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佛
时间:2013-01-05 09:45:1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九粒米  阅读:

  欢喜佛是藏传佛教密宗的本尊神,即佛教中的“欲天”、“爱神”。其中男身代表法,女身代表智慧,男女相互紧拥,表示法与智慧双成,相合为一人,喻示法界智慧无穷。
  
  在轮回中,人与万物是转化的,此生为人,未必来生为人,前世为蛇,未必今世为蛇。
  
  一
  话说,白素贞,本是旷野中一条自由的小白蛇。与金山寺,比邻而居。
  经风霜雨露,千年修化,成一婷婷少女。
  
  对于白素贞的修炼,法海很清楚,从佛法上说,也不违背。且白素贞,修炼成人身后,四处行善,法海十分赞赏。
  
  白素贞,无事时也喜欢听法海讲经。听不明白的,她还会偷偷跑到禅房来,问法海。
  久而久之,彼此相熟。
  每每,请教完,白素贞离开,法海都要送出禅房,看她离去才回屋。
  那白素贞,修炼得法,人身已十分完美。在旷野中,也不穿着衣裳,用些皮毛树叶,作了短裙,赤足,裸腿,天然奇美!法海看着,“阿弥陀佛,”在口,心却神往,“不知这小蛇,他日便宜了谁!”
  
  对于修炼的事,白素贞最为着迷。
  一日,白素贞,又到禅房。无意中,发现一尊奇怪的佛像,拜罢,问曰:“此为,何佛!”
  法海,闭目答曰:“欢喜佛!”
  “两佛相拥为何?”白素贞问。
  “修炼!”法海依然闭目而答。
  “如何修炼?”白素贞兴奋了起来。
  法海睁眼看她,曰:“空乐双运,以欲制欲!”
  白素贞见法海看她,低了头,但心中好奇的紧,片刻,又笑着,凑近法海,说:“您教我,怎样空乐双运,以欲制欲,好不?”
  法海,看她半晌,闭目,长叹一声,“唉,下月十五,子夜时,来这里,我传于你!”
  白素贞喜上眉梢,给法海磕了个头,转身离去!
  
  二
  其实,那欢喜佛,是法海故意放在那里的。
  对于双修之术,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人性所向,还是修佛使然。
  
  到了十五这日,白素贞欢欢喜喜来到了禅房。她虽修成人身,但对人间的事,知道的甚少,更别说男女之事了。
  法海正在等她,对于人性和修佛,他虽不确定,但对于修炼,他是确定的。
  白素贞笑迎着法海的目光,说,大师教我。
  
  十五月圆,人最容易动冲动。白素贞一脸的天真烂漫,惹得法海冲动不已,摁她在禅床上,提麈柄而刺。
  白素贞大惊失色,嚷道:“不。”
  法海那里管她,只问,“想修炼么?”
  白素贞答,“想。”
  法海就又刺来,说,“想修练,就得如此,”……。
  白素贞拼命挣扎,怎奈,法海力大,捆绑其手与禅床。手持其腿,撩开其胯,提枪,刺破其身,血染床榻。
  白素贞抽搐而哭。
  法海不睬她,说,“修炼自然要吃些苦,你若吃不得苦,也不知道甜。怕苦,明日不必来了。”
  
  那白素贞,也是倔的,听了这话。
  第二日,依然来。
  只是,有前日之痛,怕,法海近身,她便躲。
  法海又急,又捆其手。
  白素贞哭曰,大师,轻些。
  那法海提着肉具指向花心。白素贞因惊恐,花心干涸,不能进。法海手触花蒂,揉捏,白素贞呻吟,麻酥之感顿生,再探花心,似有水出。
  法海乱揉其乳。白素贞乳涨,乳尖挺立。法海咬之。白素贞不能忍,叫,法海取布,堵其口。肉具再探花心,腻滑,水溢,吸肉具入牝。
  法海抽送三五下,竟然不能持,泻了。
  
  白素贞,果然觉得不似昨日痛。只是,不明白,怎么修炼刚开始,就结束了呢?
  想问,可口里有布。所以,只能看着法海。
  法海懊恼,居然忘了白素贞,独自闭目打坐。许久,睁眼,才看到,还捆缚着小白蛇呢。
  放开她,不觉愧疚,揽在怀里。
  白素贞自己边揉膀子,边问,今天,这就修炼完了?
  法海藏着脸红,说,莫急,慢慢来。明天,可能会长些。
  哦,白素贞边起身边说,那我走了。
  法海见她离去,心里不竟怅然!
  
  三
  
  白素贞是蛇,她是不懂人间情事的,法海的温存,她不解。
  
  第三日,小白蛇一丝不挂,溜进禅房。法海一看,脸红心热,问,为何如此。
  白素贞曰:我看大师麻烦,不如这样省事些。
  
  法海拉她入怀,百般爱抚。吻其额,拢其发,抱紧在怀,心神荡漾。
  白素贞问,大师,如此,是在修何?
  法海曰:修情。
  情,为何物?白素贞一脸茫然,问。
  
  情,由心生,因,欲而动。法海口干身热。
  素贞,有心,无情,是因为无欲?小白蛇问。
  不知,法海曰,肉具涨,已不能把持,寻花心。
  小白蛇专心思修炼之事,花心根本不开。
  法海苦探,不竟懊恼,低吼,情,不可思,闭目,与我温存。
  白素贞,见如此,只得,闭目不思了。间或,又睁开一目,问,如何温存?
  
  法海气恼,拉其入怀,咬其耳,吻其目,手探花蒂。
  白素贞,也盘其身上,咬其耳,吻其目,手探肉具。对法海曰,此处不同。
  法海不睬她,揉花蒂,白素贞麻酥而乐,曰,大师,舒服。其手,也学法海,揉肉具,法海,又不能持,未探花心,已经泻了。
  
  又恼又羞,法海扔了白素贞,盘腿打坐,生气去了。
  白素贞,看他这样,想,大师可能是修炼失败,不乐。
  蹲在其旁,推他说,大师不必如此,一会儿再来,如何?
  
  法海见如此,又将小白蛇揽在了怀里,觉得这小家伙,虽然不懂情,却实在乖巧。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