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宠的雪梅
时间:2013-01-06 10:04: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夜星鹏程万里  阅读:

  海明,赶忙脱光衣服饿虎扑食般的扑向李彩玉:“哎哟!海明,你别太猛了你慌什么一晚上的时间呢,足够用的,就咱俩时别再喊婶了多不受听,我才比你大两岁,喊姐吧!有别人在照旧。啊……呀……海明,你轻点……”
  海明:“哎呀!彩玉姐,白叔叔有你这么年轻貌美如仙的夫人,真是艳福不浅,彩玉姐,咱俩可要永远的好下去,你可不要翻脸,你要是翻脸那我可就惨了,我有一百张嘴可也是说不清的。”
  彩玉:“痛快一时说一时,年青人想的那庅多干什庅。嗯……唔……哎吆,哈哈!哈哈!哎哟!哎哟!哎哟————你慢着点,我可真的受作不了啦!”
  那淫声浪语刺耳的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不堪入耳,雪梅只好堵住耳朵。
  第二天,雪梅把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如实的告诉了父亲。父亲告诉雪梅此生最大的失误就是娶了这个祸害,婚后才知道是叫她讹上了自己,这个六岁的小女儿并非自己的亲骨肉,也怨自己贪恋她年少貌美,所以就凑合着过了起来。
  再者名誉是人的第二生命,自己因婚姻和第二任妻子,也就是雪梅的生母已经是闹过一场风波了,所以忍气吞声不愿再生事端。这个祸害彩玉,品行作风极端的恶劣,是腰里掖着一充牌谁来和谁来,竟然和老首长还有染,她还背着我通过老首长办些违规的事。自己已经意识到了,弄不好自己就毁在她们的手里。
  雪梅爷俩正商议在卧室里按探视头,准备录制光盘为惩治他们做准备。正在这时京城和他同病相怜,也曾受老首长提携的朋友,在第一时间给他发来信息:老首长已被双规你要有所思想准备。
  老首长是老母鸡式的干部,涉及面一定不小,他工作泼辣,生活上很不俭点,贪色爱财尤其是后来这几年,违纪违规变本加厉的狂妄。
  白市长考虑自己总觉得问题不大,自己平时工作上原则性很强;谨小慎微的性格,在经济问题上从不沾边,和老首长是截然的不同,在这方面和他也从不来往。即便是这个样,自己也唯恐城楼失火殃及鱼池。出问题也会出在祸害彩玉身上。雪梅爷还曾因为这打过她两次狠的,这小娘们别看她长得白皙娇嫩,还很有骨头叉,不愿说的事你就是打死她,那她都不肯说出半个字。打的她遍体鳞伤不能动了,第二天只要是能爬的起来就还是照常的伺候你。自己真拿她没办法,一开始就吃亏吃到她这个死缠活缠上。
  在出事的当天下午,海明开着车就赶了过来,一下车还未站稳就对着白市长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白叔叔,我爹因贪污和包养女人被双规了,我在见他最后一面时悄悄的对他说:‘你要是有牵扯到白叔叔的事能自己但就自己担,尽量别咬白叔叔,那里可是我最后的安全落脚点。’”
  李彩玉听见了,倒拿着笤竺跑了出来,撵着海明打:“你想的道不孬,这里哪能是你最后的安全落脚点,滚,快滚,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癞皮狗,你们可把我们家给可害苦了。”
  事情发展的很快,老首长参与的有关本市的两项豆腐渣工程,都和这里有关。所以白市长和李彩玉,就在出事的第二天被隔离审查了。
  每天有人按时来了解情况,叫她俩写材料。西水厂劣质工程贪污金额巨大,是李彩玉引领承包商到京城和老首长见的面,并和老首长开房搞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承包商给她买了钻戒和项链又给了她两万元现金就打发了。还有一次李彩玉引领承包商到京城和老首长见了面,也和老首长开了房,吃了顿饭的功夫,他们就把她给甩了。
  还有一桩事是承包商的骗局:承包商他知道这官场内层的关系:说先给了白市长肆拾万元,白市长就满口答应了说‘只要我答应的事,俺老首长不会说别的’就这样老首长也只好答应,让承包商拿下了京城的一个工程,实际上后送的这肆拾万元钱老首长是真的收了,先给了白市长肆拾万元,是承包商的谎言骗局。承包商和老首长都咬定说:白市长得了肆拾万元。
  经过办案人员的细心调查和取证真相大白,证明白市长是清白的,但他知内情应负有一定的责任。其它两桩事都是在白市长不知情的情况下,李彩玉办的。那也应负一定的责任。这些都要经过上级机关审查核准后再做结论,看来她俩的问题不大。
  办案人员对李彩玉的印象不错: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如实的交代,没有谎言没有推脱。把所得的两万元赃款,一枚钻戒、一串项链都交了出来,把自己从上学被坏同学灌醉失身发现怀孕后,心生邪念诱骗白市长下水,讹上他和自己成婚,婚后自己准备用一生精心的伺候他,爱他以换取他的饶恕,自己爱他超过了自己,她说也爱他的女儿雪梅,看来她无论是怎么样的表现和努力都无济于事。
  他爷俩从心里看不起她,尤其是雪梅从没正视过她一眼。于是她也想表现一下自己,用事实表现自己也有活动能力,帮别人跑工程赚钱他谨小慎微我不怕,当然也离不了他的关系,领承包商到京城和老首长见了面,谁知老首长比老白贪色,自己反正是破罐子破摔了上床就和他上床。这不跑了两次工程,上了两次床就挣了这些。
  回来挨了两次毒打,好歹没有把我给打死,每次都打的我不能动了,但好了都不会落后遗症,他会打,知道哪里能到哪里不能打。我就是那种该挨打的坏娘们,我从心里承认该挨打。自从我讹上老白可就把他给害苦了,所以说上级领导叫你们拿意见时,你们可以再一次的申明白市长的清白。咱家里的大小违法违规的事,都是我这个不可饶恕的坏娘们所为。
  我就是老百姓说的那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贱骨头。我跟了老白六年多才挨了两次打。最近我又办了一桩该挨打的事,俺家老白还没工夫打我,但我已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不过我守着你们工作组声明,他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和他离婚,如果你们要是强判离婚我就碰死在这里,我这辈子跟定了老白,生是他的人死是他家的鬼。
  老白,以前不能插嘴,现在事都已调查清楚了,有时工作人员和她咧咧别的,老白就插嘴挡:“王组长你就别再逗弄俺家里这个疯子了,她傻,我这正考虑她是不是有阵发性的神经病?有些事就好像不是她所办的,越想她越感到她不正常。”
  王组长:“李彩玉你听到了没有,您老白一口一个俺家里,他心里是爱你的,他才不舍得和你离婚呢。一个市长要说和一个小年轻护士离婚,离不成那才是绰绰怪事,他打你打个半死谁知道是怎庅个打法,半死是个什庅样,还能照常的伺候老白,他那是打你,他那是爱你。”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