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孕套惹的祸
时间:2012-12-28 10:24:2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舟中人  阅读:

  事后,马丽琴心想,那都是避孕套惹的祸。要不是那该死的避孕套,事情就不可能弄得这么糟,儿子就不会反目为仇,也不会影响他的高考和前途。到底是咋回事?这还得从头说起。
  马丽琴在一家私营企业工作,今年42岁,尽管已到中年,但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就像30出头的样子。她丈夫前年因车祸去世了,现她与儿子黄小兵相依为命。小兵今年19岁,是高三学生,成绩挺不错,教他的老师都认为,如果发挥正常的话,他考个重点本科应该没问题。小兵不仅在校品学兼优,而且在家也孝敬、体贴妈妈。马丽琴的单位离家不远,离小兵的学校也不远,三点成等边三角形,步行都约20分钟路程,她每次上夜班回家时,小兵都去接她,像她的保护神一样。
  转眼就到高三最后一个学期了,小兵的学习越来越紧张,晚上也要回校上课。为了不耽误小兵的时间,马丽琴叫他晚上不要再去接她了,反正这条路,走熟了,没事的。小兵不放心妈妈晚上独自回家,但经妈妈的再三推脱,最后还是同意了妈妈的安排。
  有一次,在办公室,有位女同事跟马丽琴聊天时,连称小兵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对她妈妈这么体贴入微,晚上经常来接她回家。马丽琴听了同事的评价,心里当然高兴,不过,她说:“最近每逢上晚班都是我自己回家的,小兵快高考了,我不想分散他的精力。”女同事说:“那你可要小心点呵,你回家的那条路有点乱,经常发生这样那样的事。”马丽琴说:“这我也听说过,小心点,应该没事的,何况我这种半年徐娘的普通女人,也不致于招人劫财劫色吧。”女同事说:“很难说呢,你魅力未减,还是提防点好。”接着,挨近马丽琴的耳朵说:“最好随身带个避孕套。”马丽琴说:“你疯了,带这玩意干吗?”女同事低声说:“万一遇上坏人要强行跟你做那事,你实在逃不脱,你就让他戴上避孕套,免得染上性病,后患无穷。”马丽琴听后,脸上顿时变红了,嘴上似乎难以接受,但心里还是认同了。
  第二天中午下班后,马丽琴上街买菜时,遇到一个男青年在路上派送东西,凡见到一个成年人,就送上一份。马丽琴从他身旁经过时,男青年说,他是艾滋病预防协会的,接着就赠给她一份“礼物”,马丽琴接过一看,原来是一盒避孕套。她突然想起昨天那位女同事说的那番话,就说了声谢谢,爽快地把那盒避孕套塞进了衣袋里,离开了。
  后来,只要出门,马丽琴就把那盒避孕套装在随身带的小坤包里。半个月过去了,一直平安无事,马丽琴就把它当“护身符”看待,随身带上,也不碍事。
  不过,一个月后,那避孕套最终还是派上了用场,但同时也惹来了意想不到的祸害。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马丽琴下夜班时已是深夜12点钟了。走在半路上,马丽琴突然觉得有人在跟踪自己,是个中年男人,距离保持在十五米左右,马丽琴走快点,那人也跟着加快步伐,马丽琴停止脚步,那人也停止不动,待马丽琴转过头一看,那人立马躲在路边的大树后。马丽琴心里明显有种不祥的预兆,此时,路上已无其他行人,她不由加快了脚步,几乎小跑起来,谁料那人也紧跟着追了上来,马丽琴忙拿出手机摁下儿子的手机号码。可是,没等电话接通,那人就追上她了,拦腰抱住她,她大呼救命,那人忙用一只手封住她的嘴巴,另一只手掏出一把尖刀,顶在她脖子上,说:“再叫,老子就捅死你。”马丽琴知道斗不过歹徒,只好顺从他摆布了。原来,那家伙只想劫色,不劫财。为了卫生起见,马丽琴从小坤包里掏出一个避孕套给他,那人明白她的意思,就照办了。
  完事后,歹徒收起尖刀悄悄溜了。思虑再三,马丽琴还是打电话报了警。
  再次走在回家的路上,马丽琴百感交集,恐惧,余悸,悲痛,无助,她无颜面对儿子。于是,她暂时放弃回家的念头,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想着,禁不住以泪洗面。
  出事前马丽琴打小兵的手机时,小兵那时还正在学校的宿舍里争分夺秒地复习功课,他知道,平时这个时候妈妈是不会打电话给他的,但手机响两下就挂了,他猜测很可能有急事,他马上回拨妈妈的手机号码,但打通了,却没人接,连打了三次,都是如此。顿时,一种不祥的预兆袭上小兵的心头,他急忙冲出宿舍,窜出校门,向妈妈的单位跑去。到达后,眼熟的公司门卫告诉他,他妈妈已下班回家了。小兵再次拨下妈妈的手机号码,通了,但他听到妈妈电话中传来抽泣的声音。他忙问妈妈在哪里,出什么事了?经他再三追问,妈妈终于说出她在某个街头,但未说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就挂了。待小兵急匆匆赶到那个街头时,妈妈正坐在街边掩面低声抽泣,头发有点蓬乱,衣裤上都有污泥。小兵忙问:“妈妈,你到底怎么啦?”过了好一会儿,马丽琴才慢慢抬起头,说:“儿子,妈妈刚才遇上歹徒了。”小兵问:“歹徒呢?在哪?我跟他拼了!”马丽琴说:“歹徒跑了,我已报了警。你不要太激动,走,儿子,我们还是先回家吧。”
  第二天,小兵请假在家陪妈妈,尽管妈妈说不需要他陪,怕耽误他的学习,但小兵还是坚持要留下来。早上九点钟左右,派出所打来电话,说根据有关线索,昨晚作案的歹徒抓住了,要马丽琴去派出所确认一下。于是小兵就陪妈妈去了一趟派出所。那歹徒五十来岁,剪平头,身材高大,脸上有道白色的细长疤痕。一位警察指了指那家伙,问马丽琴:“是他吗?”马丽琴抬头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可是他歹徒当着警察和马丽琴母子的面,狡辩说:“我没有强奸她,是她自愿的。”边说边指着马丽琴。马丽琴愤怒地说:“你混蛋,一派胡言!”那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对警察说:“她事先给了我一个避孕套,不信,你们问问她!”接下来,大家都把目光齐刷刷地对准马丽琴。马丽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但很明显,她的脸变红了。参与办案的一位女警察把她带到另一个房间,经耐心询问,马丽琴才把事情的真相和原委说了。几位警察碰了碰了头,觉得这案子,一下子难以定性,就暂时把那“歹徒”放了。
  就是因为那个该死的避孕套,马丽琴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得满城风雨。无论马丽琴走到哪里,都有熟悉或不熟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她的坏话,有的说她死了丈夫两年了,早已耐不住寂寞了,才会做出这种勾引男人的事来。有的说她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报什么警呢,真是不要脸。不仅如此,她儿子黄小兵在学校也背上了“黑锅”,经常有同学背着他议论纷纷,有的说小兵的妈妈偷人,有的说小兵是“小乌龟”,等等,这些话,难免会传到小兵的耳里,他听了,心里非常难过,觉得在同学们面前抬不起头来,同时他在心里也对妈妈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憎恨。这样一来,他整天闷闷不乐,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有两次,他还跟几位有意说她妈妈坏话的调皮同学在外面打起架来,结果一起被抓到了附近的派出所。最后是学校政教处主任和班主任把他们领回去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