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辫子
时间:2013-01-05 09:50: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九粒米  阅读:

  早上起来,她拍拍二毛子的背,说,“下井,小心!”
  三
  老百姓说,当兵,是死了没埋,挖矿,是埋了没死。
  矿工,不是什么好职业。
  但村里的孩子,还是想当矿工,因为可以挣工资,可以见到现钱。而刨地,常常一年到头见不到现钱。所以矿工常常是村里的孩子,他们想弄点钱来娶媳妇生孩子。
  当然也有例外。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一帮城市的孩子,被要求上山下乡,扎根农村。这些根本不知道如何在农村生存的孩子,在即将饿死时,也有一些,想办法成为了矿工。
  二毛子,也是城市的孩子,不过他的情况很特别!他出生在上海,母亲是外国人,生了他,看形势不对,就回国了。父亲是上海人。解放后被定为间谍,自杀了。二毛子成了孤儿。刚十岁的他,从上海流浪到了山西,快饿死时,遇到了老矿工,收留了他。
  在二毛子眼里,老矿工就如他的父亲。
  第二天,老矿工一见二毛子就问,“娃儿,咋样?”
  二毛子脸通红,又忍不住兴奋,说,“叔,咋这么舒服呢?!真是太舒服了!”
  老矿工看他那样,憋不住的乐,说,“只要咱们不死,以后舒服的时候多着呢!”
  可,那天,老矿工死了。
  煤矿出事故是平常事,死人也是平常事。
  二毛子第一天下矿井,就出事了。
  冒顶,是由于地下开采后,原先平衡的矿山压力遭到破坏而造成的。顶板突然下来,人或被压死,或被压缩的空气,撞到矿井壁上,撞死。
  那天,老矿工带着二毛子他们一帮新来的矿工下井。本来有说有笑,突然,老矿工一脸恐惧的对二毛子他们大声说,别出声。大家一下安静了。
  矿井里的静,是吓人的。大家听到了吱、吱的声音。
  抬头一看,支顶板岩石的木柱子,像灯笼似的散开。冒顶了。
  老矿工,大吼,快跑。
  二毛子拿着铁锹,吓傻了。
  大家都开始跑,二毛子也跟着跑了起来,但他手里还紧紧地握着铁锹。  老矿工上来抢他的锹,对他大吼,扔了锹,跑。
  这是二毛子,听到的,这位慈爱老人的最后一句话。
  二毛子疯了似的跑了,而老矿工,没有跑出来,死了。
  生命就是这样脆弱,刚刚还有说有笑,转眼就变成了一具冰凉的血肉模糊的尸体。
  二毛子看着老矿工。他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老矿工那句“只要咱们不死,以后舒服的时候多着呢!”还在他耳边回荡,可此刻,却是一具冰凉的尸体躺在他面前。后来人们把那尸体抬走了,二毛子还不动,眼睛还看着那放尸体的地方。没有人注意他,或者注意了,也觉得不是很重要的事,因为大家对于死已经麻木了。
  二毛子,就这样站着,想着,突然他狂奔起来,奔到那能让他放下这一切的地方。
  二毛子跑去见大辫子。喘着粗气看着她。
  大辫子,听说了事故,想起老矿工的好,不觉有点伤感,说:“唉,人就那么回事,活着就……”
  她还没说完,二毛子扑向了她,抱着她吻起来,一股热气席卷了大辫子,她居然有些头晕。
  她抚摸着二毛子的头发说,好了,好了……
  二毛子并不讲话,他抱起大辫子走到床前……
  现在,唯一能让二毛子放下痛苦的可能只有大辫子的身体了。
  他寻找着安慰。温暖的身体,湿滑的水井,甘甜的蜜,是此刻可以安抚他的东西。这是上帝赐给男人的安慰,此刻,他要不停的索取,没有这些,他不能活下去。
  二毛子的疯狂,感染了大辫子。
  作为婊子,她很少动****,****,对于她,是技术活,是谋生的技能。
  但二毛子的忘情,居然让她有了冲动。
  平时,接客时,她会用一些油。今天二毛子来的突然,而且,没有打招呼。她本来想,推开这傻小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自己也冲动了,二毛子疯狂时,她也随之疯狂了。
  筋疲力尽的二毛子,沉沉地睡着了。
  大辫子看着这个小家伙,心里产生了一点异样。
  矿上例行公事,给几个死了的矿工开追悼会。
  老矿工的家人没来。二毛子守着老矿工的灵位,在他看来,他就是老矿工的家人。
  一起被砸死的,还有个年轻人。他媳妇带了个三四岁的孩子来开追悼会,一边哭天抹泪,一边唱,唉,本以为你是个指路的灯,没想你是个闪人的坑……
  三四岁的孩子,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追悼会上的花圈吸引着他,他走过去看看花圈,扭头看看大人们,见没人注意他,揪了一朵纸花,咯咯地笑着,在追悼会场串来串去地跑着。
  ……
  此刻,死亡,在孩子的欢笑中,变得万分悲哀。在场的成年人,无不动容,孩子对于苦难的无知无觉,深深地刺痛了人们已经麻木的苦难感觉,那一张张黑黑的脸扭曲了,白色的眼睛变成了红色……
  四
  矿上的暗娼不止大辫子一个,人们一般也不为难她们。
  保卫科逮过她们几次。但关了她们,矿上就开始不停的有良家妇女被“抓睡虎”。
  抓睡虎
  矿工,早班、白班、夜班,三班倒。
  带家属的矿工,上夜班时,家中就只有女人和孩子。没有成家的,或者没带家属的,饥渴难耐时,会半夜到上夜班的矿工家门外,脱了衣服鞋,捆一个捆放好,然后光着身子,拨开门或者窗,进屋。
  屋里的女人睡得迷迷糊糊的,会以为是自己的男人回来了,等明白过来了,也晚了。偷吃的,干完了,出门拎起衣裤就跑没影了。
  女人们哭闹,可是也说不清楚是谁干的。
  有大辫子她们,这种事就会少很多,毕竟被逮住是要坐牢的。当然嫖娼逮住也要坐牢,但罪过比这个轻,而且没人逮。
  除了抓睡虎,还会出别的事。如果再出个****杀人案,矿上头头脑脑的乌纱帽,可能就悬了。
  头头脑脑明白,保卫科也就明白了,给大辫子她们开开会,教育教育她们,要遵纪守法,要为社会主义革命做贡献,完了就放了。大家,该干嘛,干嘛!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