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宠的雪梅
时间:2013-01-06 10:04: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夜星鹏程万里  阅读:

  品学兼优的白雪梅考上某名牌大学,还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赢得了校花的称号。校花是父亲的骄傲,但也招来了不小的麻烦:提亲的不离门子,尤其是副部长的次子,已经是有了家室的人了,还要来横插一杠子。
  白雪梅态度鲜明坚绝不同意这桩婚事,无论是谁出头;甚至于自己的继母,父亲的第三任妻子李彩玉从中周旋,都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白雪梅的父亲白市长和自己的顶头上司X部长,是老裙带关系,X部长在本市从区长一步步升为市委书记,后又从地方吊到中央某部,从助理升为副部长。白雪梅的父亲步老首长的后尘,到今日的白市长。
  老首长的大儿子是婴儿瘫,落了个半身不遂的后遗症。宝贝儿子海明,也就成了老首长的唯一希望。因此对他是一从百从。大学还没毕业就把本班女同学搞有了,好歹努到毕业举行了婚礼,算是没丢了大人。
  这不海明的小女儿还未满周岁就闹着离婚,说什麽性情不合结婚仓促没有感情基础,所以没有幸福感,还振振有词的说什庅,他和白雪梅才是青梅竹马的爱情,天造地设的一对。又气又恨的X部长,对外是踟蹰满志对内则是束手无策。只有溺爱儿子的海明娘跟着他瞎跑跑。
  雪梅爸认为老首长的儿子海明,除了是个占官二代的痞子货,其它什庅都不占。自己的女儿是艳压群芳的才女,自己的骄傲心尖娇儿,就是老首长亲自出面,自己也不可能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无独有偶,贪财又势利眼,别有用心吹阴风的继母李彩玉,愿意促成这桩婚事。两家主妇的锣鼓点打到一下里去了,因而也助长了海明的气焰。
  胸有沉浮的白市长毕竟是白雪梅的亲生父亲,他是不会同意这桩婚事的,他认为这纯粹是无稽之谈,所以他根本就不去理喻雪梅的继母李彩玉,量她也起不了什庅作用。
  白雪梅有了父亲的撑腰,所以说话行事也没有把她们放到眼里,视爱女如命的白市长也警觉起来,雪梅到学校里去都是车接车送,还暗暗为女儿配备了个保镖。
  老首长的宝贝儿子海明,在拿钱就能上的大学里混了几年,那时候他就参与了黑社会性质的小集团,干些为非作歹的事。毕业后有老首长这个后台在金融部门上了班,不好好的干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和黑社会的人混在一起,飙车闹酒吧泡妞……为非作歹不务正业,有这样的人在身旁不得不防。
  老首长的宝贝儿子海明,一看两边的女主妇,在各自家庭的处境和地位可能是差不多吧?说话没有丝毫的力度。无奈之下竟然毫不知趣,恬不知耻的自己找上门来,把这事当面和他白叔叔挑明。
  对于老首长的多年知遇提携之恩,白市长是没齿难忘。所以说精明老练的白市长,是不会对他说难听话的,对他的回答是既含蓄又婉转还有严厉的教训。
  雪梅爸怒目而视好语包着恶气:“海明侄子,我是自幼看着你长大的,所以我拿你和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看待,我膝下无子你要是成了我的贵婿,我岂能有不同意之理。但就你目前这个样子,在我面前竟然还能张得开你这张嘴,你是有妇之夫还做了人父,你要有所责任感对你的家庭要负责。真要离婚也要有个妥善的交代和安排。”
  海明:“白叔叔,我和她性情不合结婚仓促,没有感情基础,所以更谈不上有什庅幸福感,没有爱情的日子我是一天也过不下去了。只有离婚这一条道。”
  雪梅爸:“老侄子,今天咱爷俩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我正告你:你是有大学学历的人要有自知之名,我奉劝你能彻底改变以前为人处事的态度,悬崖勒马、不要再为非作歹,如若不然你将是自毁前途,我有言在先,你不要去骚扰你雪梅妹,影响她的学习,如若不然,我可是会以你叔叔的身份来制裁你,我说得出就办得到。我所说的这些话你可以向你老爸汇报。等你有了醒悟和改变后,再来找我谈别的。”
  想雪梅想迷了的海明,不认为这是吃了闭门羹反认为是得了圣旨。雪梅爸的这一席话对他还真起了作用。离婚的速度加快了不再耍无赖,仗凭有钱开出了优厚的离婚条件;每天按时到银行去上班了,和黑社会的那些游手好闲的,无赖流痞惰民一族来往少了。
  每逢双休日海明就从京城;有时开两辆车有时开一辆车,买些蔬菜水产肉类的生活用品,来家帮雪梅继母李彩玉做饭和白家团聚一次,有时吃一顿饭也有时吃两顿饭后,再回他的别墅或高层楼房的家。海明妈有时也跟来,老首长偶尔也会跟着掺和。可见老首长溺爱他这个宝贝儿子到了何种程度。白市长无奈也只好迁就。
  其实老首长关于钱权色情的违纪违规,在京城早已有流传不断,有个精通易经的老熟人曾对白市长说:“咱老首长的气数已尽……恐怕是在劫难逃了”舆论是出事的前兆,都衷心的盼望老首长能尽早的退下来算了,没有权了这贪钱好色的病就会不治自愈。白市长就后悔自己在色情上没有把好关,留下了不可挽回的后患。
  有一个周六的下午天气特别的炎热,海明帮雪梅继母李彩玉做完了饭,白市长来电话说有个重要会议今晚回不来了,海明站在门口等雪梅,等到很晚还不见回来,其实雪梅在他不注意还是在他暂时离开时,已经进到自己的屋里又把门关好,已经在学校吃过饭了,只是父亲不在家懒得和他们说话而亦。
  海明等的不耐烦回来了,走到雪梅继母李彩玉的卧室门口问道:“天都这庅晚了,雪梅怎么还不回来?”
  李彩玉说:“这闺女有事向来不给我打知子,尤其是最近他父亲不回家,他也就不回来了,她在学校女生宿舍里有铺位,这庅晚不回来可能是就住校了。今晚咱俩就吃个痛快的吧!”
  海明站在卧室门口贪婪的看着她:一头清爽的短发,眼睛大大的,水亮水亮的,甚是美丽。白皙的玉臂那黑黝黝的腋毛,由白嫩细腻的肌肤一衬,特别的刺激眼球。那对被黑色湘纹文胸紧紧包裹着的浑圆,饱经丰满的身躯、细滑的肌肤晶莹雪白娇嫩无比、、纤细的柳拂腰微隆的美臀、一双玉润浑圆修长嫩美的腿,给人一种骨肉匀婷的柔软美感,二十五岁的女人,正处于一生中最漂亮,最性感,最辉煌的时期。
  李彩玉也看出了他的心思说:“不愿走愿意看就进来看。”
  海明:“哎呀!我的婶子我的腿像是灌了铅,实在是走不动了。”
  本来在冲门沙发上半躺半坐穿的很裸露的李彩玉,见海明进来了,赶快从沙发上挪到了大床上。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