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水蜜桃的丰韵村妇
时间:2012-12-19 13:23:2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方芳88  阅读:

  李少东驾驶卡车,装了二百箱水蜜桃去城里销售。上午,电话打给了老干局的局长。局长是个女同志,五十岁了,是个豪门寡妇,是李少东的远房亲戚,姑妈家的小姑妈,一个副市长车祸死亡后遗下的老婆,风情万种又风骚极至。听说她跟几个市机关干部有亲密关系,李少东不管她那些破事,只想通过她卖掉些桃子。
  二婶承包的桃抹梨园萄萄接着茬上市了。要他帮忙,他没法推辞。
  二婶坐在卡车副驾驶座位上,心里喜洋洋的。
  二婶不屑,扭过身去,从皮包里拿出化妆袋,再从化妆袋里捏出一崭新的口红,然后对着车玻璃当镜子涂抹起来。美女总是这样,只要逮着机会,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容颜,哪怕仅是瞬息。
  二婶涂抹好口红,顺便对反光镜整理了下胸口,有意将低领口朝两边拉了拉,妄图使脖子以下的部位更具诱惑力。她穿着没有衣领和袖子的纯棉衣裳和棉麻黄色裙子。手里是个奶白小坤包。时尚的三十七岁的中年妇女了,而三十五岁的李少东在她面前还似个小伙子。
  按照村里规矩,二婶的辈份却高了李少东一辈。
  按照村里规矩,二婶的身份变不了,她在男人满三年后,才可以转嫁或者招个夫婿上门。但所有这一切被改革开放的政策搅乱了,人们吸取了更多欧洲人的风气,道德和做人的准则都变了。
  李少东的车停在镇上卫生院旁的广场上,等待着客户。他开的是黑车,不上税的家用自备车。篮色小卡车核定载重三吨。生意冷清,每天有一百块钱的收入不错了。
  上午八点,二婶玉竹朝他停着的车子走来时,他觉得有戏可唱了。
  他三二天能见着二婶玉竹。她总是风拭火火地忙着。她的男人死了,耳边常有村里的伙伴们在麻将桌上和茶馆里提及二婶玉竹的苦命。
  承包桃园几年,每年有八九万元收入进门。她一下子脱了贫困帽子,进入了村里的中档资产户,男人们的眼光扫向她时发绿了。
  村黑男人们都在打她的主意,为能跟她睡上一觉为万福。
  李少东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随口道:“领口太高太窄,我感觉不出诱惑。美女释放出来的诱惑,一定要有深度,入到男人心里。我等着呢。”
  二婶鄙夷的目光是对村里那些猥琐的男人饿狼一般的眼神,她并不是鄙夷所有喜欢自己又被自己喜欢的男人。她认为,有猥琐的眼神的人都是没本事的人。对于李少东,她就会例外地展开丰富的想像,李少东是她男人堂房侄子,隔了七八代了。年龄却仅相差二岁。李少东在城里留过几年厨师,便操练得油嘴滑舌,“忽悠”两字总是挂在嘴上。他把村里三十个处于青春期和成熟女人分了三个档次,二婶是列入村花的第一个档次。能跟二婶相提并论的只有村长的第二任老婆和女赤脚医生。二婶听了之后,像是得到了鼓励,她侧脸傻呆呆地看着他。收了化妆袋,然后重新侧过身来,扭了扭肉身,再抛出一个暧昧的微笑,接着很风骚地挺起胸脯,一手搭在李少东的大腿上,一手摸向自己的领口:“少东,你既然这么想看我怎么诱惑男人,本美女今天破例为你表演一回。看好了哦,可是现场版,诱惑尺度绝对到位哦。!”
  李少东被美女这么一撩拨,有些心猿意马,连开车都不专心了,接连不断地转头,嘴里哈喇子频频往外怪声奖叫:“妞儿,来吧,给表演一段。让我爽一回!”
  开好你的车吧,把水蜜桃卖了,回来慰劳您。二婶说,对村上的男人们开玩笑是习以为常了。李少东却认真了起来。他对二婶说:“我等着。”接着,他让二婶用湿毛巾擦洗了一个大大的水蜜桃,猛咬一口说:“喔,舒爽。”
  过了许久,汽车过了城郊进入护城河一座大桥。李少东借机说:“二婶,一会儿卖了桃回来,找个清静地方慰劳拭我哦。”
  “那是一定的,开好你的车,馋猫。”不过二婶心里嘀咕了几下。她又说:“少东,要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可不能再叫我二婶了。”
  
  李少东掐了烟,心烦意乱道:“那我们现在去哪儿?找个野地方?钻树林去?”他有些急迫。二婶刚才那些举动点燃了他的欲望,掀起了他的情感膨胀的波涛。
  二婶忘记刚才的惊魂,双臂抱胸脯嗲声道:“你要死啊,大白天的钻野地啊?,疯了吧?少东呀,你不会受什么刺激了吧?”
  李少东捏着二婶的脸蛋:“是受了点刺激,必须放松放松。宾馆也不能去啊,最近查得太紧,人间天堂休闲中心都完蛋了。对了,要不,咱去你家?不管怎么说,今天你的诱惑必须得继续下去,而且要一直继续下去”。
  “我答应你,还不行嘛?不过必须安全,免得旁人说闲话。”
  “二婶,村里多少男人盯着你呢。你男人死去的这二年,男人们像七月里的苍蝇乱头飞呢。”
  “都想占我便宜,并不是真心喜欢我,我懂。”二婶暧昧地捂着李少东的手,
  他的手来回抚摸着二婶。
  二婶说:“少东,你两眼全是火光,照亮了我的心。不过动作也不粗鲁哦,我的脸蛋都被捏得起青春痘了呀。说真的,有个重要的亲戚在家,我的老娘来家做后勤工作,住十天才走,不方便啊!”
  二婶不是太精明啊!她怎么可能随便把自己给奉献出去,何况她没捞到什么实际好处。而且,她最想实现的目标,不是跟李少东打发式的苟合,也不是赏赐,而是对李少东整个人,还没有彻底了解,更不能逮着一些便宜就随便爱爱同男人睡觉,一不小心踩响雷池,还能爱出个小人来,到时吃亏的一定是女人。名声全毁了。再说了,跟妓女有多大区别啊!所以,她断然不会痛快答应李少东去她家的要求。
  李少东不解其意,放下手纳闷地问:“什么重要的亲戚啊?你妈,你会理解女儿的!”
  二婶心里想,丈夫离开的二年不到的日子是多么难熬。她想男人的一身汗臭味。
  两人最后约定了去桃园的棚子里。在被绿树围着的棚子里,在鸟声的伴奏里,搂住丰满可人的二婶一定快乐无比。
  二婶对他说:“省下你的力气吧。一会儿卸下二百箱水蜜桃,要你半条命呢。到时,你可别嘴硬骨头酥喔。”
  李少东便停住了笑。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