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时间:2012-12-16 13:07:2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乐米米  阅读:

  我站在十六楼,从窗户里看这座城市的影子。
  后面传来苏七轻缓的脚步声,不用回头我也知道,她一定穿着白色的棉布裙,手里抱着一只名叫苏小七的猫。
  苏七是爱猫如命的女子,我常见她坐在古木椅上,抚着它黑色的毛发,温柔的唤,苏小七,苏小七。我想苏七前世一定是一只妩媚多情,惹人怜爱的猫,今生的她延续了前世的美貌与婀娜,一双眼睛便足以让人为她乱了心神。
  只是苏七连正眼都不愿意看他们,每每遇到追求者,苏七都是像个孩子一样躲在我身后,低着头,紧咬着嘴唇,用我刚好能感觉到的力度拉着我的衣袖。我心里的疼爱便如煮沸的开水一般毫无征兆的翻涌而出。干脆利落的从口里吐出一个字,滚。任是谁都该感觉得到我眼神里的冷漠,于是都撇撇嘴,识趣的走开。
  苏七走到离我身边一米远的位置,停了下来,她不敢也不愿意再往前走,苏七有严重的恐高症,所以无论如何都不会靠近窗户。
  安暖,你真的不适合生活在这儿,你的不食烟火与这座城市的喧嚣格格不入,你的眼睛里,总是盛满那种名叫悲伤得东西,可是,又好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你悲伤,安暖,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在悲伤什么?
  我转过身,走近苏七身边,看着苏七细腻的如同陶瓷娃娃一样的脸,淡淡的笑。这笑容,在苏七眼里,单纯而又落拓。苏七小心翼翼的放下怀里抱着的猫,抚平我皱着的眉心,双手绕着我的肩,留一个安静地拥抱。苏七的身材比一般女孩还要瘦小,尖锐的骨头嗝得我生疼。
  我又想起很多年前,曾取笑苏七是个肥嘟嘟的女孩,她便死死的勒着我的脖子,我抱着她,像是抱了一团棉花,舒服且亲切。
  那是什么时候呢?我已经记不得了,我只知道,那是很多很多年前,是离现在很远很远的单纯美好的以前,想起来还是会笑着流泪的以前。
  这世上有很多事情,忘记总比记得要好。我捏着脖子上的项链,闭上眼感受项链上刻的那个北字,想念某个人温柔的脸。
  苏七,有些悲伤,是不能对你言说的。比如这座城市的罪恶,比如这间房里那扇从未开启的门,再比如,林小北。
  苏七,那些曾经,既然你有幸忘记,那就一直这样生活下去,至于那些苦痛,一个人记着,一个人赎罪,便足够了。
  【一】
  2003年,五月,立夏。含笑花开满校园的季节。安暖闻着含笑花香甜的味道,嘴角溢开倾城的笑。安暖是爱极了含笑花的,当然,她也爱极了那个像含笑花一样温润的男子。
  安暖爱的男子,叫做林小北。
  林小北读高三,安暖还在读高一。林小北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长相一般,身高一般,学习一般,家境一般,性格一般,唯一不一般的,恐怕就是他能在琴键上弹出美妙的音符和招牌式微笑了。
  安暖第一次遇见林小北,是在刚入学那天,那时正是含笑花开的季节。那天的风似乎格外柔软,把安暖垂肩的发轻轻吹起,露出精致的轮廓。有发丝粘在嘴角,安暖也没有来得及用手拨开。
  前方站着一个穿白衬衫的男子,手轻抚着那些白色的花朵,眼睛里尽是温柔。他转头看向她,嘴角浮现友好的笑容。她闻见一阵含笑花的的清香,于是那年,她疯狂迷恋那抹白色,却分不清是那花,还是那人。
  第二次遇见他,是在学校的晚会上,她看见一身素白衬衣的他,在台上入迷的弹奏静谧的钢琴曲。有人上台给他送花,是艳丽的玫瑰,她不满的嘟嚷,这么俗气的花,怎么会配得上他?她悄悄溜出会场,跑去学校外面的花店买花,平日里都会剩余的含笑,今日却像故意扰她一样,几家花店跑遍竟然一束也没有。
  看着手腕上的表,7点45分,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九点晚会就该结束了。她望着前路,像是下定决心一样,小步跑了起来。前方闪亮的灯光,带引着她穿过一个一个黑暗的拐角。都说上天不会辜负有心的人,似乎是跑了很长一段距离,她终于到达。望着一朵朵盛开的含笑,她也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安暖手里握着幸福的花,向着幸福的方向奔跑而去。
  街上机车声刺得人耳膜生疼,只是那一瞬间,一辆摩托车驶过的时候,安暖停下步子,回来望了车上那个背影好久。车上的少女穿着张扬的红色短裙,带着大大的黑色墨镜,遮住半张脸。可是即使这样,安暖还是一眼就能认出她来,因为有些人,是刻在脑子里的,活在心里的。
  一直到那个背影消失,安暖才倔强的转过头,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这是第几次,她们背道而驰呢?还要多久,她们才可以像小时候一样肩并肩手牵手,把彼此的脚印和回忆刻进这座城市的石子路呢?
  回到晚会场地,已经八点半了,她没有再回场地,而是去了表演后台,她的直觉告诉她,他还在的,一定会遇到的。是在后台的窗户边,她找到他。那时候的林小北,双手插进口袋里,眼睛平静的望着漆黑的夜空,孤单落拓到极致。看见他的那刻,她的大脑便开始停止思考,只是不知不觉就走到他的身边。他回头,一如既往,仍是招牌式微笑。
  她举起手中的含笑花,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接过花束,红色的灯光正好打在她脸上,如初遇恋人时的娇羞。
  “送给我的花?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含笑?”
  他歪着头,语气里掩不住兴奋。
  她却不知该怎么回应,毕竟是第一次和他近距离接触。只好点点头,不停地揉搓校服的衣角。
  那晚紧张的情绪是怎样消除的,她不记得。两个人聊了什么,她不记得。她只记得,他倾心的笑容,还有她被风轻轻扬起的裙摆。
  【二】
  晚会结束,她拿着那张写有他联系方式的纸条,踩着脚踏车,一路哼着欢快的歌回到家中。开灯,打扫,做饭,空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和地板上拉长的影子。
  这样的日子,安暖早已经习惯。她坐在床沿,小心翼翼的从包里掏出那张纸条,看着那一串数字,心里是从未有过的温暖,她认真的把纸条夹进日记本,于是,他像她的心事一样,长长久久的住进心里,再也丢舍不开。
  夏日微凉的风把摆在桌上的照片吹落,那是一张全家福,年轻的妈妈,帅气的爸爸,还有两个可爱的小女孩。一个安静甜美,一个肥嘟圆润。安暖捡起飘落的照片,白皙的手抚过照片里那个年轻女人的脸,眼睛又不自觉红了。她在嘴里喃喃说着,妈妈,妈妈,我想你了。躺在床上,那时的记忆又开始翻腾而出。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