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妻
时间:2013-01-08 23:19:3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二勃  阅读:

  田美抿嘴一笑,又问道:“他们家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东东儿不跟你说过吗。”丘祥说。
  “我不想再听一遍吗!”田美肘支桌面,翘着手,微微仰脸,笑笑的。
  丘祥禁不住这种姿势的要求,即刻便要大动唇舌地知无不言了。沈观海担心丘祥嘴没把门儿,有的没的都往出说,忙在半路上接过了话茬,说:“其实也没啥,就是他爸不务正,好耍(好赌),他妈不太本分,跟人走了,他是让陈奶拉巴大的。”
  “要不他对他奶那么好!他妈挺不正经啊?”
  “知道怎么事儿就得了呗,细节就别打听了。”沈观海和气地笑,温柔地阻止。
  “唉,那他对小姑娘的态度是不受他妈影响,硌硬那贱巴拉唧的?”丘祥笑脸上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预示着他的话是个大发现。

  “滚犊子!你心理专家呀?瞎分析什么玩意儿。”向磊说。
  “你俩是怎么就相识相知相恋了呢?”过了一会,向磊问田美。
  “他不是跟你们说过么。”
  “俺们不是想再听一遍么!”丘祥紧接话茬。
  田美无语,先笑了一阵。
  “你条件那么好,家里条件也那么好,怎么就选他了呢?”丘祥急着又问,“就光冲他英雄救美,你就以身相许了?”
  “那倒也不是,其实那天没他也不能有事儿,打个电话就行,他帮忙儿了,还挂彩了。他确实特别爷们儿,完事儿了还说啥不用我带他上医院,都不愿意搭理我——我哪见过这样儿的!”田美笑,“就对他挺有好感的。他又那么实诚,接连二三地感动了我好几回,五迷三道的,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处上了。刚处那阵儿也没太当回事儿,没那么认真——你们也知道他那样儿,我也就得认真了呗。”小美基本都笑着,但有那么一瞬,明晃晃透出了苦涩。

  “怎么听着像迫于无奈似的呢!”丘祥听出了味道。
  “怎么的?你还想搭救我脱离苦海呀?”田美这下笑得很纯粹。
  陈旭东很快回来了,说奶奶无碍。田美这时出去接妈妈的电话。
 

 

  “一会儿上哪吃饭哪?”陈旭东没等来回答,先听见沈观海的短信提示音,只见他凝神静气,看得投入。
  “吴琼儿?”丘祥问。
  “办证儿!”沈观海说着放下电话。

  田美回来,说她爸妈要从沈阳回来,没一会就倒了,她得陪家人吃饭。这个宣布让众人多少有些失望。
  日期:2011-12-24 11:02:00
  “那没招儿了,你回家吧,俺们四个去吧。“陈旭东说。
  “要不咱们晚上吃烧烤得了,”沈观海提出了新的建议,“正好我也有个活儿,我本来是告诉他晚上七八点钟儿去,这么地我就等他下班儿就去给他修了,完了东东儿先上咱奶那呆会儿,我瞅你也不怎么放心。咱们先各回各家,等八九点钟儿再集结,找个地方吃烧烤,你们觉着呢?”
  众人能怎么觉得?当然是一致同意当下便各自散了。

  五个人,有四个想得都差不多——主要是田美。
  自打陈旭东带这女朋友和他一帮发小哥们儿认识之后,她就占了哥几个的大部分话题,尤其当陈旭东不在场时。田美虽然被叫做“小美”,但人可不是小小地美,而是大大地美,少有地美,难得地美,让除了耽美男之外都无法忽略地美!四个男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表面看也是情同手足,但这四个人中不止一个人深知,现在早已不是情同手足、为情义两肋插刀的时代了,所以他们在讨论时毫不收敛对田美的兴趣,毫无保留对陈旭东接近嫉妒地欣羡,毫无顾及与同情地预言他们以后的分手、陈旭东的被遗弃——因为明摆着的,他们不是一路人,不光身份不是同一阶层的,人也不在一个层次上,可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说以后他俩黄了东东儿能蹽沈阳去把小美和那个他整死不?”
  “小美没事儿,东东儿不能对他下手,那个他肯定够戗!”
  “她家那么有钱,非得搁沈阳啊,上哪不行,东东儿砍人行,让他东南西北遥哪找人,他真懵!”
  这是他们最常有的预言,说时还都带着笑容,好像并不担忧,甚至是乐得这个预言实现,如果不是沈观海偶尔阻拦一下,真不知道贫嘴的丘祥和擅憋坏的向磊能说出什么来。
  陈旭东是不折不扣的一根筋,凡事只有一条思路,一个模式,只要是开朗活泼到一定程度的女孩,都被他定义成为“贱人”,然后嗤之以鼻。他的女朋友一定是被他认作“好人”的女孩,而他的好人如果变心了,那就必然是被那起“王八蛋”的男人勾引的,于是夺走了他心爱女人的王八蛋就成了他不共戴天的仇人。而对待不共戴天的仇人的方式,就是“剁了他”,他又是为了出气不计后果的人,所以每个人都不怀疑他的继任者是个短命鬼。

  一种话说多了就要认真,一件事做多了便会习惯,一个念头想多了就容易成瘾。丘祥这些日子谈论的是小美的好,在一块玩时目睹的是小美的美,私下里的想象中就自然而然地把自己和她绑在一块儿。继而幻想他们发生了什么,继而妄想他们之间有了什么,于是在思维里产生了对她建立在欲望上的迷恋和喜欢。小美外表和气可爱,总仿佛带着莞尔,然而这幅表情除了诱人以外就全部是模棱两可了,似喜似愠,不温不冷,看不出她的真实想法,所以也就无法投其所好。她没对丘祥表示过厌恶,但同样也没流露过喜爱。但丘祥还是从她的一颦一笑里,言谈举止间,找到了她对他“有意思”的蛛丝马迹,而他又清楚地知道自己收集到的证据的薄弱,所以不敢拿出来摆到她面前。田美的好感得不到证实让丘祥备受折磨,抓心挠肝得恨不得给自己撕了。由于没确定与田美的关系,所以还没想起陈旭东的可怕,他只是想知道自己的判断的真伪。

  这路胡思臆想催使丘祥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有事没事到小美一个人住的那个小区内外附近逛逛(确定不会碰见陈旭东的前提下),期望着能够与她“不期而遇”,然后衍生出故事 3/1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