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里的那点事
时间:2012-12-19 13:18:4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ZJK大雪  阅读:

  ①在河北坝上,有这么三个村,东半壁(光棍村)人们称呼(东光村),正当间(闲话村)人们称呼(当闲村),西半壁(寡妇村)人们称呼(西寡村)。三村相连,几乎没有距离,以分界碑划分线。三村常常因为男女关系争斗,打个头破血流。
  三村当中就属闲话村最富裕,姑娘们都愿意嫁到闲话村。闲话村的小伙子有本事,人人在外开公司当老板。小伙子每年回家大多数开着私家轿车。
  他们的父母以他们为荣,东家门走西家门串,要么一伙人围堵一个正当街瞎侃,说东光村西寡村人的闲话。谈自家的儿子看不上西寡村的姑娘,嫌弃她们村的姑娘命苦,长一帘克夫相,谁要娶上她倒八辈子霉。
  要么说光棍村的小伙,配不上当闲村的闺女,说什么东光村分水不好,十个姑娘嫁去九个死,那是女人的绝命村。他们居然把东光村和西寡村说的一文不值,但他们不知道自家的男人老去西寡村找女人。
  寡妇村以前很富裕,自从村里来了个外地大款,大款在他们村里包了个煤矿,西寡村的男人们都想挣大钱。就陪同工头一起下了煤窑,有钱的入股,没钱的卖力。
  刚开始大家都发了财,其他两村百姓都很羡慕。都想前来加入,可惜遭到西寡村村民的拒绝。煤矿开了不到半年期间,因为没有经过安全质检,因瓦斯爆炸而崩塌。好好的四十多号工人,活活的被埋入井下窒息。事后煤矿老板听到消息,就卷钱潜逃了国外。
  天高皇帝远,村里的百姓,让煤矿这么一折腾穷的叮当响,人财两空。之后西寡村,丢下女人守寡不生育。老人守地不收粮,天干地燥风头也大。孤儿寡母一过就是十年。村里四十多岁出头的人,如同六十岁,个个面色黝黑,体弱枯枝。
  
  ②东光村大多半全是光棍,因为分水不好,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嫁过来。哪里所留人数有及,个别的几个没出息小伙,留在家挖二垄地。“张侃”就是东光村小伙之一,母亲走的早,丢下他们父子三个光棍,张侃三十二,还有个弟弟“张喜”二十八。父亲”张德才“五十岁,
  是位花匠,每天不为挣钱,有口酒喝就行。有时张德才去西寡村给死人画材,碰见个寡妇就住上一两天,工钱也不要,就那么免了,常常俩手空空回到家。张德才前十年娶过二婚女人,生活了多半年,女人看他没候气,整天躺在家无事不做,烟卷一根接一根。之后撒腿又和别的男人跑了。
  张侃每天也不务正业,东家门串西家门侃,吃喝嫖赌样样俱全,西寡村的小寡妇们几乎都和他有一腿。他凭着一张侃嘴,泡遍西寡村东头与西头。他和他父亲张德才被人号称,东光村二大淫魔。
  他家养活了五头猪,二弟张喜,灵巧,帅气。想法也很多,就是没有贵人相助。家里贫寒,很早就退学了。每天带领一伙小男孩上山,哄逗小孩讲故事,给他家里的肉猪挖苦菜。村民都说他老大不小了,不好好做人娶媳妇天天逗小孩。
  一家三口他盯你你盯他的,歪歪斜斜,全靠张喜一人维持家庭生活。三个村有很多女女暗恋张喜,其中当闲村一家最有钱的女女"金凤"看对了张喜。她家兄妹俩人,金凤是老二。大哥金山"在城里开了一家传媒公司,忙的不常回家,生意很好。
  父母亲都是镇里小学老师,尤其父亲是校长。家里条件很好,金老爷还有一辆小轿车。
  张喜能攀上人家金凤,那是他千年修来的福。何况三村里的姑娘,金凤长得最漂亮。家里又不缺钱,走起路来有气质。她家住的二层楼,站到楼顶就能看遍全村。金凤很娇气,父母常常宠着她。金凤二十五,上完大学就参加了工作。她在镇里当会计,离家不远,每天骑电动车回家。长长的头发在微风中飘洒一路,从她身上溢出的芳香迷醉了路人。一副棕色墨镜,也抵挡不住她神秘的眼眸。
  尽管金凤没注意到,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张喜的眼皮底溜走。张喜常常躺着独自想,金凤的形象常常在他恼里荡漾。她像仙女雕饰,她像湖水清柔。终止他不能再想了,他得尽快想办法搞定她。像她那么漂亮,去晚了就会让人抢跑了。
  
  ③张喜每当想到自家的条件就很自卑,不过他能感觉到金凤是喜欢他的。喜欢他的帅气,喜欢他的聪明机智。虽然家里穷的只剩下锅碗瓢盆,但他一向很有志气,总有一天会超越村里的人。偶尔他在电视里看到了幸运的王宝强,他就会信心十足追求金凤。
  第二天下午五点多,他像往常一样潜伏在路边,路两旁有大树。如同一只老虎守株待兔,等待金凤出现。金凤终于出现了,感觉很远就能闻到她的体香味。金凤缓缓的离他越来越近,“别动,美女我是打劫得。”金凤恍惚“啊”的叫了一声,差点骑车摔倒,多亏张喜来得及,扶住了她的电动车。“楞张喜,你要吓死我,”说完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长出一口气。“怎么金凤,你不欢迎我,我可走了,”张喜说着就松开了金凤的车子,装出要离开的样子。“傻蛋你回来,”张喜装出没听见的样子继续往前走。
  金凤急忙又说:“张喜哥你给我回来,我以后不骂你了,喜子我喜欢你。”张喜立马停住了脚步,转身跑过来。“金凤,你刚才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见。”金凤脸红着嘻嘻一笑:“美得你!晚上七点来我家门口等我。”金凤边说边骑着电动车回家了。
  张喜远远的望着金凤,高兴的像只猴跳了一米多高。
  张侃正在西村和一个小寡妇在家里磨唧,张侃一向很能侃。“宝贝!这几天我没来你想我吗?你越来越像西施了,这几天没见你,我心里就像着了火一样,可想死你了。”“想你个毛,今天我想吃酸葡萄了,也没时间去买。“宝贝我今天走的急,你看今天我就拿了五十块钱全给你吧,下次来了一定给你买葡萄吃,”说着说着,张侃就解开了小寡妇胸前的衣扣。
  
  ④正在他们紧要关头,小寡妇的婆婆带着张德才正往家里走来。小寡妇和张侃看到他们回来,他俩急忙穿好了衣服。悄悄的躲到了西厢房,不一会张德才就对老寡妇说:”老乔你儿媳妇不在家了吗?”他们边说边进了家,“老乔说,今天她回娘家了,一时半会也不回来。”
  “哦,你确定她回娘家了吗?”老乔拍了下衣服:“嗯回去了,老色鬼你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了,那几天你死那去了,又给那个小狐狸精送钱去了,如今是不是看我乔月凤老了,就不来看我了。”张德才苦水个脸:“哪有老乔,这不是今天给你带了二十块钱吗。”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