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水蜜桃的丰韵村妇
时间:2012-12-19 13:23:2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方芳88  阅读:

  她从来不招蜂引蝶,总是低调做人。凡是见过她的好色之徒都想打她的主意。
  李少东在小金宝面前大大吹虚了一把。这是男人的天性。
  “你小子,太争气了,拿了钱还得了人,这好事咋轮不上我呢?”小金宝馋得直伸舌头,双眼发绿了。
  当天晚上,李少东做东家在镇上新开的“有情人相约”饭馆请了一次宴。
  李少东和小金宝和阿良三个同龄伙伴,喝得天昏地喑。李少东还让饭馆女服务员拿来五包香烟,大方地给每人发了二包。天上砸下的馅饼一下落到他的头上,他太激动了。
  喝酒结束时,他的付出也有收获。小金宝对他说:“少东,你傻帽啊,你有销路,老干部局长是大姑,有后台,可以提出踉她合作么,玉竹肯定能同意。”
  “是啊,可要抓住发财的机会,老弟。”阿良擂了他一拳。
  
  第三天傍晚,李少东正在井进吊水洗衣裳。他的远房堂叔打电话给他,把他找了去。堂叔李春帆把酝酿许久的阴谋告诉了他。李春帆是新上任的村委主任。他一直对二婶玉竹耿耿于怀,他几次引诱她,没能成功,他对二婶玉竹咬牙切齿,机会终于来了,他手中握有了权力,不过,对二婶玉竹又不能太过火,让旁人看出他的本意。好事不出门,他不知情况万变,,坏事传千里。李少东跟二婶玉竹的事,上年就传到他的耳朵里了,他觉得十分怀疑。他想,李少东有跟玉竹睡上羌的本事,可以说是小村一大传奇。如果真有这种事,可以利用李少东做些事,捞一些好处。
  李少东和堂叔李春帆虽然同出部个老祖宗,原先在一个生产队里见面总能打个招呼。后来,生产队散了,李春帆又在镇农机水利站工作,一年也见不到几次,也不走动了。李春帆忽然回村里当干部了,李春帆又热心地跟他打招呼。李少东真有些受宠若惊。堂叔李春帆家境经济条件好,早早地在镇上河边买了街铺,总是高过他家一头。李少东的父亲是倔驴,心地又狭窄,便不再有来往。
  李少东跨进堂叔李春帆家门时,堂叔已经为他泡了茶,切上了西瓜。
  李春帆对跨进门的李少东说:“听别人说你这二天发大财了,一天挣了五千块?”
  李少东知道堂叔肯定听说了自己跟二婶玉竹的事了。李春帆比他大十岁,身强力壮地如一头耕田的水牛。在堂叔李春帆眼里,他是个不成器的后代。今天,他想炫耀一番,让堂叔李春帆也羡慕自己,妒嫉自己。他便添油加醋地对堂叔叙述了卖水蜜桃的过程。
  最后,他接着说:“今天又送出去二百箱,按约定明天再送五百箱水蜜桃,山湾果园里请了五个外地人,来不收采摘。”
  李少东的话,使李春帆急红了眼。李春帆使劲地喝了一口茶说:“少东啊,这里面绝对有文章可做。”
  “叔,有啥文章可做?”李少东其实就是个见钱眼开的私利小人,他对二婶玉竹也不敢有什么奢望。他认识老干部局局长远亲周琴仙大姑,做过二次水蜜桃生意后,有些小人得志的模样了。
  李春帆便对家里的婆娘,在镇上卫生院财务科工作的陆小玲说:“少东在家里吃晚饭,我跟少东商量个事,喝两杯酒,你去安排几个下酒菜。”
  陆小玲便开院了门。驾小车出去了。
  李少东有些恍惚。他不知道李春帆策划着什么阴谋。
  “我看了一下村里每个生产队果园渔塘签的协议书,二婶玉竹的合同是五年,明年秋天就到期了,与她一起承包期满的大约有七八家,到期后,村里将收回果园渔塘,实施规摸经营。”
  “叔,怎么个规摸经营?”李少东很感兴趣?
  李春帆大声笑了。他知道钓起了李少东的胃口。
  “怎么个规摸经营?”李少东问道。他掏出一盒中华牌香烟,抽出一支递给了堂叔。
  “收回承包地,建联合体。成立一家果品贸易公司。”李春帆看了看李少东说。
  不一会儿,陆小玲给桌子上了酒菜。便出门去了。
  李春帆对李少东说:“来,大侄子,喝酒。”他给少东倒满了啤酒。
  晚上不开车,我就喝二杯。李少东说。
  两人喝得极优雅。不雅的是李少东手里举着一只大鸡爪。
  喝过三杯酒后,李春帆的酒劲上来了,味道也浓了,话里荤素全有了。他说:“玉竹这骚女人,是骚到骨子里的女人,一般男人上不了她的身,你有魅力,鸡巴大,是吧?”
  “叔,对付女人,不要有什么办法,她们喜欢做交易。她们需要你,就舍得。二婶玉竹也一样。”李少东喝过五杯酒后,舌头卷着厚音。
  李春帆对李少东说:少东,鱼一般钓着玉竹,你以联合办果品贸易公司入股的形式把玉竹二十亩果园共同开发。积累一些管理经验。明年村里成立果品贸易公司时,我提议由你少东担任果品贸易公司的总经理,你有大姑周琴仙这个靠山,绝对能成功。到时,你也当干部了,光耀祖宗了,对不对?
  李少东听了这话,心里热乎乎的。
  其实,李春帆最终的目的是把二婶玉竹承包的果园不费力气地转到他的名下。李少东是不会明白堂叔内心的秘密的。
  三个小时后,李少东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了。李春帆从房间里拿出二条香烟给了李少东。他拍拍李少东的肩膀说:“最后,你传个话给玉竹。是明年就收回到期果园了,她有什么考虑,可以来找我。”
  李少东点了点头。一天后,他便不加思索地带话给了玉竹。
  玉竹怎么能放弃果园呢?那是她发家致富的根本啊。她当然必须要续签承包期。她不知道陷入了李春帆布设的圈套。
  玉竹想不出有更好的办法,二天后,她找到了李春帆家里,诉说起自己的苦难和培养儿子的决心。她的娇丽的脸上流淌着沮水。
  李春帆对玉竹说:“你回去吧,有空,我最近二天去你果园看看。能帮你的事一定会出手相助。”
  玉竹把二千块钱红纸包放在台上,对李春帆说:“主任大哥,我走了,买二瓶酒喝。”
  看着玉竹婀娜离去的背影。李春帆舔了舔嘴唇心里说:“有戏。”
  第二天中午,李春帆去了二婶玉竹的果园。以收回承包权为交换条件终于睡了二婶。  4/5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