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个吉日出嫁
时间:2012-04-25 08:24:0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莫非小可  阅读:

这件事还没让人笑完呢,另一件让人捧腹的事就传了出去。

三奶家的拐子叔早晨到地里拉庄稼,远远的路过大妹家的一块地,就暗暗吃了一惊,他寻思着:昨天晚上打这过,这地里的葵花杆子还好好立着呢,今天怎么没影了,是不是被人偷了?他这边想着就到了地头上,细细一看才知道,原来那些葵花杆子都被撅头放倒在地里了,难道是大嫂让闺女们晚上来干活了?于是装了车就往回赶,好去解开心中的疑团:
 

 

大嫂,你们家谁这么勤俭,地里的活没见人影就都干完了?拐子叔一见母亲的面就问。

母亲一脸迷惑:拐子叔说什么呢?什么活没见人就干完了。

你们家村南那块地呀,昨天晚上我从那过,葵花杆子还立着呢,今天早上,远远的看什么也没了,我以为让人给砍走了,走近了一看,原来都放倒了。你不知道是谁干的?

母亲疑疑惑惑地回答:不知道啊!?

怪事。是不是你们家那没过门的女婿干的呀。拐子叔嘀咕着。

母亲说:没人让他去呀。

后来才知道,那是媒人快脚婶婶让马二去的。母亲虽说当时把大妹说在本村是为了给家里有个照应,可真到有了活还是不好意思张口让马二去。再说,马二和大妹还没结婚,又怎么好意思让他过来干地里的活。母亲不让马二去干,不代表别人也不想让马二去干。作为媒人的快脚婶婶就很会让马二来一个表现。她是出了名的快脚,从村北到村南那还不一袋烟的功夫?

马二,到了看你表现的时候了,大妹家村南那块地里的活还没完呢,你还不抓空给干了。

马二当着快脚婶婶答应的倒是挺痛快,可是快脚婶婶一走他就犯了难:这地里人来人往的,让人看到还不把我笑话死。这活我什么时候去干呢。得,一不做,二不休,咱就三更半夜去吧,反正咱也不是去偷东西。活干完不就行嘛,咱管他是什么时候干的呢。

就这样,人家马二在后半夜来到地里,稀里哗啦就把葵花杆子给放倒了。

这回,人们见了大妹起哄呀,那些嫂嫂们更是不依不饶。

大姑,听说你们家地里的葵花杆子,自己都卧到了?

说真得,大妹,你和马二是不是由恋爱呀,怎么一说就成了。

大妹脸红了:没影的事,你们净瞎说呢。

二妹看大妹在嫂嫂们堆里吃了亏心中自然不是滋味,对着嫂嫂们翻了翻白眼:自由恋爱怎么啦,还不兴啦?哼。

嫂嫂们都是什么主呀,一个比着一个的猴精呢:哟,看人家二姑,多大方,看好哪家的小伙子了,嫂嫂给你说去。

去去去,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日子过得真快,大妹和马二订亲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该考验的也考验了,该交流感情也交流了,如果两家都没有什么意见,就该择期论嫁了。这事还得二婶出头,二婶是媒人,又是热心肠。于是二婶在老孟家和老马家来来往往跑了几趟,吉辰良日就定了。

聘闺女是一个很隆重的场面,要出嫁的女儿平时要好的姐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都会来相送,喝喜酒。待嫁的女儿转天就是别人家的人了,遇上个好女婿,好公婆,日子再苦心里也甜;遇上个懒女婿,恶公婆再好的日子也是水深火热。怀揣着这样的顾虑,每家的女儿出嫁时都会哭的像个泪人,更别说这一嫁,如是探春,远隔天涯,何时是归期?就是近在咫尺,也离了亲娘姐妹父老兄弟,这也是一层伤心的理由。所以这一天,一家人的眉宇间即含着层层喜气又凝结着一丝丝的忧虑,而羞答答的女儿,也和亲朋好友絮叨着说不完的话。

大妹出嫁这天凌晨,寒星满天,冷月高悬。一辆扎了蓬子的马车候在街头。马车蓬子前头挂着一块方形大红布帘,喜气、吉庆写的满满当当。大妹跟着媒婆子二婶、送亲婆子大嫂先后上了车。车把式一扬鞭子,便向村南的马二家奔去。

此时,母亲一个人留在空荡荡的屋里,心里也便空空的,像丢失了一件跟随多年的宝贝。

父亲在窗外的屋檐下无声地徘徊,如星星般的烟火一闪,又一闪。

有诗为证:爸爸/ 你清洗了马匹/ 扎起了芦席大篷车/ 然后一个人/ 蹲在屋檐下。夜深/ 一点火星时隐时现。爸爸/ 回屋吧/ 今晚月亮很忧伤/ 姐姐迟早要出嫁。
 

 2/2   首页 上一页 1 2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