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司庙的野菊花
时间:2012-12-27 10:59:3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胖辉儿  阅读:

  风马流年,西北的黄土如同干裂的唇齿,等待甘霖的滋养。沟沟坎坎地中间土司的破庙如同一颗跌落在焦土中的蚕豆,突兀着,似乎随时迎接着那一声轰响破裂地划着声响消失,然而却牢牢地固守在黄土上,随时还会有香火的味道飘落到你的身边。
  风火迎着焦阳,土地干裂,风沙眯着人的双眼,让人看不清是红色的是火,还是焦阳,还是飘零的绸缎。呜咽着的唢呐如同榆树糊住口嗓撕裂开黄土的寂静。大片的火红中移动着点点黑点,火红的轿子一扭一扭地火舌一般舔着黄土渐渐临近。菊菊是在傍晚被迎娶进了高家的大门。
  高家老爷此时正叩首在土司庙中长跪不起身,不是无暇顾及自己儿子的这门亲事,而是对于自己平静且规规矩矩的生活将要被打破时的一种忐忑与兴奋,能看得出在高老爷的呼吸随着唢呐的临近而起伏越来越厉害,高老爷本不姓高,高老爷也不属于这片土地,据说高老爷是在桂西的大山里长大,不知道什么原因,离开那个多山多水的地方,来到这没有山更没有水的地方,落下了脚,高老爷不愧是高老爷,多年领着大儿子做趟子手,护送着从这条路上从远方来又赶往远方的行者、客商。赚取些许微薄的银两,高老爷守得住规矩,又有很好的身手,没有几年的功夫已经在这片土地上有了自己的三眼窑洞,高老爷还不满足,自己又用为数不多的钱请了几个附近的乡亲,按着他的口中的描述里修建了这座突兀的土司庙。自己供着里面的香火,每当傍晚都会看到高老爷一个人跪在庙堂中间,嘴里念叨着别人谁也听不懂的语言,如同梦呓一般。
  高老大是高家的老大,早年跟随高老爷一起赶趟子手,一次意外让他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从此就再也没有站起来,似乎是脑子摔坏了,歪斜的嘴里流淌着口水似乎要把这片黄土浇透一般,一个活生生的汉子就这样可惜了,高老爷从那以后在土司庙里呆着的时间越来越长,靠着早年的一些积蓄,还能维持着生活,但是再也不能跟着走马了,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给高老大擦过口水后到土司庙里跪着。
  高老大一年来第一次洗了脸,把嘴边的口水尽量擦干,一个人坐在窑口等待着唢呐的尖声渐近,双手还在能抻了抻上衣的褶皱,眼睛望着窑口通过来的小路。
  菊菊的轿子从一颗小的红点点,越来越大,唢呐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了起来,菊菊坐在轿子里低着头平静地看着手里的一团红布,菊菊是标准的天水婆姨,人们都说天水的婆姨就是上苍给这片大地上赐给的唯一个甘泉,这么标致的婆姨却要嫁给一个瘫子,这就是现实,现实永远都是这样扭曲着存在着。
  高老爷一个人随着轿子的临近也赶到窑口,看着轿子进了院场,自己从窑洞顶上划着黄土,落到庭院里,拍了拍棉裤上的黄土,坐在了摆在中间的凳子上,轿子落稳,菊菊从里面走了出来,穿着红色的花袄,头上蒙着红的的盖头,被人领着走到高老大的跟前,高老大眼睛如同被这团红色的东西点着了一样,眼睛里都是火,三叩六拜的粗俗而又隆重的礼节过后,菊菊被送进了屋里炕头上,高老大从座椅上艰难地翻了个身子,掏出一个红色的大包裹来,给抬轿子和吹唢呐地每人发了些红纸包着的油麻糖,然后冲他们笑了笑,做事的人倒也乖巧,行过礼之后抬着空轿子转身往回走,消失在黄沙里。
  菊菊就这样简单地进门了,一切到跟想的一样,菊菊的进门将彻底打破高老爷平静且规矩的生活。
  高老大有了婆姨,高老爷就得搬走,搬到隔壁的窑洞里住下,没有了自己儿子在身边,高老爷似乎显得孤独和苍老了许多。一夜相安无事地度过。
  高老爷却落下了颤抖的毛病,当看到菊菊藕段般的手端着粗瓷大碗盛着热热的干面放到高老爷面前时,高老爷的手颤抖了一下,高老爷再也不能顺手找到自己的长烟袋时,高老爷的手也开始颤抖起来,高老爷就这样颤抖着,默默地看着现在的改变。
  菊菊的话很少,只是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把这个曾经破败的家收拾的倒也干净,而高老大也逐渐地脸上有了血色,高老二也似乎地长高了许多。
  高老二当然是高老大的弟弟,只是当菊菊进门那天高老二没有在家,高老二去远处的高粱地了,高老二去高粱地只是为了弄一点高粱米而已。
  干涸的土地如果有了雨露的滋润将不再是死气沉沉,勃勃的生机正在这个时候出现。
  有了菊菊的高家不再是以前的高家。夜深了的时候高老大的房间里灯火仍然亮着,门缝里能够听得到菊菊的喘息,还有高老大的怪叫。一天天过去高老大的怪叫越来越少,菊菊的喘息声却越来越大。
  昏暗的油灯窗户外面是有一个黑色的身影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里面慢慢地传来的是高老大的酣睡声,而炕头的菊菊,一个人露着光滑如水的手臂,将手轻轻滴伸到红色的肚兜里面,高耸的胸膛起伏着,双手轻轻地,慢慢地挤压着高耸的胸膛,一只手从胸口轻轻地滑过,划过白而平滑的肚皮,划过如一朵花一样的肚脐,滑向两腿的中间,雪白的两腿夹着棉被左右扭动着,如同两条白蛇缠绕来缠绕去,眉头紧锁,喘息声渐渐地大了起来又慢慢地落下,伴随着眼睛里噙出的两滴眼泪。高老二在窗外历历在目得看着,随着菊菊的喘息似乎要将自己喘息的频率跟菊菊的喘息和在一个韵律上。
  这喘息被高老爷的烟袋杆给打断了,高老二断了喘息,捂着青皮一样的光头回到自己的炕头上,脑子里却再也赶不走那一团团的白色。
  高老爷变得越来越沉默,白天吃饭的时候只是哧溜地喝着自己的热干面,吃完热干面什么也不管,比以前更早地来到土司庙里,念叨着嘴里含糊不清的呓语,或者边念叨着一边就睡着了,然后就是一个机灵醒过来,然后就拿着锄头在土司庙前胡乱地刨着然后就又掩盖上。
  高老二一早就出门了,高老二并没有什么固定的活计,却每次都能给家里带来番薯、高粱、甚至会带来些荞麦的面。当然也会带来嘴角流着的血或者头上干枯的疤痕。当然从菊菊进了门以后,高老二走的更早,回来的更晚,带回来的东西也更多了起来,高老爷甚至要睡了还没有见到高老二的身影。
  自从家里有了菊菊,高老爷再也没有让菊菊从这个家门里出去过,一天除了收拾家里的活计外,最多的就是把高老大伺候好,高老大眼里除了有了光之外,也渐渐的脸色红润起来,也能够说出几句话来,手和脚也都能够轻轻地伸展开来了,高老爷深邃的眼窝里也渐渐地有了光亮,手脚也不再那么颤抖了,早上的太阳似乎是温暖而不是灼热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