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水蜜桃的丰韵村妇
时间:2012-12-19 13:23:2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方芳88  阅读:

  两人刚歇下动作,依偎在一起用目光抚摸着付方颤抖的灵魂。二婶打来的电话在李少东手机上响起。
  周琴仙把新的短袖恤衫递给了李少东。
  李少东接了二婶的电话:“我马上回你那儿,等着吧,我又接了两张单。”
  李少东接过周琴仙递过的钱,出了门。
  周琴仙说:“你没有忘记什么吧?”
  “琴仙姐,每周六来你家一次。”李少东知道,等待着三年退休的老女人太孤独太空虚太无聊地活着。她的儿子去了国外留学,再也不想回来。她的女儿在省城嫁给了一个副厅长的儿子,在学校当教师,根本不想四江南小城了。她是一颗死棋。她不想麻木地活在绝望里。除了游泳之外,她不化妆,十分清纯。她冰冷的外表下燃烧着激情的心,她不愿就这样老去。李少东的出现。使她再也无法沉静了,她不再是堕落的女孩,也不是放荡的浪女。她只是想珍爱目前的生话。
  李少东又从门外转身抱了一下周琴仙。刮了一下她的脸皮。他的幽默举动,使周琴仙流泪了。
  当李少东开车去接二婶时。已经四肢无力了。见到院大门站着的二婶,他避开了二婶的目光。他把卖水蜜桃的货款交给了二婶。
  二婶说“钱多了不少。”
  李少东:“大姑,按超市市场价结算的,比讲好的钱多了一万块。”
  二婶便说:“回去好好慰劳您。”
  李少东低声细语地说:“上车吧,回家。”他的背上胸上还淌着汗水,虚弱的身子就像阳光下一根需要舒展的长豆芽。
  汽车在郊外旷野奔驰。
  二婶笑着着李少东的熊样。
  李少东对二婶说:“玉竹,回村后,马上叫人上山摘桃,三天之内送一千二百箱上门。我大姑联系好了单位,价钱还一个样。”
  二婶说“多卖出称钱,给你一半,你出了力的。今天晚上,我陪你喝酒,一醉方休。”
  李少东没有听进去二婶的话。他把车停在二婶家门口时,他已经睡着了。
  二婶因为忙于桃园采摘果子的事和安排晚会高贵格接待李少东,没顾得上叫李少东进门。大白天的进家门让村里人知道了也不好。
  五点钟时,李少东在睡梦中被响起的手机铃声吵醒了。电话是村里的小金宝打给他的。“少东,我是小金宝,狗贼的,今天你艳福不浅,遇上狗屎运了。我看见下午你从城里回村,车上坐着玉竹,是不是?晚上还要她家喝酒去?对不对?”
  “是的,小金宝,晚上有酒喝,还有钱数,”他很满足。在撂下电话时说:“馋死你个恶鬼。”他对小金宝这个牌友酒友有些厌恶,他量气太小,不像自己马大哈一个,有人缘。
  李少东揉了一下双眼,用右手拍打了一下额头,拧扭了几下脖子。他转脸见西坠的太阳火红火红的被谁点燃攸的,一团火焰在升腾。他感觉到内心的热力涨满了胸膛,她又恢复了雄壮的体力。他见到了在厅堂中的八仙桌上放置着十几个美味菜肴,他感觉到了无比的幸福。
  “少东,来吧,开饭罗。”二婶沐浴过后,头上用象皮筋扎了个歪把子,走路时在头上跳着舞,别具一格。藕青色连衣短裙也淡雅可人,她一点也不像乡村妇女,要是在城里,她绝对是局长市长夫人,富态典雅有文化涵养的贵妇,他感到她的举止很新鲜动人,是普通村妇所不具备的。
  李少东进了门,在桌边坐下。
  “二婶,我--”李少东抬眼看了一眼玉竹。
  “今天晚上,你什么也不用说,喝酒。”二婶对他说。二婶给了他二耘子沙洲优黄,二十几块钱一耘子。还有一瓶95干红酒。二婶说:“少东,爱喝什么酒,你选。啤酒二箱垒在墙边。”
  李少东选了沙洲优黄,这种地方米酒浓淡适应,喝着有滋味,喝啤酒又不过瘾,喝干红不习惯,江南人对白酒很厌烦,伤胃伤肝伤精神。
  李少东倒酒进玻璃杯时,二婶把一叠人民币放在事他面前。她说:“玩笑归玩笑,事情归事情,亲兄弟明算账,该你的就是你的。”
  李少东说:“二婶,太多了吧?”上午出车前谈过价钱,车子连人包下一天按五百块钱结箅,上午半天按三百元支付。
  “少东,酒还没喝下肚,你就说胡话了。”二婶给自己也倒了半杯红酒。
  二婶对李少东说:“少东,以后时间长着呢。我不是要钱不要命。要钱不认人的蠢女人。今天你的工资算三百块,没吃午饭,伙食费箅个一百块,冷饮也没吃一次,箅十块,香烟一包箅五十块钱,水蜜桃比原定价格多卖了一万块钱,按一半支付给你作为奖金。你的总数是五千四百六十块。”
  “二婶,是不是再考虑一下,真要给我这些钱?”李少东说。
  “二婶我说话算数的人,拿着吧。以后还要你帮忙卖桃呢。当然,还是这么结算。”玉竹便站起身敬了一杯少东酒。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地敬酒。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酒。后来,李少东觉得有些耳鸣。天昏地暗。二斤黄酒下肚,菜也没有吃多少。李少东歪下头倒下了。玉竹把他背到在沙发里。
  李少东睡在了沙发里,一会儿便打起了呼噜。
  干红酒后劲太大,一瓶下去,二婶也彻底地醉了。二婶摇晃着上了楼,醉如软泥。
  李少东的十岁女儿随爹娘一起。他的妻子是在织布厂上夜班,早把他遗忘了。
  李少东从黎明的鸟叫声中醒来,他擦了擦眼,见到桌子上一摞钱,他想起了昨晚的事。他走上楼去,见二婶的房门敞开着,玉竹歪倒在大床竹席上,身体曲线毕露。他走近她,伏下了身体,他脱下她裙子时,她动了动身子并没有说话,在她似醒非醒中,他抚摸着她,玉竹终于皱了一下眉后,闪烁出满脸的灿烂笑容。七月黎明的光芒以窗里射在两个人的身上。
  清晨的风凉爽地吹在心头,李少东觉着从来没有过的轻松舒坦。
  
  李少东第二天上午九点开车去卫生院广场招睐生意时,他住在二婶玉竹家里的事,已经闹满城风雨了。小金宝早把李少东挣钱的事传升了。少年伙伴小金宝羡慕他的艳福。二婶玉竹可是眼界高昂的美妇人,村里的男人,她是不放在眼里的,在几年前的贫困时代,她就是小刺猬,一般男人见不刭她的笑容,何况现在,她用积攒几年的二十万块钱盖了新楼之后,她心宽体胖,日益丰润,惹人注目。跟她相向而过的人会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成熟水蜜桃的芳昏。尤其是几个村干部,总是乐意听说有关玉竹的红尘艳事。结婚后的玉竹在城里县招待所当过三年服务员。为了逃避一个干部的追求,她离开了招待所。  3/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