日,沈观海正在店里,陈旭东急急地撞了进来,不等沈观海跟他打完招呼便问:“你手头儿有钱没?”
  沈观海看他是出了事的光景,于是照实说:“现钱就两千多。“
  “行,都给我拿来吧。“
  “怎么……出啥事儿了?”沈观海边拿钱边问。
  “昨天不上矿了么,打架打狠了,那边两个不知道死活的,有一个是我递得刀(指动刀伤人),死活不好说,事儿大了,大梁子让俺们几个出去躲躲。”陈旭东操着他的重低音,虽然貌似真镇定,但惊慌还是可以察觉。

  “啧,自己不受伤,伤了别人儿也是愁事儿啊!”沈观海咂舌。
  “那有啥招儿,咱们挣得就是卖命的钱,就是你死我活的事儿。”
  沈观海不再说话,皱眉把脸别到另一侧看街上的驶过的车。突然想到一件事,又回头说:“你就搁这呆着吧,别出去露面儿了,要上哪我给你买票去。”
  “不用,我给向磊打电话了,他去买去了。”
  向磊很快到了,仍旧是慢悠悠的,但额角见汗,买到了两小时后某个车次的票。三个人聊了些担心关心的话,怕矿主不会一管到底,嘱咐陈旭东走后有事联系他们。在田美送陈旭东需要的物品来之前,他郑重其事地拜托他的两个兄弟:“我这一走不一定得多长时间,小美你俩帮我照顾点儿,有什么事儿就帮着干了,人情兄弟回来一堆儿还。另外再帮我看着点儿,他身边儿要是有谁得瑟,你们替我管管。
 

 

  陈旭东“临终托孤”一样的嘱托让沈观海向磊俩人无法拒绝。刚应下来,小美就提着两大包吃的用的来了,所说的话跟他们俩差不多,只多了一点温情,但并没有不舍。陈旭东本应该说些让他担惊受怕很内疚惭愧的话,可如果知道说这些,也就不是陈旭东了。他只对她说了没事,别上火,有事找他俩哥们儿。  6/14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