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辫子
时间:2013-01-05 09:50: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九粒米  阅读:

  没有窑子,养不住矿。矿,是男人搏命的地方。没有窑子,男人的痛苦就会放大,矿,也就开不下去了。这是古老的经验。
  一
  山西,有多少煤矿,没有几个人知道。但老人都知道,没有窑子,矿,是开不下去的。
  煤矿还有个名字,叫煤窑。不知道,和窑子有没有关系。
  大辫子,是解放前,山西的一个小煤矿上的窑姐,头发乌黑,长到屁股,编成两个大辫子。她被社会主义改造,嫁给了一个矿工。开始那矿工对她还好。她也想着要像个良家妇女一样,相夫教子。矿上,给她们这些窑姐,也安排了工作。
  但日子,没办法和以前比,工作累的臭死,钱就一点点,还不够她以前的一盒粉钱。丈夫也没劲,干她,纯粹是为了发泄,根本不管她是否愿意,是否舒服,也从不会讨她的欢心,比以前的嫖客还不如,更别说自己的相好的了!
  大辫子,开始怀念以往的岁月。
  新社会,矿工依然是矿工,劳累、危险。至于社会地位么,虽然社会主义的口号是,“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矿工,还是煤黑子,还是埋了没死的人。但凡条件好一点的人家,仍然不愿意把自己的闺女给他们。从矿井里爬出来,他们还是要去做让自己觉得最舒服的事,想办法找肯让他们干一下的女人。
  这可能是让他们放下恐惧和劳累的唯一办法!
  从矿井里出来的矿工,模样基本上是相同的。从上到下,除了眼睛牙齿都是黑的。有点恐怖。
  但在大辫子看来,却是自己曾经有过的美好生活的源泉。
  也劳累了一天的她,每每碰到也同样劳累的矿工时,总是强打精神,摸一把脸,理一下头发,在这群脏兮兮的男人面前,扭动一下腰身,放慢脚步走过。
  那些刚刚从地底下爬出来的男人们,开始不管不顾的挥舞手臂,用力的吹口哨。望着大辫子喜滋滋的背影。
  大辫子,被****过一次。
  那天,她下班早了一会儿,遇到一个单独的矿工。她又自觉不自觉的开始扭动自己的腰身。那矿工眼里冒着火,看看四下无人,把她强拉到路边的树林里。疯了似的抱着她亲,下身顶着她。大辫子推了他两下,知道自己没办法制止这男人,也就不再挣扎了。
  那男人脱她的裤子,她平静地抚摸他的头,看着那男人又急切地脱了自己的裤子,大辫子笑了,觉得这一切都太熟悉了。
  那男人的黑手,抓脏了她的乳,下身像没头的苍蝇在她的身上撞来撞去,找不到家。大辫子微笑着看着这饥渴的男人。看她笑,那饥渴的男人,愤怒地把她推倒在地上,分开她的腿,把自己塞了进去。大辫子,开始熟练的配合他,没几下,就把那男人弄射了。
  没有了开始的疯狂,那男人胆子一下子变小了。慌慌张张地提了裤子要跑。
  大辫子笑着对他说,嗨,下次记着给钱!
  那男人答应着,跑了。
  大辫子觉得有种久违了的成就感,整理好衣裳,回家了。
  二
  大辫子开始重操旧业!
  丈夫开始不知道。
  大辫子得了钱,除了给自己置办衣服脂粉,也买酒买肉。那年头,有酒有肉可是大事。
  丈夫开始怀疑她。
  一次,大辫子正在接客,丈夫偷偷回来,抓奸在床。他抄起凳子,把嫖客打跑了。
  大辫子看着这一幕。
  她丈夫回身,扑到大辫子床前,准备打她,嘴里骂着:“你这个婊子!”
  “我就是婊子,”大辫子迎着他的目光,“没嫁你之前就是。”坦然地说。
  “我要去告你,让政府把你抓起来,”她丈夫怒不可遏地说。
  “好啊,你去,”大辫子平静地说,“让他们杀了我。现在像牲口一样累死累活的日子,我是不打算过了。你去让他们来抓我,杀了我好了。”
  “你以为让他们杀了我,你还能娶到老婆?你如果能娶到老婆,你会娶我?”大辫子怒视着丈夫说,“快去,让他们来杀了我!”
  丈夫突然崩溃了,瘫坐在那儿,哭泣了起来。
  大辫子,叹了口气,过去抱了抱这个被称为自己丈夫的男人。这个男人,在她心中和别的男人没什么不同。
  这个可怜的男人,从此开始酗酒!
  大辫子的嫖客很多,其中,也有她喜欢的。旧时,姐妹们称为相好的。有些痴心的姐妹,嫁了相好的,但多半也没什么好下场。
  大辫子看的很清楚,所以,她相好的虽多,她也不太当回事。
  当然,人是奇怪的动物,远近亲疏,不用学就会分。大辫子也不例外。在相好中,她最喜欢的是个小她十几岁的矿工。
  她的小相好,有点白人血统,高高大大,头发有点卷,皮肤很白,大家都管他叫二毛子。
  二毛子来的时候,十八九岁,还是个童男子。刚刚被招到矿上当矿工,还没有下过矿井。
  一个老矿工带他来。一进门,那老矿工就说,“给你带来个好的,”
  “去,”大辫子推了他一把说,“你们没一个好的,”眼睛盯着二毛子看,“真是不错,还是孩子,你带他来干嘛?”
  “这孩子明儿就要下矿了,也不知能不能活着出来,他命苦,我怕他还没开过荤,就……”那老矿工说着,看看二毛子,“好歹,让他把该尝的,都尝尝。”
  “唉,没想你还这么好心,”大辫子叹口气,说,“行,把他留这儿吧。”
  二毛子很紧张,看老矿工要走,赶上去,喊,“叔……”
  “嗨,没事的,”那老矿工笑着说,“这姐姐人好,你好歹尝尝,再去那,埋了没死的地儿吧。”
  那夜,大辫子推了别的客人,就留了二毛子。
  早晨起来,二毛子羞涩地走了。
  大辫子一边梳洗,一边哑然而笑。
  这是她第一次遇到童男子,刚刚一挨,就射了。不过,二毛子可真白,皮肤也细腻,像个女孩儿。那夜,她让二毛子射了两次,如果是平时接客,这是要收两份钱的。但这次她不会收二毛子那么多钱。一来,在她看,第一次根本就没进去,不算;二来,这孩子今天下井,她希望他高高兴兴地去。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